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华盛顿州11人死于协助自杀


华盛顿州11名临终病患根据该州《尊严死法》在接受致死药物后死亡,从而使华盛顿州成为继俄勒冈之后全美第二个允许医生为临终病患提供致死药物的州。

华盛顿州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根据该州今年3月生效的《尊严死法》,28名病患接受了结束生命的药物,其中11人在服用药物后死亡。另外5人虽然接受了药物,但没有服用就自然死亡了。俄勒冈州的《尊严死法》是经过选民投票通过的,它允许心智健全的临终病患服用医生开的药,导致或加速自己的死亡,当然病患必须在满足一定的条件才能这么做。

华盛顿州“同情和选择”组织执行主任罗布·米勒(Rob Miller)说,该结果和他们的预期大体一致:“只有极少数人希望有这样的选择。我们认为,这个程序是安全的,合法的,而且是罕见的,希望采取这个作法的人只占华盛顿州2008年所有死亡人数的不到百分之零点一。”

但是,“真正同情倡议者”组织的主席艾琳·盖勒( Eileen Geller)指出,任何由医生协助病人自杀的行为都是一个悲剧。她说,帮助病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关心他们,而不是结束他们的生命。

盖勒说:“帮助病人最好的办法是关心他们,确保他们在医疗保健方面得到最佳的服务,无论是止痛治疗,还是控制病状,或是临终护理。最佳的办法就是使护理人员或家人在照顾病人时得到足够的帮助。作为社会,我们绝不能为了遏制悲伤、忧郁症或病痛,而采取结束病人生命的作法。我们应该做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结束病人的生命。”

目前,除了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外,美国没有任何其它州通过“尊严死法”,让只有6个月以下存活期心智健全的成年人接受结束生命的药物。不过,最近,蒙大拿最高法院正在审理一起案子,以决定协助自杀的作法在该州是否合法。

蒙大拿州民主党众议员朱莉·弗伦奇从事医疗保健工作23年期间,接触了很多老年人、残疾人和没有医疗保险的人。她最担心的问题是,一旦法庭作出允许协助自杀的判决,就会使这些人处于不利地位,因为他们得不到与年轻人、有医疗保险的人或者有钱人同等的机会来支付治疗费用。

弗伦奇说:“我们住在一个偏僻的社区,医院规模非常小,不具备大城市的那种医疗保健和治疗手段。如果我是一个老年人、残疾人或没有钱的人,医生会给我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呢?我担心,一旦这样的人患病,而且病痛缠身,医生就会自动为他们提供协助自杀,保险公司也会不给予止痛治疗,而是为了省钱劝说病患选择协助自杀。”

全美残疾人组织“还没死呢”的组织者、蒙大拿大学研究人员鲍伯·利斯顿因车祸而靠轮椅生活了40年。他谈了自己作为残疾人而担心的问题:“蒙大拿至今没有把工作重点放在为人,特别是老年人和残疾人,提供支持和服务,让他们有尊严地活着上面,就更不用说让他们有尊严地死亡了。我认为,我们应该把重点更多放在确保人们活着时过一个有尊严和有质量的生活上面。”


关键词:协助自杀,尊严死法,华盛顿州,俄勒冈州,蒙大拿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