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新书《1959年:巨变的一年》简介


新书《1959年:巨变的一年》简介

新书《1959年:巨变的一年》简介

<!-- IMAGE -->

大多数美国人都会把60年代与妇女解放和摇滚乐这类文化变革相联系。但是有一本新书却认为那些变革其实扎根于人们普遍认为单调无趣的50年代,而且到了50年代末期,实际上变化就已经开始了。

鼓手迈尔斯.戴维斯在1959年他的专辑《偏蓝》中,刻意无视爵士乐的传统音阶。他通过音乐的形式表现了当年弥漫于艺术、政治、社交和科学等方面的大胆的实验主义。

《1959:巨变的一年》这本书的作者、普力策奖得主福瑞德.卡普兰说,1959年其实是千变万化的一年。航空业是能够展现那一年高涨情绪的一个领域。1959年见证了第一次跨大西洋的客机飞行。那也是选拔水星号航天员的一年。而且在1959年1月2日,苏联发射了月球1号火箭,这是人类首个摆脱地球引力的物体。公众对此的反应是既兴奋又惊讶。

卡普兰说:“《时代杂志》接下来的一刊有一篇出版人文章。文章把人类发射火箭赞誉为‘太阳系几十亿年历史中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太阳系的一个产物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可以摆脱行星引力的物体。’当时,各行各业都有人开始摆脱那些曾经束缚前人手脚的‘引力’。”

卡普兰说,1959年的事件导致了我们在今天因特网时代看到的公开和私下、文学和色情之间的界限模糊了。

1959年,出版商巴尔尼.罗塞特成功起诉了美国邮政局,因为邮政局没收了劳伦斯的有露骨色情描写的小说《夏洛特夫人的情人》。同一年,美国作家诺尔曼.梅勒出版了《为我自己做广告》,以全新的方式把文学、个人自白和社会评论混合在了一起。

<!-- IMAGE -->

卡普兰说,1959年还见证了由偶像级喜剧演员兰尼.布鲁斯发布的第一张专辑,以及他在全国电视上的首次露面:

“他谈论政治、宗教、性、种族,而以前从来没有人像他这样公开谈论这些问题。现在人们看到的诸如此类的节目,HBO,戏剧频道,Showtime或者乔治.卡尔林,都直接源于兰尼.布鲁斯。”

许多美国人认为1960年代是20世纪最具爆炸性的一个时期,但是卡普兰说,其实点燃导火索的并不是二战之后的婴儿潮一代:

“而是成长于大萧条和战争时期的那一代人,他们对现状和战后虚假的和平感到不满。那是变革开始的时代。二战结束了,人们以为世界会焕然一新,但情况并非如此,当道的还是同样的人。”

1959年,约翰.肯尼迪正准备竞选总统。他是一个年轻的天主教徒,很多人都认为不能选他。但是肯尼迪吸引了众多年轻的理想主义者。他提出“新边疆”口号,说火炬也传到新一代美国人的手里。

卡普兰说:“新边疆就是1960年代的代名词。它代表着未来,代表着明天。所以人们可以感到有一些全新的东西即将出现,人们期待着它。”

卡普兰还强调了1959年的一个发明--微型芯片的重要性。一个微型芯片可以载有足够的电路,代替几十个甚至成百上千个晶体管。这是当时最先进的技术。

他说:“这使得高速电脑、数码显示、以及自动化成为可能。如果没有微型芯片,连便携式计算器都不会有,更不用说高清晰电视或者空间通讯了。”

当然,1959年也标志者美苏之间冷战的一个高峰。当年的很多技术创新使人类有了更大的破坏力和创造力。正如卡普兰在他的《1959:巨变的一年》中所指出的,我们仍然在应对着、同时也仍在得益于半个世纪以前发生的许多变化。


关键词:1959年,巨变,新边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