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东帝汶独立十年后:司法正义待何时?


东帝汶独立十年后:司法正义待何时?

东帝汶独立十年后:司法正义待何时?

<!-- IMAGE -->

10年前,东帝汶在一项受到暴力和破坏影响的全民公决中投票结束了印度尼西亚的统治。暴力事件的很多受害者说,他们希望那些从事暴力和破坏的人被绳之以法。但是东帝汶政府敦促这些公民忘记过去。

三名男子聚集在一个小小的竹棚内,口中念念有词地为菲尔南多.达科斯塔招魂。菲尔南多的父亲说,10年来他一直在寻找28岁儿子的尸体,但是始终没有找到。

东帝汶人认为, 如果死者得不到安葬,其家属将会受到诅咒,因此,这样的仪式能够使菲尔南多的灵魂归天,为丧失亲人的家人带来安宁。然而,菲尔南多并非是利奎村游荡的唯一死魂,那里多年以来有大批的生灵涂炭。

*当年印尼军队的暴行*

1999年4月,印尼军队和东帝汶民兵冲入村里的教堂,当时那里有2000多人在避难。印尼士兵和东帝汶民兵打死了30到100人,并且将大部分人的尸体丢在旷野荒郊。当时离东帝汶争取独立的全民公决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印尼军队试图恐吓那些可能支持独立的选民。

逃脱这一劫难的人当中有何塞.纽恩斯.瑟劳。他的身上依然还留有那天的印记:脖子中间到脸颊上部的一道宽宽的伤疤。他的头几乎被一名民兵手中的大砍刀削掉。

何塞说,他希望看到造成他痛苦的人被绳之以法,不仅是那些当兵的,而且还有下令大屠杀的印尼军队最高领导人。他说,如果不这样, 便不能防止这些人对他的孩子和子孙后代再下毒手。

不过他担心,10年过去了,那些对此负责的人可能永远也不会被辑拿归案。联合国打击严重罪行小组(UNSCU)已经在东帝汶对390人提起反人类罪诉讼。目前只有87人被审判,大部分人目前依然在印尼逍遥法外,不受东帝汶特别法庭的司法管辖。在84名被认定有罪的人中,只有一人在押,其余人都被总统赦免。

*经济发展与司法正义*

查理.施奈德是监督东帝汶社会和公民体系发展的民间组织“走在一起”的分析员。他说,国际政治是很少有人因践踏人权而受到审判的原因。

他说:“不与印尼保持良好关系,东帝汶便不能生存,其原因不在于印尼会入侵东帝汶,而在于东帝汶去年40%的进口来自印尼。饮用水来自印尼、方便面来自印尼、大家的日常用品来自印尼。正因如此,东帝汶的领导人将友好关系放在优先地位。”

东帝汶的领导人当中,很多人过去是同印尼打仗的反政府份子。他们认为,对东帝汶的前途而言,同过去的

<!-- IMAGE -->

占领者和解要比法律上采取行动、埋葬昔日暴力的鬼魂更为重要,这些东帝汶领导人要求国民“宽容和忘记”那些旧时的罪行。

友好政治取得了成效。东帝汶和印尼两国目前关系很好;东帝汶总理古斯芒这位昔日争取独立的游击队领导人甚至同印尼将领维兰托握手言欢。维兰托被控在东帝汶犯有反人类罪。

*暴力受害者的声音*

不过,这项政策并没有令遭受印尼暴行的某些受害者满意,他们中包括多斯.桑托斯,他是利奎村大屠杀的另外一位幸存者。她说,他们为争取独立流了血,领导人因此才得以在首都帝力政府内掌权。她说,如果她知道会出现今天的情况,当初一定会告诉自己的丈夫不要支持独立运动,那样她的丈夫至少还活着,会愉快地生活在一起。

路易.真蒂莱是驻东帝汶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代表。他说,审判反人类罪的司法体系没有起诉海外人员的机制,因此从一开始就存在缺陷。

他说:“目前唯一的希望是,扩大和延伸对有关国际法的解释,有关国际法目前的发展方向,是对反人类罪以及战争罪具有普遍的司法管辖权。这是那些相信司法、阻止最严重犯罪的人士的职责。二战后建立联合国的目标之一就是为了预防这类严重犯罪,但是联合国仍然未能阻止这类罪行的发生。”

目前,东帝汶政府似乎不可能改变政策。大赦国际最近呼吁设立特别法庭,审判东帝汶反人类罪。不过,东帝汶总统、诺贝尔奖得主奥尔塔反对这个建议。

关键词:东帝汶,独立,暴力受害者,绳之以法,印尼,国际政治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