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艾滋病患者在台湾的境况(2) - 2001-07-25


在讲究面子的华人社会,艾滋病往往是人们讳莫如深的疾病。那么台湾异性恋艾滋病患者的情况又如何呢?

*一个艾滋爸爸讲述的故事*

在我抵达台北的当天,各主要书店都出现了一本新书,叫做《希望陪你长大----一个艾滋爸爸的心愿》。这本书的作者是艾滋病患者郑鸿,书名中的�你�指的是他三岁的女儿。尽管我没有赶上新书发布会,但是他答应接受我的采访。下面是记者扬帆同郑鸿的一段对话:

扬帆:�我也是天津人,我也曾在天津外语学院学习过。�

郑鸿:�是吗?那你是我太太的学姐了。�

也许是因为半个老乡的缘故吧,拘谨的郑鸿顿时轻松起来。郑鸿说,1996年2月,他受聘于台湾某集团公司,到天津一家家俱厂担任厂长。这家工厂负责香港和美国等地业务的是一位天津外语学院的女毕业生,由于工作上的频繁接触,两人不久坠入爱河。但是台北的总公司得到消息后希望他们分手。面对这样的压力,两人双双辞职,并开始筹建自己的企业。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公司开始营运,郑鸿的女朋友也有了身孕,两人便决定结婚。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什么呢?

郑鸿:�五年前跟我太太在婚前检查的时候,双双被筛检出来是艾滋病的带原者。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得这个病,其实我们自己也莫名其妙。但是这毕竟是事实,追究怎么得的病对我们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扬帆:�岳父岳母是否埋怨过你?�

郑鸿:�岳父岳母和我们的亲人朋友从来没有排斥过我们,都认为这可能是命运的一种捉弄而已。�

扬帆:�太太也没有对你表现出任何抱怨?�

郑鸿:�这就是我太太伟大的地方,她从来没有任何怨言。�

扬帆:�你在书里写到,中国的民政部门限定你在三天内离开。�

郑鸿:�是的。这时间太短了,但这毕竟是中国的法律所规定的。�

扬帆:�当时你一个人走,心里一定很难受。�

郑鸿:�当然了。非常非常难受,难以形容。�

*法轮功给太太带来最后的藉慰*

郑鸿回到台湾后就积极办理太太的来台手续。和中国政府一样,台湾也禁止艾滋病感染者入境。但是郑鸿并没有把实情告诉有关部门,因此他的太太就带着八个月的生孕顺利地来到他的家乡澎湖。临产前,他们不得不把实情告诉医生。澎湖医院赶紧把他们转往台大医院。所幸的是,孩子的艾滋病毒检查到现在一直是阴性。然而一年多后,夫妻两人同时发病。在台湾,艾滋病被列为重大伤病,因此可以接受免费治疗。但是郑鸿的妻子不是台湾公民,她不能享受免费待遇。在这种情况下,她只得求助于法轮功,以寻求精神上的安慰。 在生命垂危之际,出于对父母和家乡的思念,她回到了天津,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郑鸿:�法轮功夫带给她很多很多的帮助,尤其是在精神上的帮助。基本上,虽然她发病了,但是她没有痛苦。�

扬帆:�她的天津的邻居和朋友知道不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

郑鸿:�据我所知是不知道的。�

扬帆:�我觉得你们决定把女儿留下来确实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行为。�

郑鸿:�多年以后的今天,证明我们所做的是对的。�

郑鸿表示:�《希望陪你长大》这本书完全是为女儿写成的,希望女儿长大后能够从这本书里知道父母的真实故事,同时也希望在他死后热心的读者能够收养他的女儿。�

*我不要胸章我要钱*

大陆新娘感染艾滋病似乎已经成为一个现像。在高雄一家医院的艾滋病房里也住着两位大陆新娘,她们都是由当船员的丈夫感染的。尽管她们按规定不能享受免费治疗,而且也面临被遣返大陆的困境,但是医生护士们还是想方设法帮助她们。台湾有十几所艾滋病专治医院,最著名的要属台湾大学附属医院了。6月26号台大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庆祝该院艾滋病房成立7周年。发现台湾第一例艾滋病患者的庄哲彦教授自然成为庆祝会的主角。

庄哲彦:�第一个病人是在1984年发现的,在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病房。卫生署长那个时候要给我胸章,我说胸章我不要,我要钱,我就要了一千七百万修建了这个病房。�

*在恩典之家遇到小蔡*

除了众多的医务工作者外,还有许许多多默默无闻地为艾滋病患者工作的团体和人士。基督长老教会就是其中之一。基督长老教会爱慈教育基金会执行长邱淑美女士带我去参观该教会为收容艾滋病患者成立的[恩典之家]。为了保护艾滋病患者的权益,她只告诉我[恩典之家]位于台北郊外一个风景宜人的地方。

扬帆:�当时买这所房子花了多少钱?�

邱淑美:�一千一百五十万台币。我们跟银行贷款八百万,剩下的三百五十万是募款来的。募款来的钱除了照顾病人外,还要还银行,所以都满辛苦的。�

走进[恩典之家],工作人员和病人正在吃午饭。桌上摆着三菜一汤:干煎蛙鱼、清炒干薯叶、苦瓜肉片和鸡蛋汤。大家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分不出谁是病人,谁是工作人员。我在这里遇到了这次采访中唯一的一位女性艾滋病患者,她叫小蔡。15年前小蔡从泰国嫁到台湾,她只会说台语,邱淑美自然就成了我们的翻译。

(邱淑美翻译)她的先生喜欢赌博,不去上班,而且还骗她,她就离开家庭,回到泰国。后来和一个泰国人结婚,生了一个女儿。现在泰国的先生和女儿都去世了。但是医生没有告诉她他们的死因,我想是艾滋病,并传染了她。开始她在台湾生的两个孩子和她住在泰国,后来被接回台湾读书。两、三个月后她自己也返回台湾,来到嘉义,和朋友一起开了个泰国餐厅。但是她赚的钱都被泰国的妈妈、姐姐们要走了,她现在身边没有什么钱。她的台湾的先生、公公婆婆都不知道她得的什么病,只是跟他们说她的肺部有问题。我问她为什么不要孩子知道,她说,让孩子知道了会让他们在社会上站不起来。

扬帆:�她现在等于是无家可归了。�

邱淑美:�我告诉她,如果以后身体好了可以到外面工作,要是不好可以继续住在这里,住在这里可以协助做一些事情。�

扬帆:�她的家人都不知道她现在在这里,难道她不想她的孩子吗?�

邱淑美:�她说她会想她的孩子,孩子和先生如果想来看她,希望他们来,可是她还是不会让他们知道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所以可以知道,在台湾,只要是一个艾滋病患者,他们所面临的是亲情的隔离。�

当我走出恩典之家的时候,我在想,如果小蔡的孩子此时此刻见到病入膏肓、体重只有33公斤的母亲时会作何感想?她毕竟是他们的母亲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