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人思考如何铲除恐怖主义 - 2001-09-14


但是在这种同仇敌忾的气氛中,也有人希望以更理性的态度来考虑美国打击恐怖主义的策略。

在九月十一号的恐怖袭击过去之后几天,美国人从最初的震惊和愤怒的反应中慢慢恢复过来。在有关如何打击恐怖主义的讨论中,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理性的声音。尽管绝大多数美国人仍然认为美国应该迅速采取报复措施打击恐怖分子,也有人认为美国应该以更谨慎和长远的目光来处理这个问题。

美国乔治敦大学历史系教授詹姆斯.米尔沃说:�美国应该审视为什么长期以来穆斯林国家和美国乃至西方国家之间存在这样强烈的敌意。探讨这个问题和对恐怖分子进行还击具有同样的紧迫性。不幸的是,现在人们讨论的主要内容都集中在如何进行还击上。�

加拿大环球邮报在今天的一篇社论中指出,阿拉伯世界今天普遍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看成邪恶势力,因为他们认为得到了来自这些国家不公正的待遇。如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占领,联合国对伊拉克的制裁等。这篇社论认为,只有解决了上述问题,才能消除中东普遍存在的狂热、绝望和仇恨的情绪,进而消除恐怖活动。

乔治敦大学历史学米尔沃教授也认为,消除恐怖主义的根源是最重要的任务:�人们有一种趋势,那就是把恐怖主义看成一个具体的国家或者个人,认为只要向他们宣战就可以了。但是恐怖主义更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发泄仇恨的途径。我们应该研究是什么人有这样大的仇恨?这种仇恨从何而来?不解决这个问题,恐怖主义就会一直存在下去。�

但是也有很多人反对这种看法。他们认为,和恐怖分子根本没有什么沟通和对话可言,因为他们的偏见根深蒂固,无法消除。对他们让步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每一次都用恐怖手段来达到目的。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拉里.伍尔泽就持这种观点。他说:�对恐怖分子和所有宗教极端分子而言,只存在一种对世界、对神明的正确理解,那就是他们的理解。其他任何的信仰和不同的社会制度在他们看来都是罪孽,而对付这种罪孽的方式就是消灭他们。对于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对话可言。�

伍尔泽还认为,有些人夸大了消除恐怖主义的难度和复杂性:�我们知道什么组织对美国犯下了罪行,我们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了经济上的资助,我们也知道我们有能力跟踪和袭击这些人以及支持他们的网络。我们只需要采取行动就行了。�

但是也有人担心,如果在打击恐怖活动方面匆忙采取行动,美国可能激化某些地区的反美情绪,树立更多的敌人。乔治敦大学的米尔沃教授说,在他收集到的有关这次恐怖活动的反应中,就有不少人希望美国反省自己的外交政策,改变自己在国际事务中的大国作风:�比如中国人对这次事件的反应。很多人都谴责恐怖分子的暴力行为,但是他们也说,这下美国该知道自己在国际事务中是多么傲慢,得罪多少人了。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大多数美国人从感情上难以接受这种批评。因为我们是受害者,是道义上的赢家。�

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伍尔泽则认为,那些要美国进行所谓�反省�的人有一个基本的错误,那就是暗示恐怖分子的做法有一定道理:�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美国决定在一些国际事务中不随大流,采取自己独立的立场。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美国的理由。如果国家之间在存在不同意见的时候就采取暴力行动,那就没有任何国际秩序可言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