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农村税费改革为何搁浅(1) - 2001-08-06


中国国务院总理朱熔基最近在安徽省考察工作的时候表示,农村税费改革是一项十分艰巨和复杂的任务,必须积极而稳妥的进行。他在此前的一次讲话中也表示,要放慢或推迟一些关键的农村改革项目。那么农村税费改革现在为什么进行不下去了?搁置农村改革会带来什么后果?

*减轻农民负担朱熔基决心推行税改*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在农村实行的一些改革不仅改善了农民的生活,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农村的生产力。但是最近一些年来,农民负担过重成为农村中一个突出的问题。因此发誓在2003年卸任总理职务之前要减轻农民负担的朱熔基决定推行税费改革。

所谓的税费改革就是取消基层政府对农民强行征收和摊派的各种费用,采取统一的单一农业税或是农产品税。最初的报导说,如果这项改革按计划得到实施的话,中国农民只要向国家上缴500亿人民币的农业税,但是相比之下,在过去,他们不仅要缴纳300亿人民币的税,而且还要向村级政府上缴600亿人民币的费,以及当地官员以各种名义向他们征收的300亿人民币。这项改革被认为是继50年代的土改和80年代的家庭土地承包责任制之后最重要的一项农村改革。

朱熔基总理不久前考察了从去年初开始在安徽进行的农村税费改革的试点情况。据【中新社】报导,朱熔基肯定了安徽省在这一改革试点中所取得的阶段性成果。他说,实践证明,中央关于农村税费改革的方针是完全正确的,深受广大农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支持。

但是他也指出,税费改革工作目前还有不少问题尚待解决,任务还很艰巨。【中新社】援引朱熔基的话说,农村税费改革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涉及面广,不可能一蹴而就,应该积极而稳妥地推进。

*税费改革为什么半途而废?*

美国[有线新闻网]的报导说,朱熔基承认,由于一些始料不及的新情况和计划不周,他这项最重要的改革之一不得不停止。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问题学者程晓农说,事实上,安徽的费改税早就失败了,只是官方不让报导而已。

既然这项改革象朱熔基所说的那样受到了广大农民的衷心拥护和支持,那么现在为什么又要将它搁置起来呢?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黄益平教授认为,这反映了政府现在所面对的一个两难的问题。

黄益平:�第一个就是农村的收入最近几年一直没有明显的增长,甚至有人说是负增长,那么,减轻农民的负担成为一个比较重要的政策重点。但是反过来说,在减轻农民负担的时候,发现实际上,当地的政府,包括基层组织,他们没有相应的财政和其他经济资源的支持,这样的话,社会体系和政府体系的运作就会出现问题,有一部份钱是给学校和其他公共设施建设。这些是非常非常必要的。在这个过程中,这个矛盾就非常难解决,一方面需要花钱,一方面又不愿意给农民增加负担,但是政府又拿不出钱来,当然也不排除一部份钱是因为地方干部腐败或是其他一些不当的资源浪费也有。�

美国[有线新闻网]的报导说,朱熔基也提到了暂停税费改革的几个原因。一个就是早些时候精简基层公务人员的努力没有取得成功,因此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巨大。而另一方面,国家财政的承受能力也有限,不能够满足乡镇政府支出的需求。朱熔基还担心,如果地方政府的财政来源得不到保证的话,九年免费义务教育将受到威胁。农业部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对美国[有线新闻网]说,好几个省的农村干部对北京表示,他们根本不可能减少对农民征收的费用,否则的话,他们就不得不削减地方政府提供的服务,包括对孩子的义务教育。

*关键是谁拥有农村资产*

[北美国际交流中心]的理事长、世界银行顾问范锡波认为,由于中国的农民并不真正拥有他现在所使用的资产,也就是土地,因此税费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土地所有权的问题。

范锡波:�现在遇到的是收税还是收费的问题,是一个表面现象,实质上是一个中国政治结构里,在最基层的单位,关键应该是谁拥有农村所有资产的问题。�

范锡波说,收费问题还与基层政府的不规范运作和缺乏监督有关。

范锡波:�现在中国的乡镇政府和村级政府呢,又是一个不太正统的政府,那么,整个政府的运转机制并不是很规范化。它的预算也好,项目开支也好,都没有一个在法律上能够规范化的运营,因此就出现收费这样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美国哈佛大学社会学系的怀特教授说,中央政府本来希望通过利用中央财政资源来解决农村的问题,但是在最后却发现税费改革的代价太高。

怀特(Whyte): "Well, my understanding is that..."

怀特教授说:�我的理解是,税费改革需要中央政府出资来使改革得以成功进行。而中央政府在事实上又不愿意提供所需要的资金。�

*中央政府不愿意出钱是因为......*

既然税费改革涉及到中央财政支出的问题,那么中央为什么不拿出足够的钱,来支持税费改革,从而真正减轻农民的负担?黄益平教授认为,一方面的原因是,在最近20年来,中央财政收入在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一直是下降的;在另一方面,中央财政承受能力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主要是一个优先顺序的问题。黄益平认为,中国申奥的成功与一些改革项目的停止是有关的。为了保证奥运会的成功,政府必须做出大量的投资,因此一些本来需要优先考虑的项目就不得不停顿。

*这个党已经不想再进行任何改革*

但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问题学者程晓农认为,这些因素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程晓农:�真正原因就是政治原因。从意识形态上讲,这个党已经不愿意再进行任何进一步的改革。从经济利益上来讲,现在中国的资源集中在占人口百分之几的一小群执政集团手里头。他们再也不可能放出任何利益,任何资源来改善中国整个资源占用和利益分配不公的这个状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