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建造秘密“农场帝国”


<!-- IMAGE -->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说,他2000年发动的进展迅速的土地改革项目是为了把土地归还给没有土地的黑人,每一个人应该拥有而且只拥有一个农场。但是美国之音发现,穆加贝本人已经得到了原来由白人农场主拥有的五个农场,他的夫人也拥有了六个农场。美国之音采访了在这些农场中工作的一些工人,他们中有人已经在那里工作了几十年。

穆加贝总统的地产在哈拉雷东北30英里的达温戴尔地区,这里靠近他在部落里的家。农场靠近大型国有的罗伯森湖,通常又叫作达温戴尔大坝,可以为他不加限制地提供湖水灌溉农田。

这片4000公顷的地产由六个农场组成,其中一个叫海菲尔德,穆加贝九年前以正常的商业交易形式购得。这些农场的工人、原农场主和邻近的农场主对美国之音说,2000年到2002年间,一群解放战争中的老兵最初强迫剩下的五个农场中的多数白人农场主离开农场。

农场的工人们说,在那之后,农场的运营就由当时政府的农村农业发展局接管。他们说,2006年,这些地产被穆加贝的一个名叫“古山沟”的公司买走,成为穆加贝的财产。

美国之音看到的记录显示,穆加贝在哈拉雷注册有三家公司--古山沟投资公司、古山沟证券公司以及古山沟建筑公司。

参与最初农场易主的老兵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很高兴离开这些农场,为穆加贝总统让路,因为是他把他们从白人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他是他们的英雄。这些老兵现在住在相邻的农场中,他们说,他们勉强种些粮食,因为他们近些年来从政府那里得到的种子和其他供应都很少。

*快速土地改革项目充满暴力混乱*

穆加贝总统2000年发动的所谓快速土地改革项目一直都是在混乱中进行,经常伴有穆加贝的武装支持者对农场的暴力占领。一些农场主被杀害,另外许多人都和自己农场的雇员一起受了重伤。大多数工人都在最初的武装入侵以后逃离了农场,因为他们被指责是对已经离去的白人农场主愚忠,或被指责和反对党民主变革运动有牵连。

在土改中,所有原来被拥有的农场,白人拥有的偏远的土地,包括野生动物保护区,都被国有化了。这些土地都没有登记。个人和群体目前占有并耕作的土地的原来的主人都已经被赶走了,这些个人和群体依靠前民盟政府的土地部长迪戴默斯.穆塔萨签字的所谓授权书,获得占有这些土地的权力。有关确认穆加贝夫妇是否拥有土地授权书的努力至今还没有得到结果。

*原来白人农场主未获任何补偿*

穆加贝所占有的农场原来的主人目前多数都居住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他们说,他们对土地做了根本的改良,为农场置办了设备,但他们至今都没有因此得到任何补偿,尽管根据津巴布韦土地法,他们失去的地产应该得到补偿。穆加贝说,英国这个前殖民宗主国必须为2000年以来失去土地的白人提供赔偿。

自从2000年的土改项目以来,已经有4000多名白人农场主被扫地出门,穆加贝声明,土地改革是为了没有土地的农民提供小农场。2003年穆加贝说,为想要从事商业性种植的津巴布韦黑人提供的大农场应该限制在400公顷以内,任何个人都不得拥有一个以上的农场。

穆加贝所在的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党的很多领导人都不理会这个规定,为自己谋得不止一处农场。现在才清楚,穆加贝也是这样做的。和很多从白人那里没收来的土地不同,穆加贝的农场土地肥沃多产,而且拥有新式农机具。

*工人们更愿为白人农场主打工*

工人们表示,他们更愿意为原先的白人农场主工作,因为在取得好收成之后,他们会得到额外的奖金,能够借钱,他们和他们过去的雇主之间的交流也比他们和穆加贝之间的多。据工人们说,穆加贝大约每三个月才来一次自己的农场。

穆加贝夫人夺得的农场当中,最好的一座是古顺戈乳制品农场,这座农场以前被称为“福约尔农场”。这座农场位于首都哈拉雷以北大约30公里的马佐韦。这座农场从之前的主人手中夺过来的时候是津巴布韦最大的乳制品生产企业,每年出产650多万升的乳品。

国家控制的先驱报报导说,这座农场已经安装了昂贵的新设备。农场的工人们以及穆加贝夫人的一些客户表示,这座农场现在的产量是每年大约1百万升。

直到本周之前,绝大部分农场出产的牛奶都被卖给了雀巢津巴布韦公司。雀巢公司现在表示,已经停止从古顺戈乳制品农场收购乳品,因为雀巢公司和穆加贝夫人之间的贸易往来已经招致国际社会的愤怒,一些组织甚至威胁说要抵制雀巢的产品。

*高官拥有土地农场妨碍土地审计*

津巴布韦团结和平基金会的布莱恩.拉夫特普洛斯告诉美国之音说,得知穆加贝拥有土地农场的消息让他感到吃惊。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茨万吉拉伊总理一直无法让官员们拿出一份津巴布韦所有土地审计报告的原因。而这是所谓的全球政治协定所要求的,这份协定使得现任津巴布韦联合政府得以产生。他说:“我认为这很明显妨碍了土地审计工作,因为一份准确的土地审计报告将揭露出津巴布韦大量土地持有和土地拥有模式的消息。”

*军方和政治上层把持的军事农业综合体*

拉夫特普洛斯指出,穆加贝获得的这些土地财产是他周围一些显赫人物迅速积聚土地财产的进一步证据。他说,看来正在出现一个由控制国家和经济关键部门的军方和政治上层人物把持的军事农业综合体。他说:“但是当然这也意味着这个现在积聚了如此大量财富的新的组织也担心失去这些土地的可能性,或者至少担心让这些消息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还担心民主进程,因为民主进程将开启有关这类议题的辩论。”

拉夫特普洛斯表示,对于充分贯彻实施政治协定来说,穆加贝拥有土地是一个非常真实的缺陷。穆加贝和他的妻子、以及津巴布韦农业部长约瑟夫.马德都没有对是否用公家的钱为津巴布韦第一家庭购买农机具以及经营农场这个问题做出答复。

津巴布韦土地纷争引发了津巴布韦史无前例的经济滑坡。津巴布韦从事商业种植的农场主过去生产了津巴布韦40%的出口产品。

关键词:津巴布韦,农场,穆加贝,白人农场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