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作家激烈争辩中国前途(6) - 2001-09-25


最近两本预测中国未来的专著在美国几乎同时出版,但它们对中国前景的描述却截然相反。这两本书,一本叫做 《中国的世纪》,作者是劳伦斯-布拉姆;另一本叫做 《中国即将垮台》,作者是章家敦。布拉姆和章家敦都是美国律师,都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二十多年。这两位作者就中国的前途进行了一场辩论 。

中国的新闻媒介在最近20年中的迅速发展是有目共睹的。从过去“两报一刊”主宰文坛,到如今光怪陆离、无奇不有的出版市场,人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的新闻媒介发生了量的变化。《中国的世纪》一书的作者布拉姆指出,在商业化的大潮中,中国的新闻媒介跟其他任何行业一样都被迫以牟利为目标。就连共产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在政府资助减少的情况下也转而把手伸向了广告商的腰包。在中国传媒界,人们现在对所谓自负盈亏已经习以为常。

*百家争鸣与新闻自由的辩论*

为了迎合读者的不同口味,中国目前不但有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党政大报,而且出现了许多反映不同行业、不同领域情况的专刊小报。布拉姆表示,这种现像在共产党掌控中国50多年来是前所未有的。

布拉姆说,“有些新闻媒介仍然在政府和共产党的控制之下。但也有一些媒体并非官办或党办。有的是各级机构所有的,有些是中央控制的。有些却是银行和企业办的,还有一些是私人办的。特别是私人独立经营的杂志现在几乎遍布全国,其中很多在表达意见、报导新闻方面十分偏激,极为开放。”

《中国即将垮台》的作者章家敦同意,目前在中国,共产党当权者对那些荒诞离奇甚至低级下流的出版物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导致出版市场鱼龙混杂,千奇百怪。但是共产党并没有睡大觉,而是十分警觉地关注着每一个角落,一旦发现触动共产党神经的东西,就毫不留情地立即封杀。

章家敦说,“共产党不愿意放弃对新闻媒介的控制。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们看到中央政府竭力整顿媒体,有的时候解雇编辑,有的时候查封报刊。”

但是布拉姆认为,人们应该看到中国新闻媒介的进步,看到新闻自由化的趋势。中国媒体已经不再象过去那样报喜不报忧了,有的时候甚至揭露一些阴暗面。

布拉姆说,“现在地方新闻媒介已经在大力发挥舆论监督作用了,国家一级的新闻台也有监督活动。昨天晚上我看电视,一个又一个报导不是关于打击贪污腐败的,就是关于打击假冒产品的,揭露了许多地方官员和地方企业相互勾结,为非作歹的情况。至少现在这种透明度已经开始出现了,开始有新闻监督了,这总算是朝正确的方向迈进吧。”

章家敦指出,不能把这种进步看成是共产党开始赞同新闻自由。实际上这是中国有良心的新闻工作者在十分窒息的环境里想方设法为民伸冤,同时又有共产党上层人物为了打击异己而默许和利用媒体揭露一些伤害不到自身利益的案件。

章家敦说,“不错,新闻监督似乎是多了一些,但不幸的是,如果你观察一下中国媒体总的情况,就会发现总的趋势还是控制。这种趋势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中 尤其明显。尽管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急剧增加,但中国政府却仍然坚持对网上内容进行严格的检查和过滤。”

*互联网是一只关不住的怪物*

尽管如此,中国人现在得到的信息还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了。

布拉姆说,“一般中国人对于国际新闻的了解比大多数美国人还多,他们不但上网浏览,还相互交流,信息流传得可快了。”

章家敦指出,信息在中国流传得快是因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提高,共产党要继续控制新闻的传播恐怕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章家敦说,“互联网是一只关不住的怪物。真正让中国政府头痛的不是那些遭到封闭的外国网站,而是中国人自己通过网络议论各种问题,比如贪污腐败等等。如果中国人自己开始议论纷纷的话,他们的政府就四面楚歌,岌岌可危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不断压制互联网和所有形式的媒体。”

布拉姆反驳道,“中国政府并没有压制互联网和所有形式的媒体。中国政府的大部份部门现在都已经上网了。教育系统更是积极鼓励师生使用互联网。”

章家敦说,“可是过去这一年来各种杂志和网站接二连三地被查封。很显然中国并不是一个容忍新闻自由的社会。过去几个月来这种压制更是变本加厉。中国政府对于新闻媒介和互联网的压制越来越紧,而不是越来越松。”

*“具有中国特色”的传播自由*

布拉姆不同意章家敦的看法,他说,“据我所知,中国的新杂志层出不穷,其中有些内容甚至十分浪荡粗俗,因此可以说中国的新闻媒介是很开放的。比如,中国媒介在讨论性生活时的放肆程度连美国杂志都相形见绌,你知道美国右翼保守派反对新闻媒介这样作。中国杂志中对于两性关系的露骨描绘距离色情也就是一步之差。”

低级下流的黄色调笑可以登堂入室,严肃认真的政治探讨却被赶尽杀绝。章家敦表示,中国新闻媒介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由开放令人哭笑不得,更使人痛心疾首。然而抽刀断水水更流。中国政府

要控制甚至阻止信息的流通是徒劳的,结果只能疲于奔命。

章家敦说,“很显然,中国政府对于因特网和卫星天线小耳朵的管理很不得力,难以阻挡世界上的信息爆炸。即使这样,中国政府还是竭尽全力地检查、封锁信息,把传播信息的人投入监狱。这是中国新闻媒介最突出的一个特色。”

*信息排山倒海世界潮流*

布拉姆虽然反对章家敦的观点,但是他也承认,新闻媒介的自由开放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布拉姆说,“他们不想开也得开。在世界贸易组织中,谁也甭想保持一个封闭的社会。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社会一直在逐步开放,事到如今他们是不能退,只能进了。”

新闻和信息的流通将不再以当权者的意志为转移,这是历史潮流,也是世界潮流。章家敦表示,中国的共产党独裁者不论愿意不愿意顺应这个潮流,都将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他指出,中国现在就象一个充满了汽油的湖泊,只要一颗小小的火星就会引起熊熊大火。正如毛泽东当年所讲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由于贪污腐败泛滥,失业人口骤增,经济保障无着,社会道德败坏,人们的不满情绪弥漫全国。章家敦说,互联网上的一条新闻,甚至一句谣言,都有可能变成一颗火星,点燃群众抗议的燎原烈火。中国共产党的独裁政府将在这场燎原烈火中土崩瓦解。对于这个摧枯拉朽的结局,人们现在可以拭目以待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