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担心新疆穆斯林分离主义 - 2001-09-19


最近在美国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在中国引起强烈震荡。据报导,聚居了大批穆斯林的新疆地区也面临潜在危机。近年来,那里的暴力活动有逐步升级和增多的趋势,炸弹攻击事件屡有发生。美国新泽西州拉特格斯大学全球变化和管理中心的高级研究员马尔登认为,美国发生的恐怖分子袭击事件对中国有直接影响。

Jim Muldoon: "The form of terrorism..."

马尔登说:“美国的恐怖分子袭击的形式可能和中国的恐怖主义形式不一样。但是,我们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查明,这次恐怖分子袭击的源头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分子以及那些具有宗教或种族背景的人。这些人对中国有直接影响,这一影响主要来自中亚和巴基斯坦及阿富汗联系密切的地区,特别是在沿新疆边界一带。”

马尔登认为,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应付要求从中国独立出去的政治呼声。

Jim Muldoon: "The political dimension..."

马尔登说:“政治问题刺激了极端主义行为,导致针对国家的暴力冲突发生。面对恐怖主义袭击的事实,美国还不知道如何从政治或其它角度解决这个问题。中国在这方面问题也很多,它担心,美国发生恐怖主义袭击事件有可能给那些认为可以通过暴力达到政治目的人壮胆。

*新疆威胁来自境外恐怖活动基地*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院社会学博士丁学良认为,中国在新疆地区面临的主要威胁来自分离主义分子在中亚地区的训练基地。

丁学良说:“中国遇到的威胁训练基地基本上在境外的中亚地区,但是,中国不能象美国那样在境外使用大规模武力。它在过去几年通过和阿富汗、土耳其,最近两年又和前苏联共和国加强经济往来,以及在一定程度上的技术和军事合作,来换取这些政府和国家不再支持新疆分离主义活动的暴力活动训练基地。”

近年来,由中国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组成的“上海五国”集团加强了彼此间的军事合作,共同打击它们所说的穆斯林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活动。丁学良说,由于政治价值和国家利益不同,各个国家和政府以及不同时期对恐怖主义的定义不尽相同,它们在联手打击恐怖主义方面势必会出现摩擦。

丁学良说:“中美两国之间有些方面可以合作,比如交换情报,以及中国要求美国提供重要技术方面的合作等,但是真正动手时,我估计还会存在长期的摩擦,而且这些摩擦会给媒体以及人权组织提供很多挑战以及找岔子的机会。”

*美中反恐联盟有基础也有摩擦*

美国拉特格斯大学全球变化和管理中心高级研究员马尔登认为,任何不通过和平及谈判方式,而是依靠炸弹等手段对平民实施暴力的人都可以被视为恐怖主义分子。他说,美中双方正是在这一基础上迅速结成打击恐怖主义联盟的。

Jim Muldoon: "China and US can definitely..."

马尔登说:“美中两国肯定能在这方面进行合作。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一旦新疆或西藏的某些组织使用与纽约和华盛顿暴力活动中相同或相似的手段,各国政府需要商议如何对这些组织加以回应,同时确定彼此间的义务。美中双方在这方面的合作机会比以往都好。”

香港【南华早报】说,美中双方对恐怖主义、海外军事介入的定义以及在同被美国称为恐怖主义赞助国的关系问题上依然有很深的分歧。中国强调通过国际间对话解决问题,强烈反对介入它所称的别国内政。中国采取这一策略的部份原因是它担心外国介入西藏和新疆事务。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院丁学良博士认为,美中双方都可以从最近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中汲取经验教训。

丁学良说:“除了在技术上对恐怖主义行为进行防范,在受到严重威胁时采取抵抗措施外,最深刻的教训时要找到为什么那些人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采取这种极端的,首先是杀死自己,然后杀死别人的办法。我认为,对产生恐怖主义的土壤和温床不加以解决的话,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导说,中国官员有充足的理由担心来自恐怖主义威胁,他们正在准备定于 10 月 20 号到 21 号在上海召开的亚太经合论坛首脑会议。届时,包括布什总统在内一些国家元首将出席这次会议,因此安全问题将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