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人看日本赔偿二战韩国受害人案 - 2001-08-24


日本英文报纸[日本时报]报道,星期二,日本地方法院裁决,给 15 名韩国二战受害人赔偿四千五百万日元。这个案子是个集体诉讼案,原告是 8 0名韩国人,他们本人或亲属是二战期间在日本作劳工。1945 年战争结束后,被抓到日本当劳工的韩国人乘轮船返回韩国,途中遭日本军队炸毁,船上有 524 名劳工遇难。幸免遇难的劳工和死难者家属后来对日本政府提出控诉,要求三十亿日元的赔偿。但是,日本法院的判决认为,这得到赔偿的 15 名韩国人,确实能证明当时自己在是船上的乘客,而其他的原告,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们在船上,或者是受害人的家属。

*�花岗惨案�日方强调和解而非赔偿道歉*

抗日战争随着日本战败结束后,几十年来,特别是近年来,日本法庭先后接到了六十多个控告日本战争罪行要求赔偿的案子。这个韩国劳工海上死亡案子,只是其中之一。据报道,这六十多个案子当中,绝大多数不是败诉,就是处在冗长的司法程序当中。另外一个原告得到部份赔偿的案子,就是中国人所熟悉的�花岗惨案�。日本东京高等法庭去年底判决,�花岗惨案�中的中国原告可得到五亿日元的补偿。1945 年春夏之交,日本秋田县花岗为日本鹿岛建设株式会社挖矿的986 名中国劳工,由于无法忍受恶劣的工作和生存条件,残酷的虐待,发生了暴动。[日本时报]报道说,中国劳工杀死了五名日本监工,而日本人报复,打死了 113 名中国暴动劳工。不过,中国中新社报道,暴动被镇压后,遭到杀害和被迫害至死的中国劳工,有 418人。

1995年六月,花岗中国劳工大队长耿淳和十一名生还劳工向东京法院提出起诉。历经五年,日本法院做出了�庭外和解�的裁决。鹿岛建筑公司在裁决前发表声明说,战争期间劳工环境十分艰苦,�尽管本社诚心诚意予以最大限度照顾,还是出现许多人因病亡故等不幸之事,对此,本社一向深感痛心。�鹿岛建筑公司说,近年来,部份中国劳工起诉追究本社责任,一审遭到法庭驳回,日本高院建议和解。�本社在不承认诉讼内容法律责任前提下,进行了和解协商。鹿岛建筑公司认为,他们只是拿出法院建议的金额,建立一个�花岗和平友好基金�,而这一基金,并�不含有补偿和赔偿的性质�。

*�和解协议�掩埋罪行*

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向日本索赔的北京学者和企业家童增认为,日本应该向中国支付 1800 亿美元的民间受害赔偿。童增是北京大学国际法专业研究生毕业,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最积极的活动人士和代表,他曾发表�万言书�,历数日军之残暴。他认为,�花岗和解�,引起了比较大的争议。

童增说:�当时,案子败诉了。两年前,上诉也被驳回了。当时美国方面发起了对日索赔,日本律师提出庭外和解,给了鹿岛一些钱,案子在国内引起了比较大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 庭外和解内容,很多劳工家属不清楚,有蒙人的感觉。最主要是,日本企业不承认当时的责任,而且规定原告今后不能再提出其他方面的诉讼。�

浙江教育学院退休数学教授高雄飞,在日本侵华期间被日本飞机炸断一只胳膊。他也聘请律师,向日本政府提出起诉。他是六十多个案子当中,唯一以�大轰炸受害�人的身份提出起诉的。高雄飞谈到日本对�花刚惨案�的判决,非常气愤。

高雄飞说:�其实,花岗事件这样解决,对中国人来讲,是一种耻辱,因为这种�和解协议�把指控日本企业的罪行,全都一笔抹煞了。对他们应该承担的罪责,一点都不承认,而且也不叫赔偿,好象是做好事,可怜中国人。�高雄飞教授说,日本从本质上来说,是不倾向中国的战争受害人的。这是由于日本的�军国主义�本质所决定的。

高雄飞教授也是 1995 年在日本法庭提出起诉。1999 年 9 月,一审败诉,他随即向日本东京高等法院提出上诉。目前,还在审理当中。高雄飞说,他并不期望能得到多少赔偿,主要是要伸张正义,打击日本�军国主义�的嚣张气焰。

*中国人民要求日方认罪谢罪为前提*

美国华裔教授吴天威和朱永德发起的�日本侵华浩劫纪念�筹备委员会对�花岗和解�提出严词批评说,鹿岛公司以富豪资本家心态,给花岗受害者一些施舍,不仅污辱了受害人及其家属,也污辱了整个中国人。

�花岗案件�的判决,在中国一些互联网站上引起了热烈讨论。原告代表花岗中国劳工领袖耿淳的儿子耿宇硕也发表文章,对这个�和解协议�表示抗议。但是,�旅日华侨中日交流促进会�秘书长林伯跃,发表长篇文章,认为,�华岗和解�是中日两国人民长期共同斗争的胜利成果。林伯跃说,从 1990 年开始同�鹿岛公司�展开谈判以来,中国 受难者的目标就是,以鹿岛的认罪,谢罪为前提, 986 名受难者事情一起解决。而最后的裁决,鹿岛接受了全体解决问题的�方案,赔偿�金额从六千零五十万提高到了五亿日元。全体人员的同时解决,是日本战后历史上第一次,尽管是政治上的妥协,但收获是很大的。

林伯跃说,就�和解�的内容来说,用中国人的感情和期待的尺度来衡量,确实还有相当的距离,但是,必须了解,通过�和解�,中国受害人贯彻了政治目标和获得了成果,这就是一项不可多得的成果。林伯跃说,它对今后的战后补偿诉讼斗争,带来了一线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