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艾滋病患者在台湾的境况(3) - 2001-07-25


专家一致认为,预防艾滋病必须从青少年入手。今天我们继续刊登美国之音记者扬帆从台北发来的报导,在这篇报导中,扬帆采访了两位年轻的艾滋病患者和一些大学生。

*九孔讲述自己的故事*

据台湾卫生署今年3月公布的数字,台湾现在有3千3百35名艾滋病毒的感染者和发病者。尽管比起许多国家来说,这实在算不了什么,然而近两年,台湾每年都增加5百多名艾滋病患者。更令人震惊的是,患者的年龄越来越年轻,20到29岁的患者占了21%。为了了解年轻患者的情况,我来到台湾预防医学学会希望工作坊在台北的[关爱之家],见到了颇有名气的杨姐。

杨姐是[关爱之家]的大家长,[关爱之家]目前收留了12名无家可归的艾滋病患者,其经费主要由私人捐赠。为了弥补经费的不足,杨姐开了这家花店。在这个热热闹闹的大家庭里,我遇到了一个绰号叫做九孔的男孩。九孔今年29岁,生病前是一位厨师。台湾政府规定,餐饮业的工作人员必须定期进行传染病检查,九孔的艾滋病就是在这样的检查中筛检出来。自然,九孔不能继续做他的厨师了,但更令他伤心的是,他被家人抛弃了,成了一名无家可归的孤儿。

九孔:�我爸跟我说,我寄钱给你,你自己去领好了,我不想看到你,因为每次看到你我都觉得很丢脸。他在荣总医院工作,但他规定,不管我怎么生病,绝对不能去荣总。我去找他,他说,我们在捷运站见面好了,你不要走过来。今年过年,我阿姨说,好久没见了。我说,好啊,我到你那边去。她说,你到巷口就好了,我在巷口等你,你不要进来。今天我如果没有地方睡,他们也不会说你可以住我家。我回家过一次,一进去,我们家的人脸色苍白,我就走了。从此没有下落。�

扬帆:�你要是死活你们家会不会知道?� 九孔:�不会知道。我有时深更半夜凌晨两、三点,躺在床上不能动,我能跟谁说?我不敢跟朋友讲。我很可能会死掉,我心里很难过。我打电话给我爸,告诉他我心里很难过,身体不舒服,他说你有没有看医生,我说我爬不起来。他也不会来, 最后还是社工帮助我。� 扬帆:�你今年搬到关爱之家是因为你觉得身体不好吗?� 九孔:�没有了,是被邻居赶出来了。�

*小向的痛苦向谁诉说?*

也许有人会说,在这个礼仪之邦里,当自己的孩子感染上这种被社会认为伤风败俗的疾病后,怎能不感到羞愧?然而那些由于两岸政治而沦为孤儿的命运难道不令人同情吗?

小向:�当初我爸爸假如没有抛弃我们回大陆,我今天不会得这种病。�

这是病人小向,今年还不到25岁。1949年,小向的父亲被迫离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随国民党军队来到台湾。由于两岸长期割据,小向的父亲就和一位台湾女子结了婚。然而他始终怀念着家乡的妻儿,在大陆允许回乡探亲的时候,他重返大陆,和大陆的妻子儿孙们团聚,很少再回台湾。家庭的破裂给小向带来的是什么呢?

小向:�我是一个社会流氓,真的是个社会流氓,打毒品啊、吸毒啊、吃海络因啊,我都做过啊。我爸爸在我13、4岁的时候回大陆,他现在只是一年回来一次。家里当时只有我妈妈一个人工作,姐姐和弟弟还在读书。我跟我妈说,你一个人的薪水要付我们三个人的学费是绝对付不出来的。我就抛弃学业,出来工作。我要是17、8岁再出来的话,我今天不会得这种病。假如我爸爸在台湾把我们好好地养大,我不可能这么年轻就要离开这个世界。我才24、5岁而已。我爸爸上次回来说,既然他也差不多要死了,就让他安乐死吧。台湾没有安乐死,要是有安乐死,我宁愿安乐死啊,因为人活的很痛苦啊!�

*学校教授艾滋病知识的成绩是零*

就在我离开[关爱之家]的时候,我从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说,台湾卫生署公布的一项对高中和职业学校学生性经验的调查显示,有性经验的男、女同学比例分别为13.3%和11%,比16年前增加了三到五倍。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学生中,80%的人承认,他们很少或者根本没有使用过安全措施。难道他们就不怕成为第二个九孔、第二个小向、第二个等等、等等?带着这个问题我来到离[关爱之家]不远的国立台湾大学。

陈厚晰:�我叫陈厚晰,编辑系,大三。我叫洪婉茹,人类系,大一。我是农业推广系的......�

我对这些同学提出了几个问题,第一个是,学校是否对他们进行过预防艾滋病的教育?他们回答说:

学生1:�很差,非常差,零,没有,什么都没有。� 学生2:�我们老师写过艾滋病的专题,他发过文章给我们。� 学生3:�从书本上。� 学生4:�会有一些宣传吧,像政府啊。有关的课也会讨论到。� 学生5:�学校把资料开放给学生,但是不会特别告诉你艾滋病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而是学生自己去查找。� 学生6:�书上有教啊。�

*父母们对艾滋病讳莫如深*

第二个问题是,他们的家长是否对他们进行过预防艾滋病的教育?

学生1:�没有。就我所知,台湾很少有父母会关心这个问题,可能是中国人的传统吧。� 学生2:�我爸爸是医生,所以多多少少会听到一些。� 学生3:�他们不会谈的,艾滋病在台湾好像不是很严重吧。中国人总是不会谈这个吧。� 学生4:�没有。他们只是告诫我不要婚前性行为。他们不认为艾滋病会发生在他们身上,所以不去注意。� 学生5:�不会有父母很明白地跟孩子讲这些事情吧。� 学生6:�父母没有。他们比较反对艾滋病患者,他们认为是因为不正当的行为引起的。我也不敢公开表示不同意见。� 学生7:�没有,因为这种东西他们觉得不是像感冒、麻疹那么容易遇到的,因此不太会跟孩子们提到。� 学生8:�没有,没有特别提过。他们是不赞成婚前性行为,他们应该满相信我的。�

学生9:�没有。他们满保守的。只要我不越局,不做在这个年龄不该做的事情。�

*大学校园里的自动保险套售货机*

两年前,曾经有商家提出在台大校园安置保险套的自动售货机,遭到校方的坚决反对。那么这些学生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学生1:�这个问题有什么可讨论的,讨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很荒谬的事情。不会因此就多了一些性行为,或者少了一些性行为。� 学生2:�台湾在这方面的观念比较倾向于非公开化,私底下怎么做都不要紧,但是都是密而不宣,不讲出来。要想在台湾的大学或者高中提供安全套,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对于一般社会大众和父母而言,男女交往已经是一个不专心课业的行为了,在这之外还要牵涉到这个问题,可能在禁止之列了吧。� 学生3:�如果想发生性行为的人,他们不会因为不容易取得保险套就算了。如果学校里很容易拿到,那还是安全点好。� 学生4:�这没有什么坏处啊,这不是鼓励性行为,而是增长性安全的观念吗。� 学生5:�不过,可能考虑到一点吧,可能会助长宿舍里的一些风气吧。学校可能又觉得又不是别的地方买不到。如果台大做的话,别的学校不准的话,他们一定会拿台大当例子啊。�

*传统观念仍然根深蒂固*

据说,这个问题曾经在台湾的卫生界和教育界引起激烈的辩论。为此我来到卫生署疾病管制局,见到了涂醒哲局长。涂醒哲表示,台湾仍然需要进一步加强对青少年的艾滋病教育。

涂醒哲:�中华民族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大家都有点假道学。有很多的团体向我们反映,当他们想到学校做一些宣导的时候,学校的老师吓死了,校长吓死了,好像他们要来做什么坏事一样。只要一涉及到性的问题,大家就觉得是肮脏的。结果大家都埋头苦干,都不讲。这样的话,艾滋病就没有办法得到正确的认识,艾滋病只会是越来越多。�

让我们在台湾艺术学院的学生用中国古代的编钟演奏的美国著名歌曲[老黑爵]的乐曲声中结束有关台湾艾滋病的采访报导。这种古今中外合为一体的演奏方式难道不正是对当今台湾最好的写照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