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企业与政治捐款问题简析


竞选是美国政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使竞选远离金钱和丑闻的困扰也是人们极为关注的议题。最近,美国最高法院开始考虑是否允许大公司对选举提供捐助和财政支持。这一可能性立刻引起轩然大波,人们担心财大气粗的跨国公司可能通过政治献金来影响选举的走向。

自1947年开始,任何组织或企业向来被禁止向联邦政府的竞选活动捐款,另外早在1907年,企业就已经被严令不得涉入选举政治。

道格.肯达尔是华盛顿宪法权威研究中心的主任,他介绍了美国宪法对于企业涉足政治选举的规定:“对于公司和企业向选举活动的金钱捐助,100多年来宪法从来都是加以严格限制。美国1789建国以来,相对于公民个人来说,企业在宪法中的定位非常特别。”

一直以来,最高法院不断地提升标准,限制企业和公司在选举上的花费和资助,这一限制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精神保持了高度的一致。肯达尔说:“企业对于竞选活动或者美国政治的金钱影响受到严格限制,假设有朝一日这些限制标准被降低,或者从根本上被最高法院取消,美国整个政治生态将会发生根本性变化。”

企业影响选举的闸门一开,税收政策、企业的政府补助,市场的游戏规则,以及其他和企业利益息息相关的政策法规都将面临巨大挑战。一旦议会选举有了企业资助的背景,很难想象会有多少议员敢于在大公司利益损害到普通选民的时候挺身而出,或者提出有违赞助商利益的法案。

克雷格.霍尔曼是公民权益协会国会研究方面的专家,他认为美国宪法对于公司的定义很清楚。他说:“这是一个已经长达百年的传统,公司或者企业在美国宪法中不被看作是个人。”

个人享有的言论自由权利,在霍尔曼教授看来,并没有在宪法中被赋予公司企业。但是,布鲁克林大学法学院的格拉教授却认为,企业实际不应该被排除在外:“我赞成让所有的个人,或者组织,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包括公司和企业,这是符合宪法第一修正案精神的。”

格拉教授还认为,公司的言论自由权其实一直以来都受到宪法的保障:“在美国宪法中,企业公司其实已经被赋予了言论自由的权利,这已有百年的历史。包括新闻、媒体等单位都属于这个行列,任何其他的公司也一样,都有言论自由权,或者是利用组织资源来对政策相关的内容表达意见和施加影响的权利。”

面对很多涉及宪法基本精神的决议,最高法院向来持谨慎态度,如果能以更简化的方式解决,就不会轻易推翻以往的判例和持续几十年之久的联邦或者州法律。

肯达尔教授分析说:“从过去几年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企业和公司的行为必须受到政府的监督和调控,必须有相关的规定让政府制约企业的一些行为,过去几年来,正是由于政府对很多金融企业行为的失察,才导致很多借贷的问题出现,最后引起了全球的金融危机。”

但是,华盛顿宪法权威研究中心主任肯达尔认为,最高法院的天秤似乎正在朝开放公司的政治献金倾斜:“由于多数大法官的保守倾向,很有可能最后最高法院会通过决议,降低对企业政治献金的限制标准。”


关键词:企业,献金,政治生态,宪法,限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