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盛宴结束,奥巴马的中国政策面临考验


盛宴结束,奥巴马的中国政策面临考验

盛宴结束,奥巴马的中国政策面临考验

<!-- IMAGE -->

隆重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转眼已成过去。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已经较为清晰地展现出来。美国专家认为,这次对话的最大成绩是奥巴马政府吸取了他的前任们的经验教训,及早地把美中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确定下来。不过,专家认为,新政府处理对华关系的方法是否行得通还是一个问号。

对话结束了。双方在一些重要问题上达成了一些原则性共识,但是缺乏美国舆论所期盼的具体成果。对此,人们的看法和评论大不相同。不过,就记者采访的一些美国著名专家来看,他们对这次对话基本持肯定态度。

*欧伟伦:对华政策调整来之不易*

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哈佛大学教授欧伟伦(William Overholt)对美国之音说:

“这次对话反映出一个行之有效的两国关系。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一个巨大值得肯定的一点。我们在了解对话是否签署了多少协定的时候不应该忽视这一点。”

欧伟伦指出,美中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经过数十年的误解、磨合、甚至冲突才逐步稳定下来。以前从里根到克林顿再到小布什,几乎历届政府跟中国的关系都要大体经过18个月的动荡才开始稳定下来。

欧伟伦表示,奥巴马政府走的弯路最短,在金融危机期间,跟中国政府进行了有效的合作。现在通过高调的对话把双边的战略关系确定下来,这对美中长期关系的发展极其重要。

*只有美中才能够发挥全球领导作用*

外界对美中这次的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规格都感到意外。美方给予中国的礼遇超出很多中国观察家的预料。欧伟伦对此的分析是,这种高规格实际上反映了美国政府对中国作用的新的定位。他对美国之音说,过去他提过美中两国共管的概念,认为世界许多问题的解决都依赖美中联手,发挥领导作用。欧伟伦说,奥巴马虽然反对这个概念,但是看来在实际上他还是接受了这个概念。

欧伟伦说:“(金融危机发生以后),美国政府很快意识到,美中之间必须合作对付这次危机。确实,只有美国和中国才能够起到领导作用,才能够有所决断。日本情况一塌糊涂,欧洲意见统一不起来,欧央行决策迟缓。只有中国和美国能够有所行动。”

*劳里:对话继承了前任成果*

这次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前身是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它是在布什总统任内,在前财政部长保尔森的直接主持下建立的。保尔森的副手、负责国际事务的财政部助理部长克莱.劳里(Clay Lowry)直接参加了对话的运做。

劳里告诉美国之音,他非常高兴地看到对话级别的提升,认为这次对话整体上看是成功的。

“我认为,基本上说,这次对话成功的地方有这几点:一是奥巴马的外交政策班子和经济班子启动了通过对话建立良好美中关系的进程,接过了布什政府,特别是保尔森主导时期采取的好的对华政策,并予以推进。在这几个方面,我认为,奥巴马他们干得很不错。”

劳里表示,对话的讨论虽然没有产生多少具体的东西,但是双方高级官员坐在一起就许多重要问题交换看法这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政策调整尚待检验*

劳里注意到这次对话中奥巴马政府在处理美中双边问题的方法跟保尔森的方法明显不同。保尔森当时受国内情绪和国会压力很大,对达成具体成果比较迫切。在贸易赤字、汇率、侵犯知识产权等许多问题上不断向中国施压。现在,财政部长盖特纳显然已经降低了具体问题上对中国方面的压力,而把主要力量放在督促中国经济转型,从出口导向转向内需推动。其它问题的解决看来都寄望与转型的成功。

劳里这位前美国财政部的高级官员对新政府处理美中双边问题的方法的改变持肯定的态度。他表示,保尔森当时也希望从长计议,但迫于政治压力,不得不提出既要有总的路线图,也要有阶段性标识,让人们看到解决问题的进展。

他说:“在布什总统的时候,我们认为对话是重要的,要讨论棘手的问题。但同时还要在具体问题上展示对话进展,让人们知道我们不只是在讨论,还是在一起解决问题。这个方法比较有可能性。我估计奥巴马和中国都会认同这个做法。”

劳里表示,民主党主导的国会现在对奥巴马内阁还是相当配合。但是如果情况变化,国内情绪不稳,要求对华施加压力的呼声再次高涨,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新方法是否能够继续下去还是一个不小的问号。

关键词: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奥巴马中国政策,美中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