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纽约地铁涂鸦作品集


纽约地铁涂鸦作品集

纽约地铁涂鸦作品集

<!-- IMAGE -->

涂鸦是一种未经批准而刻画在墙上的文字或图画,因此大部分人认为涂鸦是一种破坏行为。但是对包括摄影师亨利.查尔方特和马莎.库玻来说,涂鸦却是一门艺术。

一本1984年出版的书收集了200多幅纽约市的地铁涂鸦,记录了这种城市的亚文化。现在,这本书首版25周年的专辑里收录了更多照片,其中还有一些新的年轻涂鸦艺术家的作品。

当那些五彩的喷绘涂鸦1970年代出现纽约公交车侧面的时候,它们立刻吸引了摄影师亨利.查尔方特的注意力和好奇心:“我被这种神秘的、由不具姓名的人不收取任何报酬而展现的艺术所吸引。”

<!-- IMAGE -->

另外一位摄影师马莎.库玻也同样被这些图画吸引了。

查尔方特和库玻冒着被逮捕和受伤的危险,偷偷潜入地铁停车场和隧道,在楼顶上用相机记录下早期那些画在列车上的涂鸦杰作。他们1984年出版题为《地铁艺术》的画册,热卖50多万本。

查尔方特说:“我的作品基本上都是没有背景的,直接近距离拍摄火车,马莎的作品则是拍摄以城市为背景的列车。她同时也拍摄了那些潜入停车场涂鸦的人的照片。”

纽约市公交部门不喜欢地铁列车被涂鸦。破坏公物是非法行为,市政府竭尽全力制止涂鸦画家,并且清洗掉他们的作品。

史蒂夫.奥格伯恩是1972年15岁的时候开始在在地铁车厢上涂鸦的,他还记得当时总是要小心警惕警察的袭击:

“想象一下你是个15岁的少年,每天半夜两、三点和朋友一起,跑去在列车车厢上展现自己的艺术天份,那真叫刺激。当然也害怕,时刻担心不要被警察抓住,因为白天已经被警察逮住过了。一旦被捕,警察会揍你,还会通知你父母。”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年轻的涂鸦艺术家对亨利.加尔方特拍摄他们的作品充满怀疑。

加尔方特说:“他们看我的年龄是他们的两倍,所以觉得我可能是警察,要照片作为证据,等他们全在场的时候把他们一网打尽。”

当然,几个月之后,他们就开始逐渐信任他了,还帮助他拍更好的照片。加尔方特说:“我们开始合作,他们会告诉我他们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画了些什么,然后我赶快去拍下来。涂鸦都是短暂的艺术作品,会被交通部门很快清洗掉。所以窍门就是在第一时间就把那些刚出炉的作品拍下来。”

但是到了1989年,纽约地铁上的涂鸦作品却消失了。地铁交通部门购买了新的列车,采用了新颖的内部涂料和表面材料,更方便清洗,并且加强了停车场周围的警力。摄影师亨利.查尔方特谈到那些年轻的涂鸦艺术家们后来的生活:

“一些人成了职业艺术家,他们的作品被收藏,在画廊甚至是博物馆展出。很多人后来进入了视觉艺术及相关领域。还有不少年轻人自己办杂志,走上了出版商的生涯。有些还成了电影制作人。当然也有人没有继续搞艺术,而做了普通的工作。”

现年52岁的史蒂夫.奥格伯恩就是从涂鸦开始而后变成职业艺术家的。他现在的作品仍旧像当年在地铁车厢上的涂鸦作品那样鲜艳、怪诞,标价高达几千美元。但是他说,对他而言,涂鸦不仅仅是一个职业,更是一种持续一生的激情:

“我仍然在创作涂鸦作品,当然现在是在画布上作画了。我希望以此来讲述这种艺术1970年、1972年时形成的过程。但是涂鸦成了一种被最多的人使用的艺术形式,到处都可以看到它,在广告里,在服装上。不过现在它的构图要复杂得多了,而且人们现在的技巧也比我们那时高明得多。但是如果没有最早的那些家伙,也许什么都不会出现。”

奥格伯恩说,通过《地铁艺术》25周年特刊,他的同龄人可以看到更多当时的涂鸦作品,并回忆起当年的岁月。而年轻的一代也可以欣赏这些照片,而且从中获取灵感,开创新的艺术手段去表达自我。当然,最好是以合法的方式。


关键词:涂鸦,地铁,艺术手段,回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