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争讨美国后冷战期强国论  ( I ) - 2001-08-30


布什政府对美国全球战略的评估即将结束。不断传出的报道说,评估的结果可能导致对五角大楼的战略思想和美军的组织结构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在另外一方面,与之相呼应,一场有关美国在后冷战时代所扮演的角色的辩论在美国的思想界悄然展开。在这场辩论中,美国芝加哥大学重量级国际关系理论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首先发难。这位现实派新秀在最新一期具有影响力的美国《外交事务》双月刊发表题为 [未来美国平定者作用] 的文章,对美国半个世纪以来的主流全球战略思维提出挑战。与美国历来的[前方部署 FORWARD DEPLOYMENT] 思想相反,米尔斯海默在文章中主张,在后冷战时期,欧洲和东亚地区都没有区域霸权的情况下,美国应该从欧洲和东亚全面撤军,让区域强国自相平衡,在强国间发生冲突时,美国应该坐山观虎斗,在两败俱伤的情况下,最后并决定性地介入,这才符合美国的利益和有利于维护美国独霸的地位。

* 米尔斯海默战略顶撞大师基辛格 *

和美国主流战略思想相比,米尔斯海默的这一主张近似异教邪说。可是这位年仅 54 岁的芝加哥大学国际安全政策主任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他的这一所谓[退居二线 [PASSING THE BUCK] 的主张只不过是要美国回到其传统的[离岸平衡者 [OFFSHORE BALANCER]的角色。 他说:在大部份情况下,美国人不愿意为海外驻军付出所需的代价,特别是生命代价,除非有压倒性战略理由。过去唯一导致美国人愿意在欧洲和亚洲作战牺牲的情况是出现区域潜在霸权,而区域强国无法平衡,如一战前的德国帝国,二战前的纳粹德国和大日本帝国,以及冷战时期的苏联。在其它情况下,美国在这些地区保持低调。

尽管米尔斯海默在文章中并没有明确提出美国应该撤军,可是他说美国驻军的条件是,出现区域霸权而区域强国无法平衡。他说他提出的这一条件目前在欧洲和东亚都并不存在。米尔斯海默的主张在某种程度上和布什政府的战略调整思路相映。除了在竞选中对克林顿在巴尔干的军事干预大加鞭挞外,布什政府五角大楼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基本思路是削减海外驻军和常规武力、集中发展导弹防御和远程打击和快速部署能力。这一思路集中体现在大力推动全国导弹防御和放弃同时打赢两场主要战争的战略上。

可是布什总统上任后已经放弃了要从巴尔干撤军的设想并公开表示了要在东亚维持 10 万驻军的 [前方部署]。米尔斯海默的观点也和同样信奉战略均势理论的美国当代现实派大师基辛格相左。今年三月在韩国总统金大中访问美国的前夕,基辛格在 [华盛顿邮报] 上写到,美国在韩国的驻军,其意义远远不局限于朝鲜半岛,它悠关整个亚洲的未来。美军撤出亚洲沿岸地区将导致整个亚洲大陆出现新的安全和政治局面。届时韩国和日本将奉行独立于美国的防务政策,民族主义将会在日本、中国和韩国抬头。

对此,米尔斯海默说他不同意基辛格的看法。他说:毫无疑问,我在许多问题上同意基辛格所阐述的国际政治观点。我也确实和基辛格在许多问题上有不同意见,这就如同自由派国际关系理论家也会有不同看法一样。他举韩国为例说,韩国比北韩强大得多,为什么要美国的保护呢?

*且看未来东亚霸主的中国动向*

米尔斯海默认为,中国、日本和俄罗斯东亚三个强国中,日本人口仅仅是中国的 10 分之一,中国和韩国的强大和其离岸岛国的地理处境使得它难以在亚洲大陆立足。而俄罗斯由于人口、经济和需要顾及欧洲也不可能主宰东亚。这样,有潜力成为区域霸主的就只剩下了中国。米尔斯海默认为,中国究竟是否能够成为东亚霸权目前还难以判断。他提出两种可能:一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其结果是地区强国实现自然平衡,不需要美国的介入;而第二种情况是中国继续高速增长,区域强权难以平衡,这时才需要美军留驻或重返亚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