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西部发展冲击游牧牧民 - 2001-08-03


在中国,游牧牧民随着政府推行重新安置计划而迅速地消失。政府希望这些重新安置计划会加快贫困的西部地区的发展。毗邻西藏的青海就是其中的一个省,几个世纪以来,那里的蒙古族和藏族牧民一直从事畜牧业。在位于青藏高原的毡子帐篷中,19岁的牧民孟科按了一下快要散了架的录音机的播放按钮,顿时传来一阵悲惋的蒙古族的旋律。这首蒙古族民歌唱道,我出生在一个牧民家庭。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就是我的摇篮,把我养大成人。我是蒙古人。我爱我的家园。这首歌是孟科5月自己录制的。他向内蒙古一家音乐制作室支付了他毕生节省下的1万1千多元人民币录制了这盘录音带。他希望这盘录音带能在内蒙古以及他的家乡青海出售。孟科说:�他只想当一名牧民。他一生每年都要和他的家人迁移5到6次。他们是游牧牧民,放养了800多头羊,20匹马、10头骆驼以及一些其它的牲畜。�

*蒙族藏族传统生活受挑战*

到明年,他知道的唯一的生活,将从此结束。作为中国西部开发政策的一部分,青海省政府拨款大约3万3千多元给他建一所砖房。作为交换,孟科以及他的父母和两个孩子同意在一块固定的地方安置下来。

政府说,在遥远的西部青海省,大约有80万蒙古和藏族牧民。政府计划在今后10内完成对他们的重新安置。

青海省副省长白玛说,西部开发最重要的目的是提高牧民和农民的收入。他说,去年青海牧民平均收入是1490元,城市居民平均收入是5170元。如此低的收入使青海成为全国最贫穷的省之一。他说:�在这个地方重新安置牧民将有助于提高每个牧民的生活水平。青海是一块等候开发的处女地。

但是批评人士说,中国有关游牧牧民的政策不论在经济还是在环境上都是不明智的。设在伦敦的西藏信息网的桑德斯说,中国政府把占人口多数的有偏见的汉族文化强加于少数的蒙古族和藏族牧民。但是并没有证据显示,每个人都会从中受益。桑德斯说:�政府正在做的是剥夺了游牧生活的灵活性。牧民灵活的生活方式指的是,随着游牧牧民需要的不断变化,放养的畜牧数量能够随意地增减。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重新安置牧民会进一步导致草原退化以及牧场的超载放牧。�桑德斯说,政府补贴满足不了牧民重新安置所面临的额外费用,包括花钱搭建圈棚。

就拿耿臧家来说,他是个藏族牧民,有3个孩子,目前安置在青海湖附近的绿草丛生的高原。他说:�当政府着手西部大开发运动时,他得到政府拨给他的1万元,用来给牲畜修建冬天的圈棚。但是他自己还得支付6千元。这是他年收入2480元的两倍多。耿臧家说:�过去几年连续发生了严重的旱灾,致使牧草和庄稼的质量严重恶化。但是他却无法离开政府拨给他的土地,把他的牲畜迁到更好的草原去。

政府却说,这样做是为了当地牧民的利益。青海外事办公室副主任王毅说,冬天的暴风雪经常使牧民的羊群大批死亡。他说,如果牧民定居下来,他们能够得到更多的保护,免遭自然灾害的侵袭,更能获得一些社会服务。

但是年轻的蒙古牧民孟科并不希望得到任何保护。他正在等候内蒙古唱盘录制公司给他送来2千盘有关游牧传统的歌曲磁带。孟科计划每盘卖8块钱。等到他收到磁带的时候,他和家人可能已经住进新盖的砖房,还有一块圈了篱笆的地,以便在贫瘠的青海戈壁上种些蔬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