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移民后代学习祖籍国语言文化


在美国的第二代、第三代移民,往往会忘掉祖籍国语言和文化。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特别为希望跳出这种模式的高中生举办研习俄语、波斯语和印度语的暑期班。

在洛杉矶加州大学的这间教室里,语言遗产项目主任奥尔加·卡根说,这十几名高中生不是在美国出生的第一代,就是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美国。他们正在重建他们因为同化而几乎被切断的文化之根

出生在乌克兰的研究生拉里莎·卡尔喀菲用二战期间一所孤儿院的故事,带领学生们学习俄语。当班上一名学生把俄语咸肉和象肉弄混了时,全班一阵大笑。

这些孩子们在家里和父母说俄语,但仅限于日常生活用语。他们不谈文化、政治和其它更复杂的话题。

17岁的托默尔·斯特普诺夫在用俄语读一段课文,可以听得出来,他很努力。他形容自己是一名骄傲的俄裔美国人。他在家里听到的是父母热爱的俄罗斯音乐,闻到的是母亲做的俄式饭菜的香味。

他说:“我知道我将来要教我的孩子俄语。可是我高中毕业以后,要上大学,要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我怀疑有没有机会在工作上使用俄语。但是我绝对要教育我的孩子,让我们的传统延续下去。”

洛杉矶加州大学举办俄语暑期班已经是第三年了。今年,他们又增加了一个印度语班。今年暑期报名学习波斯语的学生也增加了一倍以上。

波斯语班今天学习颜色和假日的说法。17岁的米歇尔·诺斯拉蒂安说,她开始读小学一年级时,父母就不再跟她说波斯语了,因为怕语言上的混肴,影响她学习进步。几个月,她发誓要学波斯语,因为她听不懂爷爷在说些什么。

她说:“我不断请爷爷重复他说的话,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好尴尬。我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爷爷最后喃喃自语说:‘这些孩子都是美国人了。他们不再是波斯人。他们生在这里,他们不懂他们的文化遗产,不懂他们的语言。’”

诺斯拉蒂安和班上的同学都生在美国。父母都是在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后离开伊朗的。洛杉矶加州大学估计,大约有7万伊朗人居住在洛杉矶郡。

这个班的教师谢里·艾玛米在伊朗长大。 她在洛杉矶加州大学中东语文及文化系完成了研究生课程。她指导班上学生学习基础波斯文和目前伊朗动荡的政局。 她说:“他们为自己的文化感到骄傲。他们都想了解一些伊朗目前的局势。”

学生诺斯拉蒂安说,这个课程为她认识另外一个世界打开了大门:“我参加了在联邦大楼前举行的集会,支持伊朗人民抗议最近的选举结果。我上这个课之前,也参加过抗议活动,但是我看不懂标语上写的是什么。后来我能读出印在每一个人T 恤上字了,那是‘我们在这里支持你们’。”

美国政府希望推动这类文化活动。每个学生要付200美元,作为这个6星期语言课程的学费。大部分的资助来自911恐怖袭击后联邦政府的拨款。这些拨款是政府一个更大计划的一部分,这就是鼓励更多的美国公民成为小语种的双语人才。

教师们也在学习。艾玛米说,她在伊朗时,常听说伊朗裔美国人抛弃了自己的文化。她来到美国7年之后,发现情况并非如此:“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因为生长在这里而不能自称是伊朗人。很常见的一种情况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伊朗后裔比住在伊朗而又想要美国化的人们知道的还多。”

在波斯文中,有一个词形容那些抛弃自己文化的伊朗人。 艾玛米说,她教的暑期语文班上的高中生们,正渐渐使这个词变成过时的、不再有用的词。


关键词:移民,祖籍国,文化,语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