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建国史话(79): 1852年大选


1850年,美国总统扎卡里·泰勒任职一年半就不幸病逝,副总统菲尔莫尔继任后,迅速签署了1850年妥协法案,解决了围绕蓄奴问题和西部新增领土存在的分歧,化解了南北双方的一场危机,防止了内战的爆发。

然而,1850年妥协法案并没有取缔奴隶制度,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因此,蓄奴问题仍旧影响着美国,也是菲尔莫尔任期内最重要的议题。

1852年,美国女作家斯托发表了《汤姆叔叔的小屋》一书。斯托写这本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揭露奴隶制度的残忍。斯托用文字描绘了一幅北方大多数人从未见过的图景,让他们深感震撼。

社会上要求取缔奴隶制度的呼声高涨。废奴主义者希望立即给奴隶自由。然而,即使这样做,奴隶自由后还是会带来很多问题。他们做为公民的权利是有限的。有些州不许奴隶入境,另外一些州虽然接受他们,但是不给他们投票权。

在某些地方,自由的黑人和白种人几乎完全不可能和睦相处。很多人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还奴隶自由,然后让他们回到非洲去。

这种想法并不新鲜。早在四十年前,就有一批美国人,组建了以此为目的的“美国殖民协会”。1820年,美国殖民协会开始协助黑人返回非洲。这些奴隶组建了自己的政府,1847年宣布独立,建立了利比里亚共和国,制定了类似美国的宪法。

到1854年的时候,美国已经有9千名黑人被送往利比里亚,他们当中有些人懂技术,知道如何炼铁,会用蒸汽机和其它机械。殖民协会希望这些黑人利用自己的技能改善非洲人的生活。

美国殖民协会的计划确实帮助很多黑人摆脱了奴隶的悲惨生活。不可否认的是,这项计划也是为了把黑人赶出美国。一个很多白人不愿接受的事实是,大部分获得自由的黑人并不想回非洲。他们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美国才是他们的家。

黑人奴隶为了获得自由,甘愿承担巨大的风险。很多黑奴都是通过所谓的“地下铁路”获得自由的。“地下铁路”并非真正的铁路,而是一个秘密帮助奴隶逃往北方的组织。

逃亡的黑奴白天被“地下铁路”的成员掩护起来,夜间出发,向更靠北的地方转移,直到抵达新英格兰,或者甚至是加拿大,才算安全。

1852年是大选年,核心议题之一就是1850年妥协法案。

民主党角逐提名的人包括密西根州参议员路易斯·卡斯、伊利诺伊州参议员史蒂文·道格拉斯,以及前国务卿詹姆斯·布坎南。卡斯和道格拉斯都主张,奴隶制度的存废可以由当地居民自行决定。布坎南反对北方的废奴运动,因此赢得了很多南方人的支持。

1852年6月1号,民主党人在巴尔的摩开会推举候选人。与会者一致同意,候选人必须赢得三分之二大会代表的支持。但每轮投票,都没有人赢得三分之二的选票,因此只好一遍遍地重来。

直到第47轮投票,才有一名原来并不被不看好的候选人脱颖而出。此人名叫富兰克林·皮尔斯,来自东北部的新罕布什尔州,当过参议员和众议员。皮尔斯在第49轮投票时当选,被提名为1852年总统大选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两个星期过后,辉格党也在巴尔的摩举行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参选人有三个,分别是现任总统菲尔莫尔、现任国务卿韦伯斯特和斯科特将军。跟民主党代表大会一样,辉格党人同样无法取得一致,直到第53次投票,斯科特将军才胜出。

总统选战持续了大约五个月。在11月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候选人皮尔斯以压倒多数击败辉格党候选人斯科特。民主党的胜利让很多人觉得,辉格党恐怕完蛋了。

事实上,很多辉格党人都暗自希望自己的政党解体。北方的辉格党人希望成立一个新的废奴党,南方的辉格党人也希望成立一个更能代表自身利益的政党。民主党人之所以能赢得大选,恰恰是因为他们成功弥合了南北双方之间的分歧。

新总统皮尔斯很有魅力,特别善于交朋友,而这也正是了解他的人最担心的,因为他们知道,在友好的外表下,皮尔斯是一个十分软弱的人,他们担心皮尔斯难以承担总统的重任。

皮尔斯上台后,被迫在奴隶的存废问题上做出选择。一种选择是,支持1850年妥协法案,宣布这一方案是问题的最终解决,但这样做可能会引起南北双方极端势力的冲突。另外一种选择是向极端份子妥协,吸收他们进入政府就职。

后者是满足极端势力的最简单的办法,也是皮尔斯的选择。皮尔斯在组建内阁时,努力把民主党内的各派势力都包括进来。他任命纽约的威廉·马西担任国务卿。马西反对奴隶制度的蔓延,也反对任何主张分裂联邦的言论。

皮尔斯任命密西西比的杰斐逊·戴维斯担任战争部长。戴维斯是南方极端势力的代表人物。他曾经威胁说,如果奴隶制度受到任何限制,他就要带领南方脱离联邦。

皮尔斯提名麻萨诸塞州的凯莱布·顾盛为司法部长。顾盛虽然是北方人,但却结交了很多南方极端份子。他精明强干,但是立场并不明确。此外,皮尔斯还任命宾夕法尼亚州的詹姆斯·布坎南出任美国驻英国大使。

皮尔斯的内阁成员对美国的前途各持己见,让皮尔斯难以驾驭。曾有一位参议员说,这届政府不应该被称为皮尔斯政府,因为皮尔斯并非政府领袖。他说,这届政府应该被称为联盟敌人的政府,他们利用总统的名义和权力,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短期内,一切似乎风平浪静,奴隶问题引发的争议暂时得到了缓解。但是有头脑的人都清楚,和平持续不了多久。围绕奴隶制度和各州是否有权脱离联邦的纷争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