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戴晴评《中流》和《真理的追求》停刊 - 2001-08-17


最近,北京的两份原教旨主义共产党刊物的停刊在中国内外引起人们的关注。不少分析认为,这是中共中央希望在领导人交接班的前后稳定舆论,禁止来自左和右两方面批评的举动。但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则认为,两份刊物的停刊与其说是受到整肃,不如说是一种扭捏作态的抗议。下面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这回盛传北京两刊:《中流》和《真理的追求》被封,其实不确。不错,下个月我们再也见不到这两份高举无产阶级大旗、孤军奋战于金钱大海的革命言论重镇了。但人家不是被封(丁关根能对自己人下手么)这回是自己不干了:庄严地宣布�闭刊�──在当局的错误决定前,在自己声望日隆的局面下。

悲壮啊!

问题是,当局对他们做了什么错误决定?为什么说此刻�自裁�(而且两刊一起来)最是时候,即最具轰动效果、胜过十篇社论?

读者诸君可能记得老毛晚年的时候,曾经不经意说了句什么,张玉凤赌气跑回家去,后来哄了半天才哄回来。谁敢这么干?最心爱的人才敢。《中流》和《真理的追求》(下称�中真二刊�)这回的�不干了�和张姐的撒娇真太像了──咱们和共产党什么关系?怎么能对咱们这样?

怎么样了?敏感的老记们应该记得,不过几周前天气最热的时候,宣传部门在避暑胜地秦皇岛开会,说了以后�不能给错误言论提供阵地�。这条消息常规发出,大家都以为是老生常谈,所谓�错误言论�者,当然是可恶的自由派言论。《书屋》、《大河报》、《南方周末》等也都顺理成章地清除了讨厌鬼、换了阵地看守人。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可能��笔者无缘恭逢类似盛会,只能在此揣测��丁关根这回说这话的时候,脸孔拉得长了点;也许说过之后没有像以前那样强调正确言论阵地的�中真二刊�不在此例;特别是,当他随后补充�以后稿件都要经过审查才能发表�时,竟没有说�中真二刊�就不必了。

真是奇耻大辱!�中真二刊�什么人办的?哪一个编辑不是审查别人出身?而今居然审到我们头上了?坚决拒绝!审去吧,老子不干成不成──张玉风一跺脚回家了。

有人说�中真二刊�没人看,有人说他们财务支持不下去了,都不确。和张姐跺脚时一样,�二刊�如今正如一朵盛开的阶级大花,而且怎么说和中共有过恩爱。就算总书记如今另有新欢,比如私营业主,就意识形态法统而言,�二刊�怎么说也是自己人。还不用说多少革命老同志还是立场坚定、眼睛雪亮的。浓妆艳抹的洋妖婆,怎么能和一身军装、一派正气的张玉风比?

就这样,�中真二刊�在关键时刻作出�自我关闭�的重大决策。老共会不会如老毛当年那样派要员前往安抚?让我们拭目以待。

刊者注:以上是北京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