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水源成为中国印度间的安全难题

  • 前卫

目前中国和印度的经济都在高速发展,但是,这两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之间的经济竞争和边界纠纷也在引起世界的关注。最近,两国的水资源问题再次引起媒体瞩目。有报导说,中国设想把西藏境内的雅鲁藏布江引向中国东部,这可能导致印度的主要河流布拉马普德拉河断流。

*总体形势*

水资源正在成为中国和印度关系的一个关键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可能成为两国间长期争端的一个问题。现在,印度和中国都已经是水源紧张的国家。灌溉农田面积的不断扩大、工业用水越来越多,加上民用用水的增加,已经使两国长期严重缺水。据估计,中国和印度的缺水程度不久将达到中东的水平,而中东是世界上缺水最严重的地区。

如果两国对水的需求以目前的速度增长,那么缺水将很快影响两国的经济发展。目前中、印两国都是粮食出口国,如果缺水,这两个国家都可能变成粮食进口国,那将大大增加世界粮食市场的压力。

印度的可耕地面积比中国大。印度有1亿6千万公顷可耕地,中国只有1亿3千7百万公顷。

但是,印度大多数河流的来源都在西藏。西藏的巨大冰川、巨大的地下泉水资源使西藏成为仅次于南、北极的世界第三大的淡水储存地。

*中国的设想*

但是,据南华早报和台北时报报导,现在中国在设想,在西藏高原开展重大的建造水坝和河流改道工程,这些计划中的工程有可能使现在流入印度和其他亚洲国家的河流断流。如果这些工程开工,可能导致中国和周边国家新的国际纠纷。观察人士认为,实际上,中国在流往国外的河流上建坝,建设大规模的灌溉工程都可能把水源问题变成政治武器,用来对付下游的国家。

目前中国已经在大多数从西藏流出的河流上建坝。现在还没有建坝的只有流入缅甸的萨里温江和流入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印度河。据报导,云南当局正在考虑在萨里温江上建坝。

*印度的担忧*

近年来,印度政府一直在敦促北京更多分享水利建设的信息,增加透明度。印度希望北京不要把流入邻国的河流改道。

2007年,中、印两国建立了一个联合专家机制,其目的是在水利信息方面互动和合作,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个机制的作用很小。

印度认为,中国方面最危险的设想是把西藏境内的雅鲁藏布江改道向北。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河流,也是流水最湍急的河流之一。据报导,中国设想把雅鲁藏布江的江水分流给黄河,缓解中国北方长期严重缺水的状况。2005年在中国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叫《西藏水源挽救中国》,谈的就是雅鲁藏布江改道问题。

另外,1990年代中国还曾在日内瓦举行的国际会议上说到通过“和平核爆炸”的手段来炸开一条地下通道,使雅鲁藏布江改道的设想。当时中国想让各国签署的全面禁止核试验协议允许这种“和平核爆炸”,但是没有成功。

*媒体的看法*

南华早报和台北时报认为,中国迟早会执行雅鲁藏布江改道计划。报导说,北京已经选定在雅鲁藏布江流入印度的地点实施改道工程。南华早报和台北时报的评论说,如果这个设想变成现实,那就等于是向印度宣布一场水源的战争。

印度的媒体一直非常关切报导中所说的北京的设想。印度报纸说,中国人设想河流改道的地点是印度大陆板块和欧亚板块的交接处,一旦河流改道,将严重威胁地质构造。印度媒体还提出,应该以国际司法机制来协调解决国际河流改道问题。它们表示,对中、印双边未来可能达成的协议没有信心。

*北京专家不以为然*

在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印问题专家汪树英对美国之音说:“雅鲁藏布江是中国领土上的河流。中国还没有怎么样呢,印度就先下结论,说会影响印度。中国还没有作什么,印度就先猜疑了。这说明双方对对方的了解太少。怎样利用河水帮助农业,中国当然要考虑。中国建三峡大坝以前,也有一些国家反对。结果建坝后没什么坏结果。”

汪树英最后说,有些人无端指责中国利用水源胁迫其他国家,达到政治目的,这是没有根据的,是不可信的。

*在美国的专家的警告*

在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的中国-印度问题专家曼辛格教授不赞成由联合国这类国际机构来负责解决中国和印度的水源问题。

她说:“水源问题不仅是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双边问题。孟加拉国实际上是受布拉马普德拉河影响最大的国家。孟加拉国的几乎全部淡水来源都是这条河。如果布拉马普德拉河断流,孟加拉国可能会灭亡。

“另外,几年前,中国和印度达成协议,北京应该更多的公开它在国际河流上建坝的信息。后来,西藏地区发生洪水,北京及时通知了印度,大大减少了印度境内的损失。我们希望北京今后能多做这种事情。

“最后,中国声称自己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一个和平崛起的大国。如果中国真的单方面作出让布拉马普德拉河断流的事情,那么世界上就不会有人承认中国是这样的大国了。”

关键词:中国,印度,水资源,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德拉河,河流改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