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人大提议改善工人权益 - 2001-08-29


全国人大日前提请审议工会法修正案草案,以突出工会维护工人合法权益的职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春生在介绍该草案时承认,当前一些企业无视职工的劳动条件与安全,随意延长劳动时间、克扣职工工资、不提供劳动安全保护,甚至采取限制职工人身自由的方法,严重侵犯了职工的合法权益。设在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组织执行主任李强表示,劳工权益的确受到严重侵犯。

李强说:一个是国营工厂的工人,这些国营工厂大部分经营不好,很多都倒闭了。下岗工人到了年龄无法找到新的工作机会,他们的子女,那些城市待业人口也找不到工作。另外就是新增加的外资工厂,这些工厂主要集中在沿海发达地方,农民到这儿打工,这些工厂的工作环境恶劣,工作时间很长,一般一天工作 13 个小时,一个月休息一天或两天。

一位从安徽农村到福建私营装璜公司打工的工人说:我们每天以小时计算,现在开始按件计算,一个小时四、五块钱,一天工作10个小时,挣四、五十块钱,晚上没事做。一个月挣一千元左右。有事做就有钱,没事做就没钱。 这位还工人说,和周围在衣厂打工的人相比,他的情况要好得多。他说,那些人每天工作到晚上三、四点钟,只挣20块钱。

黑龙江省一位国有企业的下岗职工说,在他所在单位里,劳工权益根本得不到保障。

他说:我们按规定是 40 小时工作制,实际上我们大大超过了这个工作量,超过的这部分是没有加班费的,而且各项补助和待遇发到手上也不是很及时。如果上面领导说要加班,你就得加班,不然就不给你工资,也没有地方可以投诉,因为你必须去做,如果不做,就会被开除。 这位工人还说,在他下岗的问题上,本应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组织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说:工会在开会时向党组织负责,说明下岗的原因,告诉我们今后该怎么做,它没有权力替你说话,因为工会的人也下岗了。

*工人阶级当家作主有名无实*

新华社�声音�专栏的一篇文章大胆提出,作为党和政府联系职工的桥梁和纽带,工会在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有些地方,特别是外资企业、私人企业,工会等于虚设,有工会不如没工会,个别企业的工会领导权甚至掌握在老板的亲戚、亲信手里,这样的工会怎么可能替工人说话? 纽约时报的报道指出,随着中国国营工业的瓦解,数百万曾经当家作主的工人阶级实际上已被抛弃,而面对公司的解散或卖出,官方控制的工会组织最多起的是旁观者的作用。

另外,安徽省一位病退职工说,在业时劳动权益难以得到保障,下岗后就更无劳工权益可言。

他说:我们是没有什么劳保条例的,企业有钱就给你工资,没钱就不管。对它来讲,工人下岗,那是应该的。工人下岗工资是 192,还要从这笔钱中拿出一些交劳保费,最后所剩无几。湖北省一位律师说,他每个月都会收到很多来信,要他为工人的劳动权益辩护。

他说:最突出的就是工伤得不到补偿,补偿不予承认,也没人管,投诉无门;有的是工作很长时间拿不到工资;还有的是好不容易买了个班上,甚至花了很多钱,当作押金和保证金,但结果是,钱交出去后,找不到负责人了。

纽约时报说,在西方公司或合资企业经营的工厂中,工资和条件往往比一般公司要好,部分原因是国外对血汗工厂的谴责促使西方公司对下属公司及直接合同公司的作法进行监督,而香港、台湾、韩国公司以及中国私营公司的情况则比较差,违反加班限制、基本工资法以及安全法的情况比比皆是。

* 法规不彻底执行吞噬劳动权益 *

美国俄亥俄州奥伯林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劳工问题专家布莱切尔则认为,在实施劳工法方面,国营企业比集体、合资以及私营公司要好。

Prof. Blecher : These restrictions and regulations...

布莱切尔教授说,有些地方和国营企业在实施劳工法方面可能要比集体、合资或私营企业做得多,但是仍然没有劳工法所规定的那样严格。另外,国营企业的工会比其它形式企业的工会更具组织性,其中一些工会也能在某种程度上贯彻劳动法规。

布莱切尔说,由于集体、合资及私营企业没有工会组织,因此很难对它们保障劳动权益的情况进行监督,劳动法规在这些地方往往得不到贯彻执行。布莱彻尔说,令他惊讶的是,虽然工人的劳工权益因经济改革而受到损害,但是他们对政府和经济改革总的来说持肯定态度。

Prof. Blecher :In general,even though badly hurt...

布莱切尔说,毛泽东时代,工人被捧上了天,他们享受的待遇比农民要好得多,他们工作有保障,工作节奏也比较慢,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参与工厂的管理,没有人失业,也没有侵犯劳工权益的事情发生。另外,住房和医疗保险都由国家负担。我要问的问题是,工人阶级过去 20 年中失去了这些好处为什么不感到愤怒?

中国劳工观察组织执行主任李强指出,中国政府虽然已经意识到并希望解决劳工问题,但是其官僚制度本身阻碍了问题的解决。

李强说,中国政府也不是不想解决劳工问题,但是它没有把它摆在重要的位置,它在以前老的工业城市实行社会保障制度,这个制度非常官僚,比如说国家拨款到地方市和县里,钱就被挪用到其它地方,导致教师,甚至政府官员的工资都拖拉欠,就更不用说这些退休和下岗的工人了 。

根据人大即将审议的工会法修正案,对严重侵犯职工劳动权益并拒不改正的企业、事业单位工会,可以通过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作出处理。与此同时,人大已经开始审议职业病防治法草案,以维护劳动者的健康权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