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建国史话 (76):克莱提妥协方案 避免国家分裂


建国史话 (76):克莱提妥协方案 避免国家分裂

建国史话 (76):克莱提妥协方案 避免国家分裂

<!-- IMAGE -->

十九世纪上半叶,美国政治领袖在蓄奴还是废奴问题上寻找答案。1849年美墨战争结束后,这一争议引起的威胁日益加深。

北方州拒绝让奴隶进入新增领土加利福尼亚和新墨西哥。南方州则宣称,根据宪法,他们有权把奴隶带来那里去。南方威胁说,如果无法解决纠纷,就会脱离联邦,让国家分裂。

关键时刻,肯塔基州的联邦参议员亨利·克莱挺身而出。克莱1850年提出了一项妥协方案,努力避免国家分裂和内战的爆发。

克莱说,美国联邦是永久的,是为子孙后代建立的。他指责南方无权脱离联邦,并警告说,如果南方脱离联邦,势必会爆发一场持久和伤亡惨重的战争。

克莱的妥协方案遭到了南北双方极端势力和总统泰勒的反对。泰勒原本希望韦伯斯特参议员、克莱参议员和其他辉格党领袖支持他所提出的让加利福尼亚成为美国一个州的计划,但是没有人理会他的提议,让他的自尊心深受伤害。

泰勒总统的首席顾问,纽约州联邦参议员苏厄德也反对克莱的提案。苏厄德坚决反对蓄奴,认为不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任何妥协。

克莱讲话一周后,密西西比州的联邦参议员杰斐逊·戴维斯阐明了自己的立场。他没有过多谈及克莱的妥协方案。戴维斯坚信,这一方案对南方没有多少好处,即便是加强遣返逃亡奴隶的法律,因为这样的法律在自由州很难得到落实。

戴维斯参议员说,真正需要的,是北方改变对南方的政策。他说,北方必需承认南方的权利,尤其是南方人让自己的奴隶进入美国领地的权利。

<!-- IMAGE -->

戴维斯说,国会无权取消或是限制这种权利。他承认,1820年密苏里协定对新增领土上蓄奴的权利设立了限制,但表示,1820年密苏里协定奏效,不是因为国会的批准,而是因为各州的接受。

戴维斯参议员说,国家日益分裂是北方的责任,因为他们试图彻底控制南方。他说,如果不制止这种发展趋势的话,有朝一日,北方的势力就会强大到改变宪法,彻底取消奴隶制度。戴维斯警告说,这是南方绝对不会接受的。

三个星期后,另外一位南方领袖,南卡罗来纳州的联邦参议员卡尔霍恩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多年来,卡尔霍恩一直是南方利益的代言人。当时,卡尔霍恩已经多数南方人都觉得,克莱的建议才是解决分歧,保护联邦完整的合理出路。

但是克莱担心,他的妥协提案会受到北方的抵制。很多北方人都觉得,奴隶制是错误的。他们反对妥协,因为妥协可能会让新墨西哥成为蓄奴地区,也因为妥协要求加强对逃亡奴隶的遣返。

克莱向参议院提出妥协方案的八天前,曾去拜访麻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丹尼尔·韦伯斯特。韦伯斯特的一位朋友记录了俩人的会面。他是这样写的:“克莱先生到韦伯斯特先生家拜访,俩人就蓄奴和新增领土引起的问题的最佳解决方式进行了长谈,我听到了谈话的部分内容。”

他说,“克莱大约一小时后离开。韦伯斯特把我叫到身边,对克莱赞誉有加,说他大致同意克莱的看法,觉得克莱的目的崇高,爱国。他说克莱看上去十分虚弱,咳嗽得很厉害,克莱肯定是想在自己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为国家做点贡献。”

他还说,“韦伯斯特进一步表示,他觉得克莱的计划应该能被北方人和南方的有识之士所接受。他表示,他会支持克莱的提案,推动提案在参议院里获得通过。”

韦伯斯特计划公开支持克莱的提案,但是一直在等待最佳时机。3月7号,也就是卡尔霍恩在参议院发表讲话的三天后,韦伯斯特终于站了出来。韦伯斯特跟卡尔霍恩一样,也是68岁,虽然声音很弱,但是讲话掷地有声,份量不减当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