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听众信箱:给美国之音寄信安全吗?


听众信箱:给美国之音寄信安全吗?

听众信箱:给美国之音寄信安全吗?

<!-- IMAGE -->

不时有听众问: 有听友来信或者发来电子邮件,诉说了他们当年因为收听美国之音或者与美国之音联系而遭遇过麻烦。不时有听友问:现在从中国跟你们美国之音(VOA)写信或者打电话安全不安全?

*当年经历:高中生写信被警告

一位姓曾的听友看到听众信箱节目选登的一名广西初中生的来信后发来电子邮件,谈到了自己上中学时的一段经历。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大概是在1996年,当时他还在广西某地重点高中读书,由于喜欢美国之音的英语教学节目和当时由赵婉成主持的音乐节目,就提笔给美国之音在北京的邮政信箱写信,“表达喜爱之意”。

他写道,“信寄出去几天后的某个下午,我正在教室专心上课,这时班主任老师就来找我,说校园的花圃那里有人找我。”他写道,那是“两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还当场叫出了他的名字,两人没有通报姓名单位,却拿出了一个信封,正是他寄给美国之音的那封信。两人“语重心长”地询问了他家庭和学习情况,然后劝他“认真学习,以后不要再收听美国之音节目”,希望他好好准备高考,不要“在政治问题上自毁前程”,他“一一答应了”。那两名男子警告他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位姓曾的听友写道,“十几年了,我不曾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包括家里人也不知道我曾经遇到这样的事情。”

*昔日遭遇:收听敌台里通外国

74岁的广西某学院的音乐家许教授来信说,他20岁左右的时候,出于对音乐古典名曲的欣赏,曾在军队集体宿舍里用“熊猫牌”收音机天天收听美国之音的音乐节目,也收听一些国际新闻。他写道:“我认为新闻比较客观,大难临头,被批判为‘里通外国’、‘集体聚众收听敌台’的罪名,被批斗,好在我不承认,终于挺过来了。”

一位姓鲁的听友在电子邮件中说,“我17岁的时候,因为给你们写了一封信,最后被冠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长达18日,害了我的雨季年华。你说一个学生,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其他一些听众也来信讲到他们当年因为收听美国之音或者给美国之音写信而遇到过麻烦,不过显然这都是当年的事情了。

我们衷心感激美国之音新老听友对我们的喜爱和支持,对一些听友当年的坎坷经历表示同情。我们盼望着大家继续和我们沟通。

*目前未听说与美国之音联系会惹麻烦

那位当年在广西读高中的曾听友写到,看到那位广西初中生的来信顺利寄到美国之音,“我真为他高兴,同时也有点为他担心,因为这令我想起自己高中时期发生的事情。”曾听友,我对你当年的遭遇表示慰问,赵婉成还特地嘱咐我问候你,并对你喜欢她的节目表示感谢,希望你继续收听美国之音的广播或者登陆美国之音网站。

常有听众问:给你们美国之音写信或者打电话安全吗?

美国之音中文部每个月都收到来自中国听众的成百上千的来信、电子邮件和电话。目前,我们没有听说有任何中国听众因为与美国之音沟通而被中国政府追究或讯问。假如各位听众您知道目前有过任何这类问题,请告知我们。


关键词:美国之音,VOA,听众来信,收听敌台,里通外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