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医疗制度改革面面观 - 2001-07-26


中国的医疗制度改革关系到大陆亿万民众的切身利益,因此也成为不久前在美国波士顿召开的美中医疗健康国际会议上一个极为引人关注的议题。

美国著名学府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跟中国中华医学会6月底在波士顿主办了“21世纪东西卫生保健展望”会议。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在会议上发表了中国卫生制度改革政策讲话。他全面讲述了中国卫生改革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到进入90年代出现的各种问题,以及采取的政策、措施和取得的成果。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萧庆伦为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南非、瑞典等国家和地区的卫生改革提供咨询。他还经常到中国了解卫生改革过程。他认为,张文康部长的讲话非常坦率,讲出了问题,但却很少触及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过萧庆伦承认,中国的卫生改革问题确实非常棘手:

萧庆伦说:“中国的卫生医疗体制就象一个国营企业的体制,在城市里它是人多于事,一改革就有许多人需要改他的职位或者下岗。这也是个很头痛的问题。”

萧庆伦教授说,中国以前的问题是看病难,现在的问题是看病贵。很多民众负担不起,造成一些民怨。因此卫生部面对很大的改革压力。张文康部长说,医疗费用增长过快的问题是他们面临的主要挑战。

张文康说:“医疗费用过快增长的问题。医疗费用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我国医疗费用的增长部份是由于卫生需求的增长,医疗服务成本增加,先进设备和新药广泛应用等因素,这是合理的,必然的成份。同时,医疗费用的增加有较大比例是由于卫生系统中存在的许多不合理的经济刺激因素造成的。”

哈佛大学的萧庆伦教授认为,中国的医院是出于不得已才引进一些不合理的经济刺激因素。他说,从西方国家的经验来看,政府必须对卫生实行补贴。

萧庆伦说:“卫生和教育有它的特色,市场在这些方面时常失灵,特别在卫生医疗领域,市场有很大的缺点。可是中国的经济领导人物对此没有下功夫,根本看不清楚,因此时常是乱拍板。”

萧庆伦说,中国的医院得不到政府合适的补贴,放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任其沉浮,结果是医院不得不靠高科技的检查和卖药来维持。这就直接导致了中国医疗界目前的另外一个大问题--医德问题。萧庆伦说,中国过去一直靠行政办法管制医生的医德。开放后,一是缺乏一个监督管理医生的组织以控制他们的行为,二是医生自身缺乏医德,因此中国出现混乱局面:

萧庆伦说:“这是市场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我什么地方能够赚钱,我就去赚钱。而且还有一个基本的想法是,不择手段去赚钱,包括给回扣,包括给红包。政府的职能就是要把这些坏的做法控制住。中国没有做到这一点。”

在中国卫生改革中,农村的医疗问题显得格外尖锐。卫生部长张文康指出,改革开放以来,农村中广大农民得不到有效的医疗服务。

张文康说:“农村合作医疗和三级卫生服务网在市场经济中面临生存和发展的挑战。农村卫生服务体系在功能、机构设施、管理体制、运行机制和人才技术上越来越不适应新形势的要求,不能象广大农民提供有效的医疗服务。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比较突出。”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萧庆伦认为,中国政府在农村实际上并不要花过多的金钱。农村需要的是引导基金,以此提高农民自己出一部分钱的积极性。但他指出,中国政府认为农村是一个无底洞。

萧庆伦说:“中国政府现在的基本问题是,它不愿意,它怕给农民补助。这是做财政经济的人的误解。我们都帮中国分析过,中国政府只要愿意拿出人民币10亿到15亿,都可以解决农民大多数的问题。”

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说,就在中国缺乏医疗资源、资金紧缺之际,同时并存的问题是资源的浪费和闲置。他说,中国80%的卫生资源集中在只有15%人口的城市大医院中。一些城市医院资源的占有量已经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萧庆伦说,中国人对西方先进科学技术的崇拜扭曲了对资源的利用,过度进口国外价格高昂的仪器和技术。

萧庆伦说:“中国开展经济改革,并且开动了市场竞争机制,以推动卫生体制的现代化。结果是,每一所医院都要有它自己的CT 超声扫瞄机和磁共振成像机。北京有1600万人口,可是它拥有的CT 超声扫瞄机比有着6000万人口的英国还要多。中国的医院受到利润的驱使,并且还要避免财政上亏损。”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特派代表陈洁教授说,中国在卫生体制改革中要非常小心经济杠杆的作用。当她在上海工作期间,曾经做过大量CT超声扫瞄机的成本利用评估。她发现头痛待查的病人做CT超声扫瞄,扫瞄发现的得病率只有10%,其他的70%到90%仅仅只是因为头痛就去做CT 。陈洁认为,这种做法不光滥用高技术,使得医疗成本上升,而且由于不该做测试的做了,该做的没有钱也没有机会去做。陈洁教授认为,中国要注意考虑机制的改革怎么能够激励医生提供合理的服务、公平的服务,而不是为了追求利润而服务。

陈洁说:“我们要考虑到成本经济效益,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利益。也就是说,我们要合理的服务,不是标准越高越好。对我们的国情是适合的,也就是说人民能够负担得起的。”

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说,中国当前和未来的卫生改革已经纳入了国家经济和发展、社会发展的全局之中,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组成部份。要强调引用竞争机制。然而,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萧庆伦认为,从美国经验看,市场竞争机制不是在医疗卫生领域随处可以引用的。

萧庆伦说:“第一是在农村根本无法引进市场竞争。因为在农村乡这一级,根本不可能有很多合格的医疗卫生机构,也不可能有好几个好医生在那里。”

萧庆伦教授说,在这种情况下市场竞争不可能发挥效力。尽管不是要政府包办农村的卫生医疗,但是政府要负起责任来,要给予贫困户补助和帮助。他说,中国卫生改革的最大挑战是要确定政府和市场的位置,使之相互配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