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农村税费改革为何搁浅(2) - 2001-08-07


中国农村一些关键的改革项目为什么进行不下去了?搁置这些改革会带来什么影响?中国农村问题的出路在哪里?

*农村的问题不仅是税费改革问题*

中国农村存在的问题不仅是一个税费改革的问题。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认为,当局对城乡人口的区别对待、资源分配不均和对农村的忽略以及执政党与老百姓之间的利益摩擦是造成农村问题的一些根本原因。[北美国际交流中心]理事长范锡波表示,农村户口制不仅束缚了农村生产力的发展,也使农村人口更加依赖当地政府,因而缺乏对政府不合理的做法进行反制的手段。

范锡波说:�这是束缚中国的农民生产力以及他们自己自由迁徙的最基本人权,一种政治制度。这个制度一定要改。户口制度一定要改。人为的划分,人生下来被划分为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这是影响整个中国在将来政治上的发展的巨大问题。�

*革命成功后农民就不重要了*

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怀特认为,中国不管是在毛泽东时代还是在改革年代,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一个模式,就是忽视农村,采取的政策也主要是有利于城市居民。他说,这也是中国共产党革命中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现象。这就是革命是由农民发动的,革命也起源于农村,但是在革命胜利取得政权之后,执政者并不为农民的利益服务。

怀特(Whyte): "Basically it seems to me that..."

怀特教授说:�基本上,在我看来,在1949年以后的每一个时期,当局似乎采取了一个政策,这就是在不给农村注入资金的情况下,试图找到一个办法,让农村得以继续运转,帮助全国的建设。而国家的资源则主要集中在城市人口身上。�

*党的干部是改革的主要障碍*

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问题学者程晓农认为,问题的另一方面在于,党的干部考虑的只是个人的一己私利,而不是国家利益或是老百姓的利益。

程晓农(Cheng Xiaonong):�事实证明,中国有多少干部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呢?如果是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为什么中国的干部就不能禁止公费吃喝,公费旅游、以及公费用手机、公费开车、然后贪污腐败?这为什么禁止不下来,不能取消呢?原因很简单,国家利益是第二位的,甚至是不重要的。老百姓的利益根本完全可以抛在一边,只有干部个人的利益才是主要的。这就是执政党为什么要坚持一党专政的原因。�

程晓农说,农村改革现在进行不下去了,问题的实质在于改革涉及到基层党干部的本身利益。

程晓农(Cheng Xiaonong):�农村改革现在已经到了直接触及党在农村基层干部的个人利益和农民的利益之间的利益冲突。在这种情况下,执政党和政府只能向自己的干部让步,而牺牲农民的利益。因此,农村改革基本上已经终止了。�

程晓农说,农村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民养不起官:�最大的问题就是农民已经被剥夺得一干二净,再也养不活农村这个庞大的官僚体系,这个官僚体系还在继续膨胀,所以发生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民养不起官了,怎么办?官又不愿意自己裁员。�

*要考虑搁置改革的社会政治影响*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黄益平教授认为,农村一些改革项目的停止会对农村带来直接的影响,对中国整个改革进程的影响则不会很明显。但是需要关注的是搁置农村改革所带来的社会影响和政治影响。

黄益平:�要担心的不是说对全国性的财政改革和其它方面的改革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可能出现的问题是,比如说,从社会的角度,是不是农民还是能非常安心的从事农业劳动,尤其是在负担越来越重的情况下,是不是会有更多的人想从农村跑到城市里去找工作。这个就是从远期来看,会有一个所谓的对社会稳定的影响的问题。�

哈佛大学的怀特教授也认为,对农民的乱收费和乱摊派是最大的一个政治问题。

怀特(Whyte): "I think it's very troubling because..."

他说:�我认为这非常令人感到担忧。因为现在看起来,农村里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动乱和更多的抗议活动,以及越来越多的针对地方官员发泄的愤怒。�

事实上,全国各地农民抗税、反对乱收费、强行摊派的暴力事件时有发生。去年在江西省甚至发生了多达两万的农民围攻当地政府办公室和抢劫富人财产的事件。 怀特说,目前搁置税费改革表明中央政府没有意愿采取行动来化解农民的愤怒。

* 农村的出路在哪里?*

曾经在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任职的黄益平教授认为,在短期内不太可能解决农村存在的问题。

黄益平(Huang Yiping):�但是最关键的,最后的办法还是通过所谓的农村城市化,或是从农村转移出大量的劳动力来解决农民收入偏低的问题。�

黄益平说,从长期来看,解决的办法就是增加中央政府对农村建设的财政支出。普林斯顿大学的程晓农认为,农村问题的出路在于裁官。但是这又是执政党不可能做到的。

程晓农:�中国的执政党靠的就是几千万党员干部,甚至也就是一两千万党员干部对它的支持,才维持到它今天的统治。这是它自己的社会基础。所以要砍掉自己这些党员干部的饭碗,就相当于拿刀子砍自己的腿一样。这是做不到的。�

哈佛大学的怀特教授认为,农村问题的根本解决办法是从各个方面平等对待农民。

怀特(Whyte): "My simple advice is to treat the peasants..."

怀特教授说:�我的一个简单的建议就是,在各个方面更平等地对待农民,让他们更自由地流动,更自由地获得城市的工作机会,获得银行的贷款,更好地享有受教育和医疗的机会,等等等等。中国农民在各个方面仍然被看作是二等公民。�

*总有一天改革会触及到执政党的利益*

中国问题学者程晓农对中国改革的前景感到悲观。

程晓农:�任何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总有一天会触及到垄断一切资源的执政党的利益。这是不可避免的。在中国,由于吸引外资等因素,延缓了这个过程,但不等于说这个过程就永远不会出现。总有一天,改革会触及到执政党的既得利益,这个时候,执政党自己就是改革的阻力和障碍了。�

程晓农说,中国的改革就是在不触及各级干部利益的情况下所能做的各种事情。目前,中国老百姓与执政集团之间的利益摩擦越来越大,现在的问题在于,执政集团是否愿意做出让步。他说,如果执政党坚持不让步,那么这个摩擦只会引向爆发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