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公司政治献金限制与美国两党政治


最近,美国最高法院关于是否开放公司涉入选举筹款的争议引人注目,因为这个问题涉及美国宪法对于企业进行政治捐款的限制。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项宪法条款现在受到挑战?这场争议的前景又如何呢?

在美国,保守派的政治往往和大公司、大企业的利益息息相关,是否允许大公司在选举中运用金钱,直接关系到美国两党政治的平衡。

克雷格.霍尔曼是一名公民权益专家。他认为最高法院的辩论中存在党派政治的色彩。

他说:“布什总统下台之前,任命了两位立场非常保守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他们所做的事情将从根本上改变宪法的意义和精神。他们认为要重新评估已经确立百年的公司企业在政治活动中的影响,这完全是一种过度反应。”

霍尔曼分析说,保守派和大公司财团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公司献金在政治活动中的存在可能会极大程度地倾向于保守派的利益,具体来说,就是共和党的利益,如果允许公司献金成为可能的话,最大的得益者将是美国的保守派。”

霍尔曼教授还认为,最高法院选择在这个时候审议这个议题,其实是针对奥巴马政府:“我怀疑这是对去年奥巴马当选、以及民主党占多数的国会的一种反应,共和党人希望找到重要的选举资金来源,以图在今后的选举中卷土重来,这就是争议背后的动机。”

反对和支持开放企业政治献金的人都从对宪法的阐释着手,为自己的立场寻找依据。霍尔曼争辩说:“我希望强调的一个明显事实是,公司企业不是个人,他们是一种社会组织,他们是在运用他人的资金进行运作,支持或反对某个政治候选人,所以按照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精神,他们不应该被赋予所谓言论自由的权利。"

但布鲁克林法学院的乔伊.格拉教授对宪法和最高法院决定的理解不同。他说:“在美国的50个州中,其实大约已经有一半的州允许企业或组织参与政治选举,其中也包括工会,现在看来也不见得有任何的负面结果产生。"

在格拉教授看来,企业言论自由权的确立并不预示着哪个党派一定会得到好处:“我不认为确立企业言论自由权就一定等于是共和党的胜利。在最高法院的讨论中,一位法官甚至指出,如果企业能够把钱花在政治选举上,可能反而对于所有政党都是个问题。”

格拉教授还认为,民主党也有可能从相关的宪法修正中得到好处:“其实工会的权利也被限制了,如果下一步工会也能参与资助选举活动的话,那倒很有可能帮助到民主党的竞选。”

究竟是两党政治的操弄结果,还是为进一步推动美国大众民主参与而做的改革, 相信即使在最高法院做出最终裁决之后,有关政治献金的争论也还会持续下去。


关键词:政治献金,两党政治,修改宪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