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北韩政府向俄罗斯输出劳工赚美元


北韩政府向俄罗斯输出劳工赚美元

北韩政府向俄罗斯输出劳工赚美元

<!-- IMAGE -->

国际社会正在对试图发展核武器的北韩加紧经济制裁。为了摆脱困境,平壤当局急于得到硬通货。对北韩政权来说,要想得到外汇的途径不多,选择之一是依赖本国的劳务输出。美国之音韩语部记者全永栾最近到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采访,为了保护接受采访的北韩工人,报导中使用了假名。

在俄罗斯太平洋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几个身材瘦小的亚洲男子正在一座盖到一半的公寓大楼周围忙碌着,试着搬走一根金属横梁。他们是北韩人,政府派他们到俄罗斯是为国家赚取急需的外汇。

金东哲来自北韩第二大城市咸兴。他炫耀说,在俄罗斯建筑市场上,北韩工人的技术最高,这个市场也有很多中亚和越南的工人。

据估计符拉迪沃斯托克有5000名北韩工人,他们有着不同的身世,有些过去还当过医生。金舜南在北韩军队服过役。

他说:“我以前在部队干,根本没有在建筑工地干活的技术。我到这里时是从头学起。一个很年轻的人教我,他总是对我说葬话,骂我。”

*了解资本主义文明*

尽管北韩人在外国生活和工作要承受很大压力,但他们还是慢慢了解了资本主义文明。

韩中禄解释了其中的原因。

他说:“在国内就是我想赚钱也不可能。可是在这儿,只要我肯吃苦,赚到的钱可以是国内的十几倍。”

首尔延世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崔中建告诉美国之音,挣钱只是这些北韩工人背井离乡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可以借此提高在北韩的社会地位。

“如果他们能给国家赚到钱,就具备了一定的在自己所属的社会阶层提高自己经济和政治地位的能力。”

*防范经济自由化影响*

北韩是世界上最孤立、最专制的国家之一。北韩在1990年代中期遭受大饥荒,很多人活活饿死,在随后的有几年中,政府允许开放私人农贸市场。不过北韩政府在2005年收紧了这项政策。

平壤当局把大量资金用于发展武器项目,而没有用在公共服务项目上。北韩政府还把许多国际开发机构驱逐出去,只留下少数几个食品援助机构,它们大都来自中国和韩国。此举让北韩人免于饿死,但是北韩人还是不能摆脱营养不良和体弱多病的问题。

平壤想从在开城工业区开厂的韩国企业那里赚取外汇,这些韩国企业雇用的都是北韩人。但是开放边界贸易难免受到外部政治影响。所以北韩政府感到,为了防范经济自由化带来的影响,更好的办法是向国外输出劳工。

崔中建教授说:“他们不仅要考虑经济繁荣,还必须要考虑所谓的地区安全问题。也就是说,对他们的地区安全会有什么影响。”

<!-- IMAGE -->

*赚取硬通货*

北韩不公布重要的经济数据,不过劳务输出被认为是平壤当局获取硬通货的一条重要途径。

首尔的韩国国际经济政策研究所在2007年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平壤每年从劳务输出中至少赚到4千万到6千万美元。除了俄罗斯,这个研究所还对在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卡塔尔、孟加拉国、中国和蒙古的北韩工人进行跟踪调查。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每个北韩工人都要按规定每个月向平壤政府缴付大约800美元。

金舜南说,他要加班加点干活,才能保证能多少给自己留下点儿钱。

“如果我们自己想要攒一些钱,就必须在星期天和假日也要干活。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多赚钱。北韩人必须从早上8点开始干活,一直到晚上10点才收工。”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干活的北韩人通常得到的是5年签证,不过,为了多赚钱许多人都要延期。他们晚上在集体宿舍住宿,为工作而奔波,除了在建筑工地干活之外,他们还到当地俄罗斯人的家里另外找活干。

*为家人作出牺牲*

金哲雄是一名电焊工。他说,他之所以甘愿背井离乡到俄罗斯打工,就是希望等回到在平壤的家时,他的儿子能有更多的机会,比如有机会拥有电脑,没有多少北韩人可以有这样的机会。

“电脑里的影视画面能够提高孩子的智力开发,不过,我还没有那么多钱买电脑。等我结束在俄罗斯的工作回到家,我就会有好多钱。我就能给儿子买价格高的东西了。如果他想从事音乐工作,我就有能力给他买小提琴或者吉他。”

金哲雄说,尽管他有手艺,也要认真对待这份工作。金哲雄说,由于经济危机,俄罗斯建筑业的就业机会也在萎缩。最近刚到俄罗斯的中亚人给北韩人构成比较大的竞争压力,他们跟北韩人一样也渴望赚到美元。

关键词:北韩,输出劳工,符拉迪沃斯托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