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北京工人静坐示威 - 2001-08-15


北京一家国营工厂的数百名将要失业的工人举行静坐示威,抗议工厂领导人的腐败和不公正赔偿。该厂工会领导人否认腐败指称,说该厂走的是中国国营企业向控购公司转型的必由之路。有批评人士说,中国禁止自由工会,结果工人不可避免地成为经济转型的受害者。

据路透社报道,位于北京西郊的这家工厂的两百多名工人,星期二在工厂门口举行静坐示威。他们手中举的标语上写着:�卖掉你们的房子和轿车,让工人活下去。1亿5千万元人民币的国家资产到哪里去了 ?�

路透社报道,这家工厂说,工厂是计划经济的产物,经济效益不好,去年仅仅收入2百万元。这家厂卖掉工厂地皮,准备在今年年底搬到河北省。工厂已经表示,凡是不愿意随厂搬迁的工人发放遣散费,每一年工龄发放2千5百元。留下的人员可以成为股票持有者或者重新谈判他们的合同。

*领导声称破产但却驾驶高档奥迪车*

但是工人们却指责工厂领导腐败,一名工人说,领导声称破产但是却驾驶着最高挡次的奥迪车。这家有着1250名工人的工厂今年年初资产评估为1亿5千万元。很多工人认为他们应当得到更多的赔偿,他们指称工厂领导使用国家资产购买了轿车,楼房和到海外旅游。

路透社报道,该厂工会主席张国梁否认工人提出的腐败指称。他说,工人只是希望得到更多的金钱。他说,这是一条中国从国营企业向股份制公司转型的必由之路。一名工厂负责人还说,这些工人害怕面对一个变化的时代。他们中的大多数懒惰,这么多年他们都是吃国家的,在每天8小时的工作日里,他们也就工作3到4个小时。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萧强说,中国工厂领导层的腐败和工人生存难是一个普遍现象。北京的这起抗议只是千千万万中的一起。工人抗议的主要原因是中国要工人来承担经济转型的所有重负和损失:�从国营制变成控股制的过程,它的损失和受害者都让工人承担了。其实工人本来是中国国营企业的最根本的建设者。这么多年他们的低工资等于把所有的社会保险、教育和福利都已经投资在国家企业里。现在转型过程让一部分官僚得利,让所有的工人来承担损失,这个过程的不公平才是引起这么多工人报怨、甚至抗议和社会不满的原因。�

*北京上海天津等工人境遇还不是最差的*

北京失业工人周国强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表示,工人上街反腐败是因为腐败损害了他们的切身利益:�工人关心腐败是有条件的,因为腐败影响到他们的利益了。事实上工人游行抗议确实不是说,我就是反腐败。工人要反腐败反的是:我都下岗了,我都没钱了,你凭什么活得那么好,你把工厂搞垮了。工厂不是你的,你给搞垮了。所以工人生气。�

周国强说,比起全国许多地方来,北京、上海和天津等城市的工人其实境遇还要好些。但是由于下岗工人问题极为严重,工人下岗后很难再找到签合同的工作。曾经在工厂担任过法律顾问的周国强在讲述他找工的亲身经历时说:�失业问题非常严重,找到一份工,他是绝不和你签合同,你爱干不干。那么你为了挣钱不签合同就算了。还有一个苛刻的条件,第一个月不给你钱,干完一个月之后录用,白干一个月。�

周国强说,这是普遍现象,因为没有合同,遇到老板剥削、长时间工作、不发或少发工资、拖欠工资、无故解雇等情况时,工人无法诉诸法律保护自身利益。此外,他们也无法求助工会的保护:�什么办法也没有,没有工会,也不让你组织工会。由于你下岗了,你当然就不受全总管了。你在找份工作,那里没有工会,你是全总会员都白搭。你就是工会会员又怎么样?工会号召你多贡献,少索取。还是让你自愿忍受剥削。�

周国强说,中国政府也考虑要成立企业工会。尉健行为此发表过讲话,要求尽快组织企业工会。尉健行说,政府不组织,敌对势力就要组织了。周国强说,深圳的一些基层组织领了这把尚方宝剑,要组织企业工会,结果遭到公安局、工商局、私人企业老板等各方反对,遇到很多困难,还有人挨打。周国强说,这是因为政府组织企业工会的宗旨,不是要保护劳工权力,而是怕工人组织的自由工会威胁到共产党的政权。周国强本人曾经因为组织自由工会坐过牢。

�中国人权�执行主席萧强说,中国工人没有独立工会,没有一个组织可以代表他们的利益跟资方、跟国企管理干部进行沟通和谈判,结果成为经济转型的受害者,不可避免地导致工人抗议示威,甚至社会动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