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毛泽东左、右本质评说(2) - 2001-09-10


毛泽东去世已经四分之一世纪了,人们对他的褒贬评说,注意的往往是集中在他对中国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可是,毛泽东对中华民族的影响远远不局限于政治和经济。面对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出现的种种现像,是否也应该对毛泽东在民族和社会的价值观上的影响进行反思呢?人民大学副教授单少杰撰写新书[毛泽东执政春秋],难得同时获得了属于中共体制内改革派的毛泽东前秘书李锐和海外中共否定派的前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的好评。

单少杰教授认为毛泽东对中国人和社会价值观的影响比起他的政治和经济影响要远为深远。

单教授说: [这位老人对 中国的影响可坏了,一直到现在。这些年来对中国道德风气的破坏造成了一个什么呢?我原来说是全民做弊,现在看恐怕还不够了,夸大一点说,几乎造成全民流氓化了。就是说做事没有底线。所以他容易出奇制胜,这个奇是打引号的。所以包括中国现在搞经济等,他什么都能干,他就有一个特点,只要能赢就行了,只要能把对手打倒,只要能把钱赚来。]

* 中华民族的价值观失去了传统平衡 *

单少杰教授认为毛泽东执政时的以及后来也为邓小平执政所接受的极端实用主义哲学理念已经造成中华民族的价值观失去了传统平衡。

单 教授说:[他破坏了中国文化的一个.......把一个犄角拿去了,所以毛他相信法家是对的,实际上法家是只问成功不问其它,没有任何标准。所以毛是很喜欢的,他就要有一条,最重要的是工具制度,缺乏的是一种价值制度,缺乏一种衡定性。主要他的影响我认为最大的并不在政治方面,主要是在文化方面。就是过去我们老是讲国家能力,他只讲一个方面,也就是只讲到国家的硬能力方面,在这几年来,中国国家的硬能力是发展了,但中国的软能力下去了,就是表示民族风尚民族精神的这些东西。有些相反的例子,比如说 1945 年的德国和日本,国家的硬能力全完了,全是一片废墟,军队全部摧毁,但这两国民族的一个很大特点,它的软能力存在,它老百姓还是有那种坚韧的精神,那种诚信的精神,那种守纪律的东西,所以它还会兴盛的。中国的唐和汉唐都有这个问题。这个朝代为什么有延续性,因为它的软能力还存在。而秦朝硬能力最强,一旦失败,这个民族就没有了,所以秦朝没有了。它没有民间组织、民间资源。所以中国的改革开放强调硬能力,软能力在一些方面也有增强,可是在最核心的部份,比如说道德.......。所以说今年的高考题目出得很好,就是关于诚信问题,这个诚信问题恰恰是中国匮乏的一个东西。

* 寻回民族的耻辱感 *

关于是否 [非毛化] 就能解决中国的软能力问题,单少杰教授认为,这并不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也不是起源于毛泽东,这是一个中华民族需要反思的一个历史性问题。

单 教授说:[这个民族的衰败,这不是这些年,准确的说是明末清初的时候。我们动不动就是说,我们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这话是不对的。在近8百年中间,中华民族作过 二又三分之一次亡国奴,后面是日本的,实际上没有全部占领中国。这个对民族性影响很大。实际上到了上个世纪初,就是上上个世纪末的时候,同盟会我们民族是有一次机会的,等于是一个重新反省的过程,也就是恢复民族的耻辱感。这个民族耻辱感不限于毛的问题。你说我们现在原因是毛,那么毛不是也有一个原因问题吗?所以中国的一个很大问题是生存问题是比较迫切的。

单少杰说,尽管这笔帐不应该都算到毛泽东的头上,可是他仍然是中国近代史上许多个产生过影响的人物中需要负主要责任的一个。既然中国价值观的问题和中华民族的衰败有着更深层次的关系,那么单少杰教授认为,中华民族复兴的当务之急是要恢复两个传统尺度的平衡。

* 毛 的负面作用明显浮现 *

单 教授说:[在中国历史上历来是两个尺度,一个是工具尺度,这是法家所坚持的,一个是价值尺度,就是儒家所坚持的。这两个尺度有一个特点,就是你完全信法家的话,那肯定是流氓化,因为它只问成功,就是不择手段。如果你只讲儒家的话,那是个呆子,那就变成了砧板上的肉。所以一个民族应该在这两个尺度之间保持一个张力。历来统治者都很注意这一点。可是远的2-3百年,近的就是这几十年,这大半个世纪,中国人只讲工具尺度,就是生存问题摆着呢。这点中国古人发现这个问题,他说在乱世的时候就乱来,法家的东西就比较昌盛。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丛林的时候就使用丛林原则,但一旦治的时候,就要迅速转换。这就是为什么一旦统治者掌握政权后马上就有一个历史反省,这主要是对政治家的,可也是对普通老百姓。就是先向一边走,走过了点,马上就纠过来。所以说从一个大尺度来看,中国的士大夫也是非常好的吧。]

单教授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近代的衰败和其对中国价值观的影响,以及毛泽东在这一方面所起的负面作用会越来越明显浮现出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