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俄关系更加务实 - 2001-07-28


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双方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分析人士指出,和半个世纪前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相比,中俄关系中现在少了意识形态因素,双方都更加务实,从共同利益出发,俄中友好应当能够持续相当一个时期。

中俄这次签署的睦邻友好条约同50年代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有本质上的不同,中苏友好条约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确定了两国关系的同盟性质,并且有明确的敌人,而这次的条约则把两国关系限定在睦邻友好的框架之内,不涉及敏感的问题。莫斯科卡内基研究所副所长特里宁指出,两位国家元首签订的睦邻友好条约,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特里宁说,这个条约的意义主要是象征性的,并没有为两国关系注入什么新的因素,只是反应了俄中关系过去十年的发展状况。5年前,两国领导人宣布,俄中在新世纪要发展战略夥伴关系。双方有必要以这样一个文件的形式为两国关系今后的发展奠定一个基础,另外,俄罗斯领导人更替,中国政府希望同俄罗斯新领导人再次确认两国关系的发展方向。

*中俄关系中美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许多专家指出,在中俄关系中,美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而美国最近的政策也对中俄两国更加接近起了推动作用,正如莫斯科远东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鲁兹亚宁所说的,�在谈论俄中关系的时候,总是摆脱不了美国的影子。�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亚洲特派员平可夫也谈到,无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同美国的关系都是其对外关系中最重要的内容,但是在和美国打交道的过程中,中国和俄罗斯又互有需求。平可夫说:�在中国看来,需要有这么一个条约,在今后同美国打交道过程中使美国知道中俄关系的重要性,虽然不是同盟国,可是在大国关系中是最健康稳定发展的。而在俄罗斯方面看,有这样一个条约,俄罗斯可以减少很多的顾忌,因为俄罗斯在最近几年的转型当中出现了许多问题,而中国到目前为止,是相对让它放心的一个国家。�

不过,莫斯科卡内基研究所副所长特里宁指出,尽管美国在俄中关系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即使没有美国因素,俄罗斯和中国也会走到一起来,因为有太多的东西,或者促使两国加强合作,或者使两国发生对立。比如,俄罗斯和中国之间漫长的边界曾经是世界上最具争议的边界之一,虽然在多年谈判之后,边界问题基本解决,但仍旧不能排除边境几个小岛再次触发争端的可能性。而在中亚地区,俄罗斯和中国在遏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分裂势力、维持这个地区稳定方面有太多的共同利益,需要加强合作。特里宁说,这两个例子里面都没有美国因素。

*中俄战略夥伴关系不完全是空话*

中俄领导人多次谈到两国要发展�战略夥伴关系�,但英国简氏防务周刊亚洲特派员平可夫认为,�战略夥伴关系�实际上有相当的局限性。因为不管是中国,还是俄罗斯,都希望减少同西方的麻烦,加强同西方的关系。平可夫说:�中俄之间的战略夥伴关系,双边性质大于多边性质,也就是说,不和西方发生矛盾的时候,和发生严重矛盾的时候,政治上做一定的表态,加强双边关系和合作,多出售一些武器。可是要指望双方联合起来,结成一个反霸同盟,这显然是无稽之谈,因为没有这样的实力,也没有这样的空间和余地。

卡内基莫斯科研究所副所长特里宁指出,所谓�战略夥伴关系�并不完全是空话。不过,不管是对俄罗斯来说,还是对中国来说,美国都是一个重要得多的大国。俄罗斯不会同中国结成所谓反霸联盟,但俄罗斯也绝不会忽视同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特里宁说,和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对俄罗斯是至关重要的,任何一位称职的俄罗斯领导人都必须为此做出最大努力。没有任何事情比一个对俄罗斯抱敌对态度的中国更可怕了。

尽管现在可以算是中俄关系中的一个高潮,但俄罗斯国内始终在对华政策上存在争议,不少人持�中国威胁论�,认为现在虽然看不到俄中关系有恶化的情形,但假如中国的经济、军事力量大量增加,俄中两国利益出现矛盾,到时候就不排除恶化的可能性了。不过,更多的人认为,以中国目前军事力量的发展来看,离达到威胁俄罗斯的程度还非常远。

莫斯科卡内基研究所副所长特里宁指出,当俄罗斯政府官员谈到中国的时候,总是众口一词地说中国的好话,说俄中应当联合反霸,等等,但是稍微深谈一点,往往就会流露出对所谓中国扩张、中国威胁的担忧,而这种担忧又往往不是以任何理性的考虑为基础的。特里宁说,我希望能够使得俄罗斯人就中国问题、就俄中关系进行理性的对话,既不要过度地赞扬俄中关系,也不要毫无道理地担忧中国的威胁。

特里宁认为,中国对俄罗斯来说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在俄中关系里,俄罗斯和中国的地位已经发生了转换,中国处于强势,而俄罗斯处于弱势。俄罗斯人应当抛弃旧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根据新的外交关系格局调整自己的心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