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旧金山条约挡不住受害者向日索赔 - 2001-09-07


今年9月8号是二战后重要国际公约-旧金山条约签订50周年。1951年美国作为二战战胜国主导了48个受害国在美国旧金山与战败国-日本签订了一个和平条约,当时签署条约的中国政府和其它一些亚洲受害国同意放弃向日本索赔。不过事实上亚洲受害国、尤其是最近十几年,中国民间纷纷到日本提出指控,要求赔偿。

随着去年中国人控告日本�鹿岛建设�案件以赔偿和解,其他中国人控告日本的案件和日本法庭的态度变化,正引起日本内外关心者的瞩目。

目前在日本控告日本政府的约60个有关二战的诉讼中,中国人的诉讼案占了约三分之一。其中包括南京大屠杀、慰安妇、731细菌部队等案件控告日本政府,其他则是控告日本企业的案件。到现在为止,大部份的控告被日本法庭宣判败诉,正在上诉期。不过去年11月,一群中国人控告日本鹿岛建设的花冈事件,在相当于中级法庭的东京高等裁判所调解下,以鹿岛建设对近986名受害者平均赔偿每人约4200美元的基金会和解,成为所有中国人在日本提出的诉讼案第一次获得成功的案例。这个案例是否标志着中国人在日本为二战受害提出的诉讼出现胜诉的希望呢?今年以来在日本引起纷纷议论。

*以企业为索赔对象胜诉希望较大*

花冈案件中为中国人提出诉讼的日本人律师新美隆认为,这个问题要分两个方面:他说,如果是控告日本政府的,胜诉的希望非常小,因为有旧金山条约制约,日本政府又没有积极解决问题的意愿。但是控告日本企业的案件,在花冈案件和解后确实出现了相对乐观的前景。一个是日本司法界最近几年对这种二战诉讼案出现了同情意识,花冈案就是法官积极说服鹿岛建设达致和解的结果。另一个是有花冈案的先例,其它同样在二战中做了坏事的日本企业就比较难逃脱责任。

花冈案件是从95年一群花冈事件的幸存者和遗属到日本秋田县祭拜花冈事件遇难者时,正式提出起诉的。 十几名花冈事件的遗属们在当年他们的亲人被害现场痛哭招魂,令数十名跟随他们的日本政客和记者也为之动容。由于传媒大幅报导,花冈案件从一开始就受到日本舆论关注。1944年至45年期间,一群被日本鹿岛建设强行押到日本秋田县挖矿的中国劳工,因为不堪饥饿等虐待,在中国人耿淳的带领下暴动,遭到军警镇压,数百人死亡。被捕的暴动策划者在日本战败后获释回国。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部份幸存者通过日本律师要求鹿岛建设赔偿,经过数年交涉不果,95年耿淳带领11名幸存者和遗属到日本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出起诉。不过97年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决说,由于案件超过20年起诉期,宣布诉讼无效。当时到日本听判决的耿淳对此非常愤怒。他说,中日建交是72年,在此之前他们根本不可能到日本起诉,如果从72年开始算,他们在89年就向鹿岛提出赔偿要求,也没有超过20年。何况20年只是债务的存在,他们还要讨回数百人在鹿岛犯罪行为中丧生的公道。耿淳一行提出上诉,终于在去年由东京高等裁判所法官调停,使花冈案件受害人与鹿岛建设达成和解。不过耿淳等受害者都没有到东京听宣判,由于年迈,一些原告也已去世。花冈案的基金会今年初成立,赔偿和救济工作正在实施。

*旧金山条约未解决问题*

但是花冈案和解后,今年中国日军慰安妇诉讼案、香港军票案等控告日本政府的案件,都被法庭以战争赔偿问题在旧金山条约已经解决为由而败诉。新美隆说,旧金山条约对亚洲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条约。他说,亚洲的二战受害国在这个条约里什么都没有解决。当时的日本政府为了战后复兴,当然欢迎这个结果,不过现在来看,其实旧金山条约使日本与亚洲国家之间遗留了很多问题,对日本也不见得是好事。

也许正如新美隆所说,日本与亚洲受害国之间战后摩擦不断,是旧金山条约带给战后亚洲关系的缺陷。未来日本与亚洲的关系如何,也许要看日本政府和司法能否在旧金山条约的基础上,主动对亚洲做出一些令人生出好感的决定和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