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陈日君呼吁大陆主教抵制官办大会


<!-- IMAGE -->

天主教香港教区的陈日君枢机主教呼吁中国大陆的神职人员不要参加中国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否则就是“侮辱教宗,等同接受独立自办教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会长刘柏年说,陈日君没有权力干涉大陆教会。

*陈日君:民主选举是闹剧*

陈日君枢机主教7月中旬发表题为“致中国大陆天主教‘地上’主教们有关‘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的文章,表明不能接受中国大陆的官办教会,更不能接受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的所谓“民主选举”,“选”出爱国会以及主教团的领导人。他认为,“民主选举”根本是一场预定的闹剧。

他说,这样的会议蔑视主教们的职权,对教宗的信也是一种侮辱。他进一步指出,如果主教参加这个会议, 就会令人误以为教廷认同中国大陆的三自教会独立自办教会,和教宗的愿望背道而驰。

*陈日君:参加会议不尊重教宗*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说,他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中国大陆主教们并没有按照教宗本笃十六世两年前写给他们的信中的要求去做。他担心他们会去参加这次会议,没有尊重教宗的信。

他说:“教宗两年前写了这封信,但是我看到这两年他们并没有照信里所说的去做, 所以我紧张了,我觉得没有尊重教宗的信,教宗的信是很重要的,我们不能这样做。”

*教宗:中国教会不正常*

陈日君补充说,教宗在信中说,中国教会现在是不正常的,不是主教们领导教会,而是由一些别的组织,例如,政府宗教局以及一些自称教会的组织,如“爱国会”等控制,这种情形不符合天主教教规。

*刘柏年:陈日君无权干涉中国教会*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会长刘柏年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陈日君退休了,而且根据香港和中国基本法规定的“三互”原则--即互相尊重、互不隶属、互不干涉的原则,陈日君没有权力来指责大陆的教会应该如何做。

他说:“他(陈日君)就是不离职的话,他只能负责香港教区。他没有义务,更没有权力来干预和指责大陆的教会应该怎么做,他讲的这些话,我想在中国大陆不会起什么作用,我们该怎么做还会怎么做。”

面对上述指责,陈日君反驳说,全世界天主教都是不分开的。他说,他不是在干涉中国内政,教会由主教领导,由教宗领导整个教会是宗教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他说:“基本法是一个政治文件,可是我们教会是全世界只有一个。所以我绝对不能接受说我们教会与大陆教会没有关系,我们全世界教会都是一个。我们都是由教宗领导整个教会。他们会说教宗在干涉内政,但是天主教是全世界合一的,这是宗教问题。我们政治上当然忠于我们的国家,但是我们也不能放弃我们的原则。”

陈日君说,虽然他明白中国教会所受到的压力,也表明他的信不是要求主教们去殉道,但是,“面对殉道或背叛,我们只有一个选择”。

媒体报道, 由于陈日君的呼吁,原定今年下半年举行的中国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被推迟。刘柏年否认了这种说法,他说由于教会自身的发展以及即将到来的中国60年国庆等活动,他们推迟了会议,但是仍然希望能在今年召开,但是具体日期还没有确定。

*陈刘地下教会论战*

陈日君和刘柏年都谈到了中国的“地下教会”问题,陈日君说,中国之所以有地下教会,主要是因为政府要求教徒们脱离罗马,脱离教宗造成的。但是,刘柏年说,在中国,“地下”和“地上”教会的信徒们在信仰上是一致的,都服从教宗的领导,相信教宗是“基督的在世代表。” 两者只是在政治上不同,分别在于,地下教会不愿意与执政党共产党、社会主义制度合作。

刘柏年还否认政府打压“地下”教会,他说,政府只是在劝解,帮助地下教会的天主教教徒爱自己的国家,“不要受外国势力的影响”。他们正在努力让“地下教会”变成天主教爱国会的一部分。天主也不会允许教徒们之间的分离。

*刘柏年:服从共产党领导是天主的命令*

刘柏年补充说,天主教徒们在信仰上服从教宗,在国家上服从政府,这是天主的命令。当政治和宗教发生矛盾时,教徒的选择应该是,

他说:“两者发生矛盾了,属于信仰上听教宗的,属于政治上的听政府的......。中国也是一样,(天主教信徒)政治上服从自己的政府, 现在中国的政府,老百姓都知道,是唯一一个可以领着中国走向富强的政党,是天主给的。所以我们不能违背天主的意思。”

陈日君说,虽然他已经不担任香港教区的主教了,但是他的枢机主教身份仍然在,他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应教宗的要求,与中国大陆的天主教徒联系,帮助他们。

关键词: 陈日君,刘柏年,天主教爱国会,地下教会,天主教,罗马教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