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印度尼西亚面临阿富汗难民潮


过去一年半中,成百上千阿富汗人涌入印度尼西亚寻求政治避难,希望最终到达邻近的澳大利亚。但是对许多人来说,中途停留在印尼这个没有签署国际难民公约的国家不会得到庇护身份。这些人被迫滞留于此,等待其他国家接受他们。

阿里独自一人不顾冒着危险跋山涉水从阿富汗来到印度尼西亚。他今年只有16岁,任何光明前途对他来说都十分渺茫。

他说:“ 我全家人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没有安全感,因为我的敌人总是威胁我,说要杀死我。我到现在才感到摆脱了危险。”

*难民处境艰难*

阿富汗难民在印尼的生活是艰难的。他们被看成是非法移民,一进入印尼就被送进拘留中心。

阿哈迪说,他在雅加达的一个拘留中心渡过了几个月的光景,那儿的生活环境非常差,没有什么探视者允许进入拘留中心。他通过电话把那里描述为一个不安全、肮脏并且拥挤的地方,连饭都吃不饱。

他说:“ 那里是专用来关押鸦片贩子的。把他们关在那里可以,但是不应该把难民送进那样的监狱。”

*印尼政府表态*

大约有1300名阿富汗难民被关押在印尼各地,而这些设施的设计标准只能容纳400人。难民们被收押一直完成冗长繁琐的手续,被承认为是寻求政治庇护者,然后才能由联合国接收。

印尼移民局的发言人马洛隆发表了他的看法。

他说,他认识到地方当局因最近的难民涌入而措手不及。但是他说,应该由国际社会着手处理这些问题,因为这些难民仅仅打算从印尼过境,最终要去另一个国家。

多数寻求避难的阿富汗人是一年半之内抵达印尼的。很多人说,他们离开家园是因为没有其他选择,不是流放他乡,就是冒着被作战一方杀死的风险。

*等待和思念*

在一个驻扎着难民的小旅店中,三名男子正在忙着烘烤一种阿富汗式的圆而薄的面包。

阿卜杜拉是什叶派穆斯林,是阿兹拉少数族裔。他说,一年半前,他设法逃出了塔利班的监狱,然后离开了阿富汗。从那以来,他一直没有得知他妻子和四个孩子的情况。他说,在阿富汗像他这种情况的人的处境越来越糟糕。他说:“我每天都在想念我的妻子和孩子,想得快要发疯了。”

阿卜杜拉看来在一段时期内没有机会再见到他的家人。他的旅程还没有结束,因为印度尼西亚不签发难民身份,他还要等待第三国来接纳他。不过这可能需要多年的时间。

*向往真正的生活*

莱扎.努里2001年就来到了印尼,过去7年来,除了得到联合国机构的帮助外,他没有任何收入。他不能工作,行动自由受到限制,只能等待。但是他对选择自己的行程并不感到后悔。

他说:“我在这儿感觉安全。在阿富汗的时候,我总是在想:‘会遇到什么麻烦?’实际上,我在这7年当中十分失望,也感觉前途渺茫。不过三、四个月前,我刚刚得到了难民的身份,这让我有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前往澳大利亚,在哪儿继续我真正的生活。”

莱扎.努里说,他不愿意幻想将来到达澳大利亚以后自己的太太会是什么样子,他不能再经受失望了。就算他将来能登上飞机、在什么地方安顿下来、有工作做、为将来作出计划,那也得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了。他今年25岁,成年人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关键词: 阿富汗难民,印尼,澳大利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