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波士顿为无家可归老人提供住所


美国政府最近向国会提出的一项住房报告显示,在无家可归者收容所栖身的老年人有所增加。波士顿市目前推行的一项计划希望扭转这种趋势。

今年66岁的爱斯特拉·莫里斯在这个一间卧房的公寓里已经住了快7年了,但用钥匙开门还是让她感到愉快:

“我可以把钥匙留在门上,走进房里。如果我想把鞋子丢到床底下,我就把它们丢到床底下。如果我想只穿内衣在屋里走来走去,没问题。”

莫里斯还记得无家可归的日子:“你担心晚上在哪儿睡觉,在哪儿吃饭,有什么吃的。要变成无家可归非常容易,比如家里什么人出了意外,或者你丢了工作。不论你存了多少钱,没多久就会花个精光。然后你就无家可归了。”

莫里斯的公寓是波士顿市一家非营利机构“赫思”管理的136套公寓中的一套。这个机构的目标是为波士顿无家可归的老人找到永久性住所。

它的总裁兼执行长马克·欣德利说:“在所有无家可归者中,50岁以上人占三分之一左右。全国的情况大抵都是这样。我们想,在波士顿,50岁以上的无家可归者大约有1,200人。”

“赫思”自1991年创立以来,已经为1,400名无家可归的老年人提供了住所。它还管理着七栋住宅,条件和美国其他地区提供给老年人的设施相似。

他们有社交活动,例如每月一次的生日派对、舞会和餐会等。此外,住户们还享有日常生活上的照顾。

欣德利说:“我们为每栋楼安排一名护士和一名社工。另外,我们对有需要的住户提供个别的照顾。”

百分之86的“赫思”住户,不是残障,就是有健康问题。这通常就是他们曾经陷入无家可归境地的原因。

“赫思”总裁欣德利说:“我们曾经有一名住户是患了癌症前来波士顿就医的,他知道他的癌症是末期了。他以为那个癌症研究项目会安排他住院。结果没有如愿。最后,他变成无家可归,住进了收容所。”

那位住户就是82岁的彼得·费尔普斯。他说:“我只带了几件衣服,来到波士顿。反正我要死了,不需要那么多衣服,也不需要汽车什么的。我把所有的东西都送掉。谁拿着有用,我就送给谁。”

费尔普斯的肺癌治好了。他归功于他的医生和波士顿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但是,他说,是“赫思”让他获得了新生,让他重拾旧爱,进行艺术创作:“赫思帮助我获得一套公寓,我又能作画了。我把起居室改成了画室。我现在是一个快乐的人了。”

费尔普斯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两年。他是一名多产的艺术家。每星期花40小时画画。不过他没有靠这些画赚到一分钱。

他说:“来到波士顿后,我一幅画也没卖,都送人了。”

费尔普斯已经捐出了100多幅画给“赫思”。他会出售一些画,为“赫思”筹款,使更多的人能像他一样,在金色的晚年,有一个永久的家。


关键词:老年人,无家可归,永久住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