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450亿能买到多少“话语权”


现在是《对比新闻》时间。1月13号,香港《南华早报》报导说,“中国中央政府准备耗资450亿元人民币,推动它的主要媒体机构向国际扩张,以改善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我们现在来比较一下中外媒体的有关报导。

*言论将比凤凰卫视自由?*

《南华早报》的报导说:“新华社计划开办一个立足亚洲的电视台,24小时向国际观众播报世界新闻,......像卡塔尔的半岛电视网那样‘有影响力和权威’。”“在时政报导方面,将比凤凰卫视有更多来自中央的言论自由。”“《人民日报》下属的以民族主义论调闻名的《环球时报》,已经决定在今年5月出版英文版。”

3个星期以后的2月3号,新华社属下的《国际先驱导报》以《推动国家媒体扩张,改善中国国际形象》为题,转述《南华早报》的报导,证实了这则新闻。报导说:“国家有关部门日前已经全面启动国家公关战略。香港《南华早报》1月13日则揭开了中国国家公关战略的一角。”

报导说:“中国人民大学公共传播研究所副所长胡百精分析说:‘中国已经清晰地认识到,谁的话语越强势,谁就能在特定议题上占据上风。中国国家公关要竞夺和建构的,正是国际话语权。’”

*意识形态总管大谈话语权*

中国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光明日报》去年12月23号刊登的一篇讲话中也使用了“话语权”这个中国近几年超时髦的词汇。李长春说:“在国内外重大突发事件的报导中,争取第一时间发出我们的声音、传播我们的观点,赢得话语权、掌握主动权。”

无独有偶,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刘云山在《求是》杂志1月3号刊登的一篇文章也使用了十分相似的说法。刘云山说:“进一步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掌握话语权、赢得主动权。

不仅如此,这两位中共宣传大员的两篇讲话中还有一段话一模一样。这段话是:“当今时代,谁的传播手段先进、传播能力强大,谁的思想文化和价值观念就能更广泛地流传,谁就能更有力地影响世界。”

尽管我们并不清楚李长春和刘云山是谁抄袭了谁,但是至少可以证明,中共高层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高度一致,正如刘云山的文章所说:“新闻舆论的竞争说到底是话语权的争夺。”

*不满西方媒体 重金分庭抗礼*

对此,西方媒体表示理解。加拿大《明星报》1月14号报导说:“北京常常感到西方媒体在国外歪曲中国的形象。”

路透社1月13号的报导说:“共产党官员觉得他们的国家受到西方媒体负面报导的围攻,希望在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身上大把花钱会给这些媒体以及他们的国际新闻报导在海外赢得更大的认可度和信誉。”

《纽约时报》1月15号报导说:“一些中国问题专家说,北京对自己的海外形象特别担忧,对主要西方新闻媒体对中国的描述非常不满。在海外扩张,建立能够在美国、欧洲和世界上其它地区广播的24小时电视新闻台可能有助于对抗西方媒体描述的中国形象。”

*将内外并重 欲覆盖全球*

至于如何达到目标,据《光明日报》去年12月23号报导,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说:

“努力把中央电视台等中央重点媒体打造成具有世界影响的国际一流媒体,形成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国际地位相称的国内国际传播能力”。“加强外语国际频道建设,拓展与外国主要电视机构的合作,大力推动电视节目海外落地,使我们的图像、声音更广泛地传播到世界各地,进入千家万户。”

《求是》杂志1月3号刊登的中宣部长刘云山的文章说:“要加大投入和支持力度,推动我国主流媒体特别是中央重点媒体提高整体实力,逐步实现由国内发展为主、兼顾国际向国内国际并重发展转变,建设语种多、受众广、信息量大、影响力强、覆盖全球的国际一流媒体。”

中国的智囊机构也献计献策。《国际先驱导报》2月3号刊登中国人民大学公共传播研究所副所长胡百精的文章说:

“我们需要着力建设中国国家形象传播议题库,......包括回应性议题...的详细规划。回应性议题是指对西方长期关注议题的回应方案,比如人权问题、西藏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等七大议题。”

“我们要影响有影响力的人。在每个国家,都会有一些名嘴、名笔,他们是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如果能争取到这些海外“嘴皮子”、“笔杆子”的支持,国家公关就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时,要充分发动‘知华派’海外精英和海外华人,他们既熟悉中国国情,又熟悉海外文化环境,可以成为中国国家公关的得力助手。”

“我们需要更多的姚明、章子怡、成龙和李连杰,要有更多来自中国的全球性艺术家、大学者和文化名人。他们的杰出成就、人格力量和精神气质,最容易为海外公众感知。”

*缺乏自由 安能强大?*

《福布斯》网1月14号刊登的专栏文章说:“这里只有一个问题:中国没有新闻自由。”“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封锁某种题目新闻的传统--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抗议,及时报导‘萨斯’、禽流感和三聚氰胺毒奶粉案。中国通过4万人的网上监督人员对互联网进行检查监控。”

美联社1月13号报导:“中国所有的国内媒体都属于国家所有,仍然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有严格的新闻检查。中国记者由于报导政府腐败而经常受到惩罚,甚至被判刑入狱。”

加拿大《明星报》1月14号报导说:“香港大学的传媒分析人士和教授吕贝卡.麦金农说:

“中国电视媒体过去并没有多少可以与CNN或者半岛电视台等竞争的那种节目范例。’”

“如果像所有中国的报纸、电台和电视台一样,要求新的中国电视台听从共产党中宣部的指示,怎么能够在世界舞台上竞争呢?”“半岛电视台式的中国电视台能够被赋予更大的自由度,以便有信誉地竞争吗?”

*洗脑工具 何来信誉?*

《亚洲时报》1月30号刊登著名评论家林和立的文章。他说:“如果不能满意地解决新闻检查和洗脑的问题,不管有多少钱,中国国营媒体都很难赢得国际上的认同,更不要说帮助北京发展与一个准超级大国相适应的软实力了。”

这种质疑在中国国内也有。今年1月,22位中国年轻学者和律师发出一封公开信:《抵制央视,拒绝洗脑》。路透社1月13号的报导说:“22位青年知识分子发出一封公开信,......谴责中央电视台是给整个国家洗脑的垄断宣传机器。”

新加坡《海峡时报》1月14号报导说:“他们还批评中央电视台实行新闻垄断,不报导社会动荡的新闻,粉饰诸如最近的毒奶粉丑闻等重大事件。”

中央电视台进行了反驳。美联社1月13号报导:“中央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王建宏在一份传真给美联社的长篇答复中说:‘说到宣传,恐怕任何国家都避免不了。就连美国也利用宣传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入侵伊拉克。’”

这位中央电视台高级官员是否在说:“美国都可以利用‘宣传’骗人,我为什么不行?”

*“政治强”的队伍走向世界?*

《光明日报》2008年12月23号报导,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说:“实践证明,我国电视工作者队伍是政治强、业务精、纪律严、作风硬的高素质队伍,......是党和人民完全可以信赖的优秀队伍。”

关键词:中国,媒体,国际形象,新闻自由,中外媒体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