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之音台长赖利专访 - 2001-10-17


美国之音新任台长赖利最近走马上任,美国之音中文部对赖利台长作了一次专访。下面是这次专访的全文。网友们也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收听专访的全文录音:

Q: 赖利先生,首先向您就任美国之音台长表示祝贺,并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A: (中文) 谢谢。

Q: 美国之音最近播出了对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的采访片段,美国国务院对此提出异议。如果您当时是美国之音台长,您会怎样做?

A: 首先,我想解释一下,这里有个很大的误解。美国之音的普什图语组采访了奥马尔,但我们从来没有打算不加编辑地播放采访奥马尔的全文。所以,有人抗议我们播送这次采访,并对我们加以批评,这是不对的。我们播放的是一篇新闻报导,里面采用了奥马尔采访片段,当然,我们在报导中还使用了布什总统对国会两院的讲话,还使用了对乔治顿大学的学者约翰.波西杰和其他学者的采访,请他们谈谈对奥马尔试图挑起伊斯兰的仇恨的作法进行评论,从而使我们的报导更加全面和平衡。整体来说,这就是我们一贯的处理新闻的正常方式。

我认为,对我们的报导所进行的挑剔,主要是源自一种误解。我不清楚,我这样解释,是否说清楚了很多媒体不确切地报导这个问题而引起的误解。它们报导说,我们美国之音打算播送一段采访,而有关当局不许播送这一采访,这种报导是不正确的。我们的确播放了这一新闻报导,里面只采用了部份对奥马尔采访内容,这对我们来说,是很正常的,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继续这样报导新闻。

Q: 这么说,您当时如果是台长,你也会这样播放这一条新闻的?

A: 事实上,我和采访这一新闻的记者谈过,我觉得,他的报导,也许可以编辑加工地更好一些,比如,在某些地方做些小的改动和编辑,我和他交换了意见,他对我的建议表示同意。我还想,那一新闻报导,应该提到俄罗斯和伊朗是支持阿富汗北方联盟的。但我们的报导有点小问题,比如它提到了当时美国是支持阿富汗北方联盟的,这是不对的。但除此之外,我们的报导基本没有什么问题。

Q: 所以, 主要是做一些技术上的编辑和改动?

A: 是的。

Q: 中国媒体对这件事进行了广泛的报导,其中不乏一些不真实的报导,甚至谣传。比如有的报导说美国之音代理台长以及国际广播局局长因此被撤职。

A: 这些都是空穴来风。什么是代理台长?就是行政当局交接之际,我们原来的一名资深官员暂时担任这个职务,直到新总统任命新的台长上任为止。因为,美国之音台长历来都是总统政治任命的。总统挑选适合当然这个职务的合适人选,按照我们新的组织结构,广播管理委员会最后确认总统任命的台长。当然,我们的前任台长昂格尔到一个大学去当校长去了,而威特沃斯就被挑选来担任代理台长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这完全是正常的工作调动,新台长一旦任命并得到确认,代理台长就自然回到她原来的职位上,这有什么奇怪呢。简而言之,没有任何人被撤职。有关的所谓美国之音台长被撤职的报导,纯属道听途说,以讹传讹。

Q: 有的报导还说,美国人自称享有新闻自由,但实际上美国之音和中国媒体并没有什么不同。您对此有什么反应?

A: 这种说法并不是对我们的夸奖吧? (笑)

Q: 我想不是。那么您认为美国之音和中国受到政府和共产党控制的新闻媒体有什么不同?

A: 我们目前正在进行一场理念的冲突。美国之音站在冲突的一边。我说的冲突,实际上是指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战争,我不是说中国,也不是指中国的媒体。当然,美国之音参与这场战争的方法同譬如阿富汗塔利班控制的电台的参与方法是不一样的。这就是,美国之音所运用的武器是真理。我们不害怕真理,不害怕客观、准确、全面、快速地报导新闻,我们将一如既往继续这样做下去。如果有人认为,我们不是这样做的,那他就是非常愚蠢的,因为,我们差不多已经这样做了六十年,已经因此而建立了相当大的信誉和声望,赢得了听众的尊敬和信任,他们靠听我们美国之音而得到真实信息。我们为什么要只顾一时的赢头小利而把我们多年奋斗所赢得的声誉消耗掉呢?这样做,不是太傻了吗?我们不会这样做的,我们以前没有这样做,今后,也不会这样做的。当然,美国之音还有其它的功能,比如,我们的社论,和报纸的社论版是差不多的。这就是表达美国政府观点和立场的地方,中国的听众,完全知道这点,因为,我曾和中国外交部的官员交谈过,他们告诉我,他们早上会收听美国之音,看美国政府在想什么。我们在我们的社论中 明确无误地说明,这篇社论反映了美国政府的立场和观点。另外,我们还有一个反映美国政府政策的节目�在线�,主要是请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和司法部这些美国政府部门中制定政策的人来我们这里讲话。他们当然是要表达和解释美国政府的观点和立场了,这当然是我们美国之音的功能之一,不然,我们叫什么[美国之音]?我们一直这样明确地告诉听众,把社论这样的节目,同我们的客观报导的新闻节目,要区分开来,省得他们越听越糊涂,不知道我们美国之音的新闻功能所在。我们要让听众能分清楚什么是客观公正的新闻报导,什么是美国政府的观点。另外我们还有反映美国方方面面生活的专题节目,这些节目帮助听众了解什么是美国的立国基础,比如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金融部门要有透明度,还有自由市场等等。

Q: 您是否可以详细谈谈美国之音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行动中的作用?

A: 获胜。

Q: 请具体说明美国之音的作用。

A: 我们的目标是很清楚的。特别是在发生敌对行动的地方,尤其如此。我刚才说了,我们正在进行一场理念的战争。这场战争,在发生敌对行动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当然,敌对行动出现后,这场战争仍然在继续。最后,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敌对行动结束了,理念冲突的战争仍然还会持续下去。今天,在阿富汗,有相当多的人在收听美国之音,因为,首先,他们认为美国之音是可靠的消息和信息的来源,其次,他们能明确清楚地听到美国和盟友进行这场打击恐怖主义的目的,第三,美国之音还向他们提供有关人道援助的信息,比如,到哪里去领取空投食品,到什么地方去得到医疗服务等等。美国之音这些作用和功能,在巴尔干危机时候,就已经非常清楚地表现和发挥出来,当时,我们就给巴尔干难民提供这些服务,我们还有一些其它的特殊服务,就是帮助失散的亲人团聚,等等。

Q: 正像您刚才谈到的那样,美国之音的调查--美国国际广播局的调查显示,阿富汗百分之八十的成年男性收听美国之音的广播。我们知道,美国国会正在讨论是否建立�自由阿富汗电台�的事情,您认为建立�自由阿富汗电台�是否有必要?

A: 这可以对美国之音的报导,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比如我们现在就有一些其它兄弟电台,以前就在自由欧洲电台和自由电台领导下发挥功能。总之,这些电台之间没有什么矛盾和冲突的关系,有的只是一种相互补充的关系。当然,最后的决定,还是得美国国会来下,如果他们觉得有必要,就成立好了。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打击恐怖主义问题,美国之音能够对此做出回应,我们也正在做出回应。你刚才问我,在这场冲突中,美国之音能传达什么信息?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美国政府要传达的信息是:这是一场打击恐怖主义的战争,而不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我们的盟友中有很多伊斯兰世界的领袖,比如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就说过,这是一场打击邪恶的斗争,伊斯兰世界将一同打击这种邪恶。我认为,伊斯兰世界最凶恶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和原教旨主义。因为,他们首先要摧毁的就是伊斯兰教,也包括某些中东的政权。他们希望能颠覆和推翻这样的政权,而美国正是要保护这些政权,这就使得[基地组织]更加仇视美国,更加仇视这些中东政府。今天在阿富汗,再也不会找到一个比本拉登更让人痛恨的人了。

Q: 美国之音宪章规定,�通过电台和世界各国人民进行交流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为了有效地进行传播,美国之音必须赢得听众的关注和尊敬。�在您的任期内,您的主要努力目标有哪些?

A: 我的任务是确保美国之音宪章得到执行,并帮助美国之音做得比以前更好,因为我们以前没有得到足够的资源来达成这些任务。我记得布什总统在他的就职演说中说了让我很振奋的话,因为他谈到的正是美国之音所做的。他说,我们民主的信念不仅在美国成立的时候表现了出来,这些信念就像种子一样,被风吹到其它国家,在那里扎根。而风就是美国之音的空中广播,种子就是美国的信念。当然了,美国的信念不仅代表美国,我的祖父母来自爱尔兰,你是从哪来的呢?

Q: 中国。

A: 你来自中国。我们都是从不同地方来的。美国的信念是希望和自由,而这正是美国带给人们的信息。我们希望人们能听到我们的信息。我们希望得到资源,让人们听到这种声音。正是由于人们听到了这一信息,美国在世界各地有了更多的朋友,我们可以比美国政府的其他部门为美国带来更多的朋友。

Q: 您曾在台湾学习过,

A: 是的。

Q: 您对中国事务也很关心。

A: 非常关心。

Q: 您认为美国之音对华广播的目标是什么?

A: 美国之音并不是特别针对中国而设立的,美国之音的宪章中对此做了明确的表达。但是美国之音在中国所扮演的角色特别重要,因为中国的媒体受到国家的管制。我们必须确保美国之音忠实反映美国的立场和形像,因为中国人民没有别的渠道听到这些信息。

Q: 您想对我们的听众观众讲几句话吗?

A: 在我短暂的一生中,我见到过很多我本来以为不会看到的事情。我经历过冷战,但是在过去十五年里,我结交了很多俄罗斯朋友。我从未想像到前苏联会有这么大的政治转变,会缓慢但又稳步地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而我在台湾政治大学的时期,对中华文化的渊远和丰富有了深刻的了解和尊敬。今天,我就会在我的办公室里挂上中国的画轴。我非常热爱中国艺术。我希望我能够在我的一生中看到中美这两个伟大的民族和文明之间能够建立起一种政治机制,使两国人民能够互相表示善意和友谊。 我认为没有任何问题是根深蒂固而永远没法儿解决的。

Q: 台长先生,最后一个问题。美国媒体上的一些报导说您是一个保守派。您的个人观点和价值观念是否会影响您作为美国之音台长的工作?

A: 我不确定人们说我是保守派代表了我的个人意见,应该说这是我所信奉的受到各种影响而形成的一些信念。我在美国之音工作了很久,大部份的时间我必须正确地并具有说服力地代表克林顿领导下的民主党政府的外交政策。而现在我必须代表共和党布什政府。我是由总统任命的,美国之音受共和党政府的影响就象以前受民主党政府的影响一样。在政策方面,我特别强调政策,我必须反映布什政府的立场,就象当年反映克林顿政府的立场一样。但是在新闻方面,我们仍然该做新闻机构所应该做的,忠实地报导我们的共和党政府所做的事情,就像报导民主党政府所做的事情。

Q: 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祝您好运。

A: 谢谢。

(全文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