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再议武警法 或有助限制权力滥用


<!-- IMAGE -->

中国的立法机构再度讨论有关武装警察的法律草案。有分析人士说,这部法的出台可能会有效避免警力的滥用,从而缓解社会矛盾和冲突。

中国人大常委会星期一召开第十次会议,审议中国首部《人民武装警察法》草案。

中国武警同解放军一样属于国家武装力量,是1983年组建的,主要包括黄金、森林、水电、交通部队、公安边防、消防、警卫部队,目前总人数大约100万。

*文汇报:结束武警“无法可依”状态*

《人民武装警察法》是中共建政建立以来的第一部相关法律,今年4月第一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人民武警法对武警的职责、权力义务、保障措施和监督、法律责任等做了明确的规定。

香港文汇报说,这部法结束了中国武装警察长期以来“无法可依”的状态。

*武警职责扩大 追加平乱反恐*

在经历的去年拉萨3.14事件和今年乌鲁木齐7.5事件后,中国当局在武警法草案中追加了有关处置暴乱、骚乱、大规模暴力犯罪事件、恐怖袭击事件和其他社会事件的条款,扩大了武警的职责范围。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中国法制研究计划研究员王友金教授说,他不能说上述两起骚乱催生了武警法,但是武警法的颁布将有助于政府更加有效地去处理类似的事件。

不过,王友金教授也表达了担忧。他说,中国从来不缺少完善的法律,但是问题在于警方能否真正做到依法执法。

他说:“问题不在于法律条文规定的怎么样,问题在于中共颁布了这条法律之后,它的执法能力会不会按照这个来执法,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这是当前中国法制最严重的问题。”

*出台背景:社会矛盾突出*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这部法的出台有几个因素:一是中国目前处于社会转型期,也是社会矛盾的“勃发期”,如何保持社会稳定是政府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第二,有些地方政府在使用警力和武力的时候出现不规范行为,激化了矛盾和冲突。

他说:“但是也有一些地方政府在使用警力和武力的过程中也存在了一些不规范的行为,甚至有些地方出现了滥用武力和警力的现像,可能还激化了一些矛盾和冲突。”

汪玉凯教授特别举出去年7月发生在云南省孟连县的胶农事件为例。原先这只是一个胶农与公司商业利益的冲突,但是因为当地政府的错误判断,出动警力,冲突演变成胶农和警方的对立,最后有两个村民被打死,激化了民众与警方的矛盾。

香港中文大学的王友金教授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近来很多群体事件可能都与公安警察部队的腐败和不法执法有关,因此这部法的出台可能会有效缓解民众与政府的对立和不满。

他说:“虽然我们有公安部队维持治安,但是很多公安不是依法执法,所以引起人民的很多不满。这个法律的颁布,相信会给人民公安有一个执法的规矩,同时也让人民看到,中央对执法部队的各种活动有一个法律的规范,可能会减少很多人对公安的反抗以及其他不满的情绪。”

国家行政学院的汪玉凯教授认为,修订的草案中增加的有关对武装警察在执行任务中的行为进行规范的条款最能体现对民众权益的保护,因此也会得到民众的欢迎。条款规定人民武装警察不得有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搜查他人的身体、物品、交通工具、住所、场所等行为的规定。

*武警调动权收归中央*

草案还明确规定,调动、使用武装警察部队执行安全保卫任务,应当坚持严格审批,依法用警的原则,具体的批准权限和程序由国务院、中央军委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违反规定调动、使用武装部队。

香港法律学者王友金表示,警力调动从地方党委收归中央统一管理,这是一个很大的改革。他说:“过去警察归地方党委管,为地方利益服务,从而变成了地方的警卫部队,对统一调动和统一执行中央政策非常不利。”

北京的汪玉凯教授也认为,武警的调动由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统一调动体现了北京对地方政府日渐增长的权力的担忧。

关键词:中国,武警,人民武装警察,平乱,反恐,人民武装警察法,武警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