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作家激烈争辩中国前途(4) - 2001-09-19


最近,两本预测中国未来的专著在美国几乎同时出版,但它们对中国前景的描述却截然相反。这两本书,一本叫做 《中国的世纪》,作者是劳伦斯-布拉姆;另一本叫做 《中国即将垮台》,作者是章家敦。布拉姆和章家敦都是美国律师,都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二十多年。这两位作者就中国的前途进行了一场辩论。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几乎是人人叫好,因为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是世界潮流。过去20年来,许多闭关自守,长期推行计划经济的国家最后都不得不掉转头来,对内实行市场经济,对外实行自由贸易,努力溶入世界潮流。而在所有进行经济体制转型的国家中,中国一直遥遥领先。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很多人把中国经济稳步发展归功于北京推行的循序渐进的政策。尤其是在前苏联国家采取的所谓震荡疗法功亏一篑的时候,不少人更加赞同中国政府控制局势发展的手法高超。

*追讨刺激经济的目的*

《中国的世纪》一书的作者布拉姆甚至认为,北京当局在疏导经济趋势方面已经可以跟美国媲美。布拉姆说,“中国正在从计划经济和谐地过渡到市场经济,在这个和谐过渡中试用了各种各样的货币干预工具。这些工具实际上跟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所使用的工具毫无二致,比如货币供应和利率调节。”

然而《中国即将垮台》的作者章家敦批评道,布拉姆的这种观点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人们应该认识到,货币干预工具跟其他任何手段一样,谁都可以使用。问题的关键不是工具,而是使用工具的人。因为不同的人可以使用相同的工具达到不同的目的。

章家敦说:“的确,北京为了刺激经济使用了跟美国同样的工具,但是它们在如何使用这些工具上却是大不相同。不错,两国都使用货币政策,可是美国从来没有象中国那样利用货币政策来消除竞争。” 章家敦指出,统治中国的是一小撮共产党独裁者。不管这些独裁者手里拿的是什么工具,想要达到的都是专制的目的。他们虽然把穿了几十年的中山装、粗布鞋换成了西装革履,但骨子里仍然是共产党。

*“主义”与市场经济的纠缠*

可是布拉姆认为,不能这么一成不变地看待中国领导人。中国领导人已经换了好几代了,中国政府已经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布拉姆说,两个月前,他在北京跟来访的前德国总理施密特共进晚餐,请施密特谈谈对中国领导层的看法。

布拉姆指出:“施密特说,我头一次访问中国会见了毛泽东。毛泽东跟我谈的是战略问题,军事战略,尤其是德国战略学家克劳塞维茨。十年后我再次访华,会见了邓小平。邓小平跟我讨论的是如何让德国向中国投资。现在我又来访问中国,会见了朱熔基。朱熔基根本不要谈论那种事情,他只想讨论利率政策和货币供应。你看,他们想的都是这些问题了。我认为这反映了中国领导层的现状。”

章家敦反驳道,不少西方人士被中国领导人的外表所迷惑,忘记了他们谋求的是共产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

章家敦说:“中国政府仍然认为共产党有权永远统治国家。非但如此,他们甚至认为这是历史赋予共产党的使命。中国的共产党政府虽然愿意试用一些被改头换面的市场经济手段,但他们绝对不是要走向资本主义式的市场经济。中国的一切仍然在共产党的掌控之下。”

布拉姆表示,如此在“主义”上纠缠不但是落伍的,而且是毫无意义的。

布拉姆说:“我想我们不必陷入‘主义’的窠臼,争辩中国到底是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是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因为中国经济正处于过渡阶段,而且已经深深步入市场转型。市场已经是中国经济中的主导力量。”

章家敦同意市场在中国经济中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但是他说,人们同时应该看到,中国的共产党政府一直在操纵市场。而市场经济是不应该受到政府操纵的。

章家敦说:“问题是中国领导人操纵市场,这显然还是以中央马首是瞻的模式,跟上个世纪50年代发展重工业时的情况没什么两样,只不过现在他们把发展的重点改成高科技了。这种以领导意志为转移的作法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等看加入世界贸易的中国*

但是布拉姆指出,市场经济并不是要摆脱政府,没有政府的管理和干预,市场经济势必陷入混乱,难以发展。而及时合理的政府行为往往会促进经济发展。这在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也司空见惯。

布拉姆说:“中国政府目前的作法跟美国政府四、五十年代的作法没有多少不同。当年美国政府通过增加军备开支来刺激经济增长、贸易和就业。现在,中国政府使用的是类似的办法,只不过增加的开支不是用在军备上,而是用在公路、铁路、基础设施和乡镇的城市化上,也是通过资本流动来刺激经济发展。”

然而章家敦认为,政府干预市场可以用于一时,却不可用于一世。跟美国政府偶而介入市场不一样,中国政府企图永远随心所欲地控制市场。但这只是中国政府的一厢情愿,因为随着世界贸易组织的到来,中国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翻云覆雨的日子便不会太久了。

章家敦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的中央政府就不再是自己经济的唯一主宰了。世贸组织将大大限制政府在关键问题上继续推三挡四的能力。而中国经济中生死攸关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章家敦指出,中国一再表示要成为世界贸易组织中负责任的一员,要遵守世贸的所有规定。中国政府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当中国企业受到外国竞争对手冲击时,就应该袖手旁观,让市场力量决定输赢。这样一来,中国经济由于许多关键问题尚未解决而难以抵御外来冲击,势必一败涂地。章家敦预言,鉴于中国即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经济垮台已经为期不远,共产党政府的末日也指日可待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