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经济60年(8):中国的经济模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将快六十年了。期间经历了风风雨雨,历史巨变,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社会主义国家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新兴经济体,挤身于世界三强之列。我们财经纵横节目在60周年到来之际,组织撰写了一个系列报道,对中国的动荡和变化,转型和成就进行回顾,并对其中的经验和教训进行剖析,希望有助于丰富人们对我们所处的时代的了解。今天播送美国之音记者杜林撰写的第八部分 “中国的经济模式”。

中国过去三十年的经济发展造就了一个看似独特的经济模式,或者说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人用“北京共识”来形容这种模式的参照意义,也有人指出,这种模式无法持续,因为改革并不彻底,没有摆脱计划经济的束缚。

这种经济模式是否是资本主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多大程度上还属于社会主义的界定范畴?讨论中国经济模式时,人们容易想到体制的变迁,认为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

*集权指令动员资源,市场经济缔造繁荣*

美国传统基金会中国经济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中国经济模式与体制无关,因为模式和社会制度可以兼容。中国经济腾飞实际经历了从指令经济(Command Economy,即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现在又摆脱市场经济,向指令经济靠拢。而真正创造中国经济奇迹的,是市场经济。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发展模式并不十分独特。

史剑道说:“那些让中国走向市场经济的改革,让中国的发展获得成功;加入世贸组织,让中国成为世界强国;脱离市场经济,让中国面临苏联道路的风险,这就是能够控制资本和产业,但技术停滞、效率低下、环境退化。所以说,中国的实力来自市场经济改革,中国的弱点来自坚持苏联的发展道路,当然,苏联解体了。”

*不同体制兼容,国家主导的独特市场经济模式*

美国欧亚集团首席中国经济专家康索那利(Nicholas Consonery)认为,中国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混合型的市场经济,政府继续控制资本密集产业,国有企业创造巨大财富,但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愈发重要,创造了75%的城市就业,中国政府也强调扶植私营和中小企业。

康索那利说,中国市场经济既不同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又不同与波兰等前社会主义国家的现代化道路,同北韩、越南等发展模式也不相同。中国模式别具一格,在新兴市场国家中是最成功的。

康索那利说:“我会强调,市场经济没有线性定义。但是我要说,市场力量肯定在中国发挥作
用。如果你审视经济模型,我认为,未来会有更多的国家试图模仿中国的道路。”

*三十年的摸索*

前《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市公司研究中心华东办事处主任王瑶(Sunny Wang)也说,中国依然是社会主义。中国在市场化同时,并没有放弃公有制主体,国家经济控制力量和政府管理职能还起主导作用。她认为,中国道路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主导型市场经济模式”,不同于一般市场经济,是三十年摸索的结果。

王瑶说:“这条路是我们自己摸着石头摸过来的,而且事实证明我们成功了,那么对于其他类似于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肯定有启示作用。”

*“北京共识”缺乏共识,中国模式难以为继*

美国《时代周刊》前资深编辑乔舒亚·库珀·雷默(Joshua Cooper Ramo)2004年在英国发表论文,最早提出“北京共识”说法,与“华盛顿共识”相对应,认为国家发展应符合自身需求,中国经济模式为自由市场经济模式提供了不同的选择。

美国传统基金会中国经济专家史剑道认为,北韩如果参照北京模式,可以取得成功,就像越南一样,但大多数国家都无法参照北京模式,而且中国本身也无法再延续自己的模式,因为资源开发与就业扩张阶段已经结束,如果不提高效率,经济发展肯定放缓。因此,“北京共识”缺乏共识。

史剑道说:“我的确认为,有其他国家可以效仿中国,但我不认为存在“北京共识”,因为中国都无法延续过去的模式,需要向另外的阶段发展。”

*中国模式没有定型*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研究主任李成认为,中国模式还没有最后定型,一切都在演变之中,前面的挑战还很多、很严峻。

李成说:“在未来中国模型会面临他自己本身的一些挑战,关键就是看他在进行经济改革,我们讲已经非常成功了,政治改革现在还在酝酿过程。现在发现问题是怎么处理中国自身出现的社会稳定、尤其是价值观念的重建,怎么来处理中国的地方矛盾和民族矛盾。中国模型有很多方面需要得到进一步的考验。”

关键词:经济模式,“北京共识”,中国模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