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庞大流动农民迫使户籍放行 - 2001-08-20


中国国家计委日前透露,未来五年,中国将取消各种限制劳动力合理流动的政策规定,通过改革户籍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创新,在东部有条件的省市和经济较发达的地区,逐步推进城乡劳动力市场一体化。

乔治亚洲社会问题学者陈家放指出,户籍制度最初的建立主要是为了对时局更好地进行控制。

陈家放说:户籍制度起源于50年代,开始是要对局面进行控制,因为当时的局面很不稳定,它和计划经济基本上一样,都是要取得控制。

印第安纳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陈爱民指出,放宽劳动力流动的限制是向取消户籍制度迈出的重要一步。

陈爱民说:中国加入WTO后,农业受到的冲击会比较大,再把农民捆在土地上就没有办法了,他们必须在农业以外找出路。另外,农民已经到处都是了,他们虽然不是城市户口,但已经不再从事农业活动了。他们情愿在城市里打工,但是不放弃农民身份,这样还可以拥有土地,所以必须在户籍制度上有所改革。

*一亿流动工人增加社会问题*

法新社报道说,最近几年,虽然城市里需要农民进城从事一些低薪工作,但是,中国政府在保障农民合法居留方面几乎未做任何事情。据悉,中国目前有一亿多非法或具有多重合法身份的流动工人,他们经常受到雇主的剥削,并且被迫缴纳各种高额费用。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劳工问题专家安尼塔.陈认为,取消户籍制度有助于流动工人得到公平的待遇。

Anita Chan:Because of the Hukou system...

安尼塔.陈说,正是由于户籍制度,流动工人到城里打工不得不申请临时居住许可证。他们被当作外国人对待,无法享受普通公民的条件待遇,雇主也可以对他们进行剥削。如果户籍制度取消了,这种剥削有可能会终止。

亚洲时报指出,今后五年,大约有四千六百多万人进入城市劳动力市场。 由于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要加快工业化整顿以及国有企业改革的速度,失业率的压力就会变得越来越严重。亚洲时代说,农村剩余劳动力目前已经超过一亿五千万。今后几年里,这一数字每年将增加五百万到六百万。

乔治亚州社会问题学者陈家放分析了取消户籍制度可能出现的问题。

陈家放说:首先,犯罪率有可能上升,破案难度加大;其次,计划生育难度加大,相当一批黑户会出生。再者,资源,人口,交通分布失去平衡。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劳工问题专家安尼塔.陈担心,工人的工资也会因此降低。

Anita Chan :There may be too many people...

安尼塔.陈说,也许会出现很多人找工作的局面,从而使工人工资下降。根据我的研究,过去十年,至少过去五年里,流动工人的工资没有增加,因此更多的人进入劳动力市场,有可能使失业率上升,工人的生活水平及工资下降。

*劳动力市场面临竞争*

经济学教授陈爱民认为,尚不发达的第三产业仍有大量潜力可挖。

陈爱民说:就说服务业吧,很多脏活、累活不一定有人去干。中国还有个劳动力市场的观念问题。人们情愿坐在那儿,也不愿意把厕所打扫得干净一些。把农民放进城来,他们中的很多人就会去做这些事情。劳动力市场肯定会受到冲击,受影响的实际上不是那些有高精技术的人,或受教育很高的人,而是从事第三产业,干脏活、累活的人。

中国国家计委指出,目前的户籍制度和流动人口政策对劳动力流动施加大多限制,因此阻碍了根据市场需求的劳动力分配。根据国家计委的新规划,中国政府将建立劳动就业登记制度,让每个社会成员都拥有唯一的社会保障号码,同时建立个人工资帐户和社会保障帐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