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经济60年(4):未来30年更具挑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即将60年。期间经历了风风雨雨,历史巨变,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社会主义国家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新兴经济体,挤身于世界三强之列。对中国的动荡和变化,转型和成就进行回顾,并对其中的经验和教训进行剖析,希望有助于丰富人们对我们所处的时代的了解。

*未来30年更具挑战*

中国人民共和国从前30年的混乱中走出,在后30年中实现了经济腾飞,成为世界强国。现在人们更关心的是今后30年,中国是否能够继续高速经济发展,最终实现中华民族再现辉煌的百年梦想。

*政治改革成为发展瓶颈*

许多的经济学家在分析中国今后的发展前景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认为,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模式已经大体走到了尽头,未来要持续发展必须要有新的路子。这有两个层面的问题。

首先是政治层面。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强势政府虽然在中国经济崛起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伴随而来的贪污腐败、经济垄断、扭曲竞争等副作用已经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了。茅于轼音说:

“(新路子)最重要的是取消特权,保障人权。这个在中国是最缺乏的。自由经济的前提是人人平等。有了特权就没有人权。国有经济就是特权经济,它不让人们进入,是垄断的。”

茅于轼认为,特权经济正在严重妨碍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而特权经济的背后就是一党专制。强势政府在过去30年中做了很多好事,但它的副作用也越来越明显,急待政治改革。

*鲍泰利:最高权力属性要解决,否则稳定没有保障*

经济学家关注政治问题不只是茅于轼一个人。美国专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中国经济专家鲍泰利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他研究中国经济到头来不得不落在政治上面。鲍泰利说,中国的个人经济自由在扩大,但是政治上的一党专制却看不出任何变化的迹象。中国继续发展将把这两者之间的冲突推高到无法相容的程度。鲍泰利说:

“宪法说,中国的最高权力来自人大。但人人都知道实际情况不是这样,最高权力来自共产党。只要共产党置身于法律之上,没有人能够起诉共产党,一党专制的状况就难以改变。这是中国目前唯一根本性的挑战。”

鲍泰利表示,只要这个问题不解决,国家的稳定就没有保证。

*持续发展需要二次经济转型*

在经济层面,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威胁是现存的经济发展结构。曾经长期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从事中国和亚太地区经济研究的美国经济学家斯蒂芬·达纳韦指出,中国的崛起靠的是出口和投资。但是,现在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非常庞大,要继续依赖出口是不行的。达纳韦对说:

“我认为,要按照现在的模式,中国不能再保持30年的高速增长。当你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种增长模式就不再起作用了。这是因为你在世界贸易中份量太重,进一步扩大非常困难。我认为,中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达纳韦表示,出口遇到瓶颈,政府就会加大支持力度,增加投资。这只能会加剧恶性循环。他认为,中国的出路在于经济转型。30年前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取得了长期的高速发展。现在中国需要从出口和投资驱动型经济转向内需推动型。这个转型的完成可能会把中国引上一条持续增长的轨道。

*纳瓦罗:出口模式将招致中国战争*

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经济学教授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w)赞同达纳韦的观点,但同时还指出,中国经济再次转型迫在眉睫,如不抓紧,有可能引起中国跟美国、欧盟和世界其它经济区的贸易关系急剧恶化,引发一场经贸战。《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一书的作者纳瓦罗说:

“中国从共产主义转向经济大国的过程中的表现不错。但问题是,在半路上,中国失去了方向,采取了以邻为壑的(重商主义)模式。这个模式对欧洲不利,对美国不利,最终也会对中国自己不利。中国当局应当认识到这一点,如果继续走这条路,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李成:中国还在演变过程之中*

美国华裔政治学者、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李成认为,中国模式还没有最后定型,一切都在演变之中,前面的挑战还很多、很严峻。李成说:

“中国模式在未来面临自己本身的一些挑战。关键是看它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处理中国国内社会的稳定,价值观念的重建,如何处理地方矛盾和种族矛盾。许多方面都面临考验。”

关键词:中国,建国,60年,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