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经济复苏扩大亚洲货币与人民币的币值差距


亚太地区一些经济体在这轮经济复苏中良好的表现推高了这些国家货币的汇率。而中国人民币则随着美元的贬值而贬值。这一升一降,让亚太地区的不少政府担心,本国的出口商将因为汇率的变化而处于不利的地位。

*利好因素抬高亚太国家货币汇率*

最近几个星期,亚太一些国家不断有跟经济相关的好消息传出,这些国家的货币汇率开始走高。

统计数据表明,韩国经济开始复苏。受此鼓舞韩国货币韩元的汇率8月份升至自从去年10月份以来的最高位,又回到了1216韩元兑换1美元的水平。市场分析人士预计,韩元对美元很可能继续回升,突破1200比1的关口。而就在几个月前,韩元对美元还是一直在贬值。今年3月份,韩元汇率下跌至11年来的最低点,为1574韩元兑换1美元。

由于预期台湾跟中国大陆的关系会得到改善,海外资金大量涌入台湾股票市场,台湾货币受到上行的压力。

此外,新西兰货币新西兰元对美元汇率在过去6个月上涨了28%。新西兰国内生产总值中将近四分之一来自出口,新元升值使得新西兰的奶制品、羊肉和羊毛等商品的出口优势荡然无存。

*有关亚太国家采取措施应对本币升值*

面对本国货币对美元升值的局面,一些亚太国家政府和中央银行纷纷采取应对措施。韩国政府5月就曾表示,将重新制定出口方针,挽救出口企业。新西兰中央银行表示,如果新元对美元继续升值,有可能进一步下调利率。泰国中央银行为了应对泰铢升值,于上星期宣布资产至少为50亿泰铢(约合1.49亿美元)的泰国企业可以到海外投资,投资金额在5000万美元以下的不需要批准,超过5000万美元才需要特别批准。

*专家:亚太国家应摆脱对出口的依赖*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史剑道博士认为,亚太国家最近出口减少不是它们的货币对美元升值造成的,而是国际市场的需求疲软。他建议亚太国家应该允许本币汇率上下变化,同时,摆脱对外部市场的依赖。

史剑道说:“我建议它们允许本币自由浮动,汇率的变化、上升或者下降产生的影响既有正面也有负面。货币升值的主要问题是让出口商品更加昂贵,但这并不是抑制出口的主要因素。眼下这些国家出口受到抑制的主要原因是外国需求疲软。因此,亚太国家出口商之间的价格竞争在需求旺盛、竞争激烈的时期非常重要,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并不是特别重要。跟汇率相比,外国需求的好转对于亚太国家出口前景的影响要大得多。因此,现在也许是这些国家摆脱对外国需求依赖的好机会。”

史剑道博士建议,亚太国家应该利用目前全球经济危机的契机,从改善国内的长期需求下手。

*亚太国家希望中国货币加快全球化进程*

金融时报今年7月的一篇报导说,从2008年夏季开始,中国政府通过干预将人民币重新跟美元挂钩,希望藉着美元疲软帮助困境中的中国出口企业。史剑道博士说,过去14个月中国货币跟美元盯得很紧,这的确是个问题。

他说:“中国货币在过去14个月跟美元盯得很紧,这的确是个问题。因为我认为,亚洲其它国家通过双边或者多边渠道跟中国讨论这个问题完全合情合理。这样做不仅影响中国也对该地区产生影响。亚太国家希望看到中国货币加快国际化进程。”

2005年7月,中国中央银行宣布人民币跟美国汇率脱钩,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2005年7月到2008年7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幅度为20%。2008年7月之后到现在,人民币汇率进入稳定期,市场人士把这个时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称为对美元的“软盯住”。分析人士认为,正是由于这种“软盯住”的安排,使得2009年以来人民币表面稳定,实际下跌。也就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保持稳定,而对其它主要货币下跌。

关键词:亚太国家,货币汇率,出口,外汇储备,人民币跟美国挂钩,软盯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