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上海名作家称腐败泛滥使中华民族濒临最危险时刻

  • 前卫

<!-- IMAGE -->

上海著名作家沙叶新近日发表文章,认为腐败已经使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他认为,腐败的黑帮化、部门化、市场化、集团化已经导致中国处于历史上少有的危险时期。在中国的其他学者与他的观点不尽相同。

沙叶新的文章开篇以“盛世,还是乱世”这样一个问题开始。他谈到,中国群体事件从1993年的1万起,增加到2003年的6万起,参与人数也从73万增加到307万。群体事件的行为方式激烈,组织化倾向明显。

*中国腐败的“四化”

沙叶新还指出,中国的腐败已经集团化:中国的腐败在20世纪的后50年,绝大多数是单枪匹马,各自为战,基本上是一人一案,腐败分子之间很少同谋合污,很少窝案串案;自从上一世纪最后10年,腐败分子逐渐扩大,甚至出现数十人、数百人的贪污集团,规模化了,集团化了。

沙叶新的文章谈到的腐败的部门化,是指某一地区的职能部门和行业系统的腐败,虽然这也有集团性质,但其部门的特点非常突出,所以单列论述,如交通部门的腐败、组织机构的腐败、司法系统的腐败、教育单位的腐败、军队领域的腐败、医疗事业的腐败等等。

沙叶新所指的腐败市场化,不是指腐败在当今中国有孳生的空间,而是指腐败有买方,有卖方,有交易,有核算,有价格,有行情,有讨价,有还价,有投资,有回报,有行规,有利润,已经是经济学意义上的市场。

沙叶新的腐败黑帮化,主要是指司法系统的“涉黑”,以致警匪勾结、官匪一家,以及在执法过程中使用非法的黑道手段。

沙叶新的结论是,腐败已经威胁到中华民族存在的根本,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其他学者再加一化*

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松才阅读了沙叶新的文章以后对美国之音说,腐败问题直接涉及人民的生存条件,因此它也是人权问题。杨松才说,看了沙叶新的文章之后,感到没有不同意沙叶新基本观点的理由,沙叶新对腐败的分析基本是到位的,特别是对中国腐败的特点的归纳总结很系统。

不过杨松才感到,应该给沙叶新总结的腐败特点加上一个腐败家庭化,现在中国的贪官,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共进退的。

杨松才对沙叶新所总结的腐败原因不完全同意。他说:“比如他说,中国现在卖淫嫖娼屡禁不止,其原因是公安机关希望卖淫业发展。这种归纳可能不是很准确。卖淫嫖娼存在是因为有市场需求。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有的是迫于贫穷,但也有的是好逸恶劳。”

杨松才说,腐败严重地损害了共产党的形象。在西方,执政党的一个丑闻就可能导致这个党下台。沙叶新把目前的腐败跟当年日本侵略中国、企图灭亡中国相比,说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杨松才认为,这样比喻也有一定道理。

*两位学者提出救治办法*

沙叶新指出,要挽救中华民族,必须彻底反腐败。要真正反腐败,根本之法,不在于打击力度的大小,而在于改变极权体制,在于开创民主政治,实施宪政大法,三权逐步分立,保障公民权利,实行言论自由,开放报禁网禁,民主选拔官吏,“主人”监督“公仆”,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真正的反腐,也才不至于陷于这样一种权力斗争的怪圈。

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松才最后提出了他的看法:“惩治腐败,打击腐败的一个有效措施可能就是实行政治民主。但是民主是否就一定要走三权分立,一定要走西方的道路,这是值得探讨的。”

关键字:中国,沙叶新,杨松才,腐败,最危险时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