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对比新闻: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 IMAGE -->

达赖喇嘛对欧洲的访问,中外媒体都有不少的报道。

*中国媒体奚落达赖喇嘛*

无论是新华社,还是《人民日报》,中国媒体在报道达赖喇嘛访问欧洲时大量使用了“窜访”这个词,例如“达赖窜访欧洲”、“达赖窜访瑞士遭冷遇”、“达赖将于11月窜访日本”等等。《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在7月31日的一篇报道中连用三个“窜访”,报道说:“目前,达赖正在德国法兰克福窜访......。此前,达赖于7月28日窜访波兰华沙......。8月4日到5日,达赖将窜访瑞士洛桑......。”

“窜访”是一个在汉语词典里找不到的词,显然是中国媒体的得意之作。从汉语字典的解释上看,“窜”是乱跑、乱逃的意思。“窜访”就应该是“乱跑、乱逃的访问”。

*《环球时报》误导中国读者*

据《环球时报》报道,就连德国政治家也说达赖喇嘛“窜访”。《环球时报》6月11日的一则报道题目是:《德政治家批达赖窜访》。报道说:“据德国之声9日引述福音教通讯社的报道说,(德国联邦议院前副议长)福尔默本周一晚......表示,去年,北京奥运前夕,达赖集团与中国中央政府对话机会并不坏。但由于达赖喇嘛不断窜访国外,以及通过示威和宣传等方式进行挑衅,最终错失对话良机。福尔默指出,目前流亡藏人自己也已经认识到,达赖得到的‘欢迎’以及所有那些窜访活动,对解决他们的事情没有好处。”

找来德国之声6月9日的中文报道,原文是这样的:德国联邦议院前副议长福尔默女士说:“考虑到奥运会,中国政府早在2002年就进行过对话的试探,但由于达赖喇嘛与外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众多公开会面,以及通过示威和宣传进行的‘许许多多最真诚的公民社会的努力’,使中国在世界面前蒙羞。”“目前,西藏人自己也已认识到,‘公民社会的巨大欢呼’以及所有那些国外访问,于事情本身并无多少助益。”

对照以后可以发现,德国之声的报道中并没有“窜访”、“达赖集团”、“挑衅”等贬义字眼的踪影,而只是使用了中性词汇。

*新华社奚落达赖喇嘛没商量*

就连达赖喇嘛低调处理同热比娅的关系,新华网的报道也奚落了一番。报道说:“对于热比娅的热忱,一贯带着‘非暴力’幌子的达赖显得较为低调。......在7月28日访问华沙时,达赖只提到他在两年前曾在德国汉堡见过热比娅,‘热比娅告诉我她完全同意非暴力以及不寻求独立’。然后,达赖就大谈了一通和平、非暴力的套话来搪塞。

德新社7月14日也报道说,‘世维会’致函达赖喇嘛办公室,希望团结起来,共同发起‘全球反华行动日’活动。对此,达赖喇嘛办公室连忙发表声明给予否认。有分析人士说,达赖集团担心引火烧身,因此急于与有暴力色彩的‘疆独’‘划清界限’,以掩饰‘藏独’的暴力本质。”

而在同一件事上,德国之声8月3日的报道是这样说的:“据周一一期的柏林《日报》报道,达赖喇嘛在接受该报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新疆7.5事件的发生与去年西藏地区发生的骚乱有某种共性,但他拒绝在藏人和维吾尔人之间直接合作。他指出,藏人方面无意(与维吾尔人)正式结盟,对中国政府共同施压。”

*中西媒体,大相径庭*

中西方媒体在报道上,不仅在使用词汇上泾渭分明,而且在报道内容上也大相径庭。

新华网8月3日报道说:“......达赖在披着宗教外衣的同时,在他的讲经布道当中,夹杂着‘分裂中国’的私货。”

《环球时报》8月3日报道说:“与之前多次受到的追捧相比,正在德国窜访的达赖这次受到的待遇明显要差了不少,不仅买账的听众越来越少,连他在德国的众多‘权贵朋友’也没有一个出来会见他。”

与此同时,瑞士世界电台8月3日报道说:瑞士藏人协会的执行董事会一个董事说:“瑞士人尤其认为,瑞士政府过于谨慎,太注重维护经济关系了。......瑞士外长对此予以否认。他上个月告诉记者说,在会见达赖喇嘛问题上,中国并没有向瑞士政府施加压力。”

瑞士新闻8月2日报道说:“批评人士说,这反映了来自中国的压力。”

*中国媒体没报道什么?*

西方媒体还报道了中国没有报道的达赖喇嘛在访问欧洲期间的谈话。美联社8月4日报道说:“这位西藏精神领袖说,中国人民和知识分子对西藏人事业表现出来的越来越多的赞同和支持使他深受鼓舞。”“他说,在中国国内,对于西藏人受到的歧视和该地区自治的必要性有越来越多的认识。他声称,甚至中国政府官员也在脱离北京的强硬立场。”“达赖喇嘛说:‘许多中国人表示和我们站在一起。在中国官员当中,一些官员私下表示了他们的担忧和对我们的支持。’”

德国之声对达赖喇嘛进行了专访。这家电台8月3日报道说,达赖喇嘛说:“自治对藏人来讲,可能在宗教、文化以及环保方面能够得到更好的保护。此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框架之内的自治,对西藏经济的发展,特别是精神以外的物质领域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虽然出现不少人反对中间道路、坚持西藏独立,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觉得‘中间道路’不仅符合共同利益,而且能够实现的余地也更大。......经过民意的检验,‘中间道路’的政策仍将是我们未来继续推进和发展的方向。”

报道说:“达赖喇嘛指出,...‘中间道路’...并不以实现西藏完全独立为目标,而仅仅是要求得到真正的文化和宗教自治:‘简单地总结起来,我希望实现的自治包括:中央政府掌握国防和外交政策,而文化、宗教、环保、经济等地方事务则应该由当地的藏人自己来管理。’”

*达赖喇嘛是否分裂祖国之争*

8月5日,中国外交部网站发表中国驻瑞士大使董津义的谈话说:“达赖...是一个在国际上长期从事分裂祖国活动的政治流亡者。”

德国之声的报道说,达赖喇嘛说:“我一再地、自始至终地讲,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也是历史悠久的国家。中国应当发展经济,应当发展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我无论走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在不断呼吁,不应当去孤立中国。事实上,我对中国的批评主要有一点,就是中国政府的政策缺乏透明度,使得中国民众难以了解实际状况。这方面我提出过一些批评。媒体的自由和制度的透明化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是赢得人民信任的基础。

“胡锦涛主席提出了‘和谐社会’这样一个概念。我完全支持‘和谐社会’。但是‘和谐’只能来自于人民的信任。如果用武力、恐吓的方式,是不可能产生这种‘和谐’的。

“其实中国政府知道我没有寻求独立、没有搞分裂,但是他们出于政治需要,一再讲我是一个分裂主义者。”

关键词:窜访,达赖喇嘛,西藏,中间道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