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式�种族隔离�:农民户籍 - 2001-08-06


中国有九亿农民,占总人口的70%。然而中国的户籍制度把农民打入了二等公民的困境。跟城市居民相比,农民待遇差,地位低,生活比较贫困。有分析认为,中国经济改革要发展,就要改革户籍制度,给农民以自由,使他们成为经济改革的主体。

中国共产党1949年建国之后,从1958年开始实行户口制,从此把老百姓划分为城市和农村户口,8、9亿农民长期被束缚于人多地少的农村。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社会学教授佛利德曼认为,毛泽东的政策给农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他说,要了解中国农民的苦难,就要追塑到毛泽东时代。毛泽东的政策不是逐步实现现代化,其中包括都市化- 而是把几亿农民关闭在农村。结果毛泽东统治时期,大多数农民生活极为贫困。

*户口制禁锢农民*

中国80年代放松限制人口流动,农民有了更多的自由,可以到城里打工,但还是摆脱不了户口制的锁链。佛利德曼说,政府仍旧设法把农民禁锢在农村。农民打工要有当地政府的证明,他们拿不到城市户口,子女也无法在城里入学。中国的户籍制度就像是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在南非推翻种族隔离制度之前,黑人可以到城里打工,妻子儿女却要留在黑人聚居区。

对于中国9亿农民来说,户口制不仅限制他们的迁徙而且使他们在多方面受到歧视。香港《南华早报》报导,最近几年中国农村经济停滞,农民税负沉重,种地养活不了自己,中国农民中有一亿两千多万人离乡背景外出打工。他们干城里人不愿做的脏活累活,盖房建楼,清扫垃圾,给人看孩子。在经济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他们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却始终没有改善。出外打工的农民没有城市户口,子女不能入学,即使能入学也要交纳双倍学费。他们本人也找不到更好的就业机会,享受不到社会保障制度,住房,医疗保险、退休金等城市居民的福利。

*农民歧视十大现象*

中国的《农村工作通讯》五月发表文章,列举了农民受歧视的十大现象,其中谈到农民没有自由迁徙的自由,想离开农村,改变身份非常苦难。农民的农外就业难,城乡差别近年来还有扩大趋势。文章说,据调查,种田收入低,仅够维持温饱,有8千万农民徘徊在城乡之间来回流动。他们到城市很难找到职业,即使找到报酬也很低。所有城市单位招工都写明要城市户口。农民只能打短工,工资很低。付了房租,所剩无几。文章还提到农民享受不到平等的受教育的机会,农家子弟考大学录取分数要更高。农民占人口70% ,大学生中只有30%的人来自农村;农村没有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农村失业 不叫失业人口,也没有失业救济。农民的税务负担繁重等等。

*官方承认户口制沉重*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社会学教授卢学义一直呼吁户籍改革。他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说,户籍问题给农民造成种种困苦。农民受到双重打击,农业收入下降,农民缺少农外就业的机会。该报报导,中共中央已着手改革户籍制度。中国公安部向国务院提出了有关的改革的草案,国务院正就此徵求民政部、财政部和人事部的意见。公安部一名高级官员六月份证实中国高层正在审阅有关的草案。该报还援引这位官员的话说:�我们也意识到户口制度太沉重,控制着教育、就业和婚姻等问题。�

*湖州试点户口改革*

中国已经有一些户口改革的试点,比如,浙江湖州市今年三月宣布,凡是在市内有合法固定住所和稳定就业和收入的就可以申请当地户口,结果有一万名流动工人变成湖州市居民。有分析认为,户籍制度改革后,可以在农村设立一些中介机构,让流动农民能在正常秩序下获得就业机会,并能在城市安家落户。也有人认为,中国应大力发展中小城镇,逐步将农民转移到城市,减少农村人口。

户籍改革面对很多阻力。中央计划部门和城市官员担心农民大量流入城市,城市将不得不为改善城市基础设施付出巨大开支。政府还担心人口流动会造成城市贫民区的扩大。城市居民因为担心农民进城会加重城市失业而排斥所谓外来民工。最近对中国几个大城市居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受访市民中有91.4%的人认为流动工人严重影响到社会秩序。

*农民位于宝塔底层*

观察人士认为,落实户口制度改革可能要等中共高层领导同意,然后批准人大起草新法,这可能要拖上三、五年的时间。不过户籍改革事关农民的自由,而农民的自由则关系到中国的进步和发展。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最近就农村问题发表评论说,中国经济 之所以年年停滞,根本的原因是农村居民没有自由。中国经济改革的模式是要把计划经济改变为自由市场经济。自由市场经济是有历史条件的。研究自由经济史的人都知道,自由市场经济是以自由人为条件的。但是鲍彤说,中国的市场同中国的官场一样是一种宝塔式的结构,有利可图的好东西是按照权力大小 分配的,而压在宝塔底层的是农村居民,他们镣铐最多,自由最少,负担最重,所得最小。这是农民的不幸,也是国家的不幸。鲍彤说,必须把9亿农民解放成自由人,农民自由了,才会成为市场经济的主体。

*毛泽东扔下烂摊子*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 社会学教授佛利德曼指出,中国的改革派政府从毛泽东时代接管了一个烂摊子。不管谁掌权,也不管他们有多英明,中国的农村问题都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但如果政府不许人们自由流动,自由寻找职业,中国农民就摆脱不了贫困和受歧视的地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