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官员称器官移植65%取自死囚


中国官员首次公开承认,中国目前的移植器官65%来自死囚。有分析人士对这个数据表示怀疑。与此同时,中国将推动一项全国器官捐赠体系,以减少对死囚器官的依赖。

*黄洁夫:移植器官65%来自死囚*

星期三出版的英文《中国日报》援引中国卫生部长副部长黄洁夫的话说,中国目前捐献器官者中有65%为死囚。 他还称死囚犯不应该是移植所需要器官的正常来源,死刑犯权利应该得到尊重,只有在他们行刑前签署同意书才可以摘取器官。

黄洁夫是星期二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全国人体捐献工作会议上说这番话的。会议的目的是从本星期开始在中国推动一项器官捐赠体系,鼓励一般民众捐赠器官,以减少对死囚器官的依赖。这项活动由中国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联手发动。红十字会总会将与卫生部共同建立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委员会,共同管理器官的来源和分配。活动将首先在广东、上海、南京等10个省市展开。

*李和平:无法确定数据准确性*

北京律师李和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不能确定黄洁夫所说的数据的准确性,因为中国每年处决死刑犯的人数从不公开。他说:“这个数字是否准确我无法发表评论,因为中国没有一个民间机构对这个做任何研究。另外中国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也是公众不清楚的,这还是一个所谓的秘密。这其中有多少死囚的器官能用, 我们外界就无法知道了。”

根据中国器官移植网的消息,目前,中国每年约有150万患者需要器官移植,而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仅有1.1万例左右。捐献器官数量同需要器官移植治疗的患者数相比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移植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囚、移植服务商业化、无器官移植注册系统、无器官捐献与分配系统、旅游移植等问题,也让中国在国际上颇受诟病。

香港明报报道,美国劳改基金会执行主任吴宏达曾透露,中国从1979年开始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以来,器官移植的来源中有90%到95%,甚至98%都是死囚。吴宏达本人因为在中国调查囚犯的情况曾经被囚禁。

*死囚是否真的自愿值得怀疑*

李和平律师说,如果真的是死囚犯自愿捐赠的话,应该公布捐赠器官同意书,这样可以缓解外界的疑虑。不过,他对死刑犯自愿捐赠器官的说法表示置疑。

他说:“死刑犯自愿捐出器官的比例,我相信非常小,因为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总觉得人死后是要埋葬的,对自己肉体还是非常非常看重。(中国)没有那种为社会公益,为他人着想捐出器官的社会环境和观念。”

他还补充说,如果没有征得死囚犯的同意就摘取他们的器官移植就触犯了中国刑法所规定的“侮辱尸体罪”。

*推行人体器官捐献在中国很难*

《中国日报 》也提到了人体器官捐献在中国推行的难度。报道援引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副主任陈忠华的话说,2003年以来,中国只有130个公民死后愿
意捐赠器官。

江苏南京市是人体器官捐献体系试点城市之一,南京市红十字会宣传部部长周毅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电话采访时也承认推行人体器官捐献会有一定的难度。他说:“肯定有难度,否则不会试点嘛,这是我的理解。”

他补充说,就他个人理解, 中国传统的“死要全尸,入土为安”的观点可能会是一个障碍,另一个障碍可能是器官移植本身的复杂性,比如说,如何确定死亡等。

他说,自南京红十字会在1996年成立“遗体捐献志愿者之友”组织以来,共有4000多人填写了捐献书,但是大部分是用于医学教学与科研。人体器官移植方面只有眼角膜捐献比较多。

中国日报说,推行人体器官捐献体系的另一个目的是减少人体器官的买卖。

中国2007年出台《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明确禁止买卖人体器官,并规定活体器官移植只限于病人的配偶、血亲和于病人存在亲情联系的人。但是卫生部也承认,曾经发现有非法器官中介伪造文件协助器官买卖。

《中国日报》援引中华医学会陈忠华的话说,中国活人捐赠器官在全部器官捐赠案例中的比例开始大增,从2006年的15%增加到目前的40%。甚至有境外游客到中国进行“移植旅游”。

报道还援引上海华山医院移植科主任钱建民的话说,也有人为牟取暴力,不顾捐赠器官所需的法律手续,直接摘取和移植死囚器官。

关键词:死囚,器官移植,人体器官捐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