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媒体评中国 (2009年9月10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9月8日发表一篇未署名的评论,题目是“北京打保值球:合约应当是合约”。评论说,“商品保值合约出了差错,于是就产生了争议。在燃料价格高涨的时候,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上海航空公司、以及中国远洋运输公司等中国公司跟一些外国银行达成衍生合约,以保护这些中国公司不受燃料价格继续上升的影响。然而,石油价格下跌,使这些中国公司面临他们的保值合约风险的后果。根据一些计算,按照合约,仅仅是中国的那些航空公司就要偿付大约20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现在这些公司大叫冤枉。据报道,好几个公司致函向他们出售衍生工具的外国银行,表示那些合约可能‘无效,作废,或不能执行’。更糟的是,中国政府也参加进来。负责监督这些公司的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本星期一在其网站上贴出声明,表示北京可能会支持提出诉讼,以便使这些合约宣告无效。”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中国以前也玩过这一套,在过去的10年里好几次逼迫外国银行撤回那些变得不利于某家中国公司的衍生工具合同。在那些案例中,中国的公司或中国政府要么说有关的中国公司签署这些合同是属于非法投机,或者说中国的公司不懂得他们所承担的合约风险,甚至说代表这些中国公司签署合约的那些人没有得到签约授权。不过这一次的合约是人人都明白的燃料价格保值问题,这些说法就用不上了。”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政策制定者或许以为,政府在这种案件中有很多牌可打。在某些方面政府确实是有很多牌。虽然衍生工具合约从法律上说很难甩开,因为这些合约可以通过在香港、新加坡或英国的法庭执行,但有关的外国银行很难根据法庭判决收取赔偿,除非它们愿意在英国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或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扣押中国航空公司的飞机。这些银行也很不愿意去做这种事情。北京的管理部门可以决定外国银行是否可以得到各种各样的经商许可,而中国国有企业又是银行的一些最大的顾客。既然中国公司的目标可能只是重新谈判合约而不是取消合约,政策制定者和公司主管或许会认为,外国公司愿意为继续在中国做买卖而付出这种代价。”

但是,华尔街日报的评论继续说,“玩这套强硬手腕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保值合约的谈判和执行是一种风险管理工具,很多中国公司离不开这样的风险管理工具。这种工具发挥作用,有赖于信誉,也就是合约双方可以相信对方会履行己方的合约义务。有报道说,在跟中国公司签署类似于上述的产生争议的衍生工具合约的时候,现在已经有外国银行要求得到更高的附属担保,以补偿中国方面的信誉丧失。这是一种额外的商业成本,而其他航空公司,如香港的国泰航空,或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在自己签署的衍生合约变得不利于自己的时候依然坚持合约,就不必偿付这种额外的商业成本。”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这一事件将让外国投资者思索中国在通向商业法治的道路上究竟站在哪一边。在力拓公司驻中国的主管因矿石价格纠纷而被逮捕之后,外国公司已经在思索,假如跟中国公司进行合约谈判没谈好,它们的雇员是否会有人身安全问题。现在看来,外国公司仅仅是因为在常见的衍生工具交易中处于中国不高兴的一方,就要蒙受金融损失。”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最后说,“北京需要澄清合约是否是合约,而且要尽快。近来有关中国政府可能准许甚至鼓励有关的中国公司对变得不利于自己的衍生合约提出法律诉讼的说法是向跟中国做生意的外国公司和外国发出的一个不妙的信号。”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970203440104574400390175833498.html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