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VOA节目部主任惠特沃斯专访 - 2001-10-17


美国之音前不久摘要播出对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的采访,在美国各界引起反响。美国之音中文部对美国之音节目部主任惠特沃斯进行了一次专访,请她谈谈事情的来龙去脉。下面是专访的全文。网友们也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收听采访全文录音。

Q: 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美国之音最近在报导对布什总统在国会联席会议上讲话的反应的一篇背景报导中引用了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的讲话片段,引起一些争议。作为美国之音代理台长,是您决定播出这篇报导的。据我了解,您当时面临来自美国国务院的一些压力。是否可以请您解释一下,您当时是怎样处理这篇报导,为什么这样处理?

A:我认为,其中一部份原因是美国国务院误解了我们这次采访的意图。他们听说美国之音对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进行了独家采访,然后国务院便想当然地认为,美国之音在这次采访后将要播送这个采访。这其实并不是我们的意图。

这次采访的目的是报导对布什总统讲话的反应。布什总统在9月20号就恐怖主义问题向全国的讲话中说,任何窝藏恐怖分子的人都是谋杀者。非常巧合的是,奥马尔在次日,也就是21号,曾经暗示,他愿意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由于奥马尔很少接受采访,许多人以及新闻媒体都试图能够采访到他。我们美国之音当时正好有机会采访他。这对美国之音来说的确是一条独家新闻。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能够采访到他吗?因为百分之八十的阿富汗男性收听美国之音广播。阿富汗人不知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他们也对其他西方媒体一无所知。他们唯一了解的就是美国之音。因此非常自然是,奥马尔想讲话,就要对美国之音讲。

我们打算使用他的讲话,或者他讲话的部份录音,另外还有布什总统的讲话内容,以及北方联盟发言人的讲话内容。我们从来没有打算播出对他的全部采访。现在看来很清楚,美国国务院当时认为,这就是我们的意图。

当时的压力是很大的。我应该讲清楚的是,不是国务院所有人施加了压力。国会以及白宫和国务院一部份人认为,这样做是不适当的。不是所有国会的人,不是白宫和国务院所有的人这样认为。一部份人开始施加压力,对我个人施加压力,同时也对我们的广播管理委员会施加压力。委员会的成员实际负责我们的日常运作及管理我们的广播工作。

那天结束时,压力已经越来越大。很清楚,那个星期五,即9月21号的那个星期五,不广播这个采访可能会对我们有利。我们这时还获知,流亡的阿富汗前国王也可能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因此,我们星期五便没有播送这个采访,或者播送带有这个采访录音的相关报导,我们派记者前往罗马,试图取得对国王的采访。此时已经是星期五晚上。

星期六报上刊登了有关国务院向我们施加压力,不要广播这次采访的消息。 新闻媒体有关这个问题的各种评论越来越多。到了星期一,国务院发言人包润石在记者会上被详细问到了这个问题。他讲的许多事实是错误的。他当时认为,我们还是要播出这次采访。

星期一晚上到星期二凌晨这个过程中,已经很清楚的是,第一,同阿富汗国王的采访不会马上到手。第二,我们必须广播这篇报导。报导中的内容的确是新闻。到那个时候,媒体对这件事做了更多的报导,这篇报导本身已经成了问题。因此我同新闻部取得了联系,告诉他们准备播发这个报导,但是要增加一个内容。这个内容在我们最初的稿件中是没有的。那就是在报导中使用对一位伊斯兰学者的采访内容。这位学者解释说,奥马尔宁可牺牲阿富汗人们,也不交出本拉登。这位学者还解释说,奥马尔的说法实际上违背了伊斯兰教义。我那个星期五这样认为,星期一这样认为,今天我也这样认为,我们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Q: 在发稿前,您或者美国之音是否和国务院有所沟通,消除误解?

A: 我同广播管理委员会取得了联系。我同国务院也取得了联系。我并没有要求获得他们的允许。我告诉他们,我们将播发这个报导。我给了他们大约三个小时的时间做出回应。没有人对此予以回应。我们的广播管理委员会有六个人,再加上国务院的代表。其中三个人打电话对我说,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Q: 那么从稿件播出到现在,美国之音和国务院之间是否消除了误解?

A: 这期间仍然存在一些困难。不过现在有了谅解。我认为,美国之音坚持了自己的原则。像我曾经讲过的那样,行政当局中的许多人,不仅包括在美国之音工作的人,就连整个华盛顿都认为,我做出了正确的决定。美国的新闻媒体毫无疑问一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美国之音在树立自己媒体机构形像的过程中一直非常努力,并且得到了世人的尊重和承认。我们在这方面必须谨慎小心。我相信,而且我认为华盛顿的大多数人与我有同感,我们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我们坚持了新闻道德的高标准。

Q: 换句话说,假设您现在面临同样的问题,您不会采取不同的作法?

A: 不会的,我不会采取与此不同的方式。

Q: 您是怎样看待这一争议的?这一争议是小题大作呢还是关系到美国之音的独立 性和信誉?

A: 我认为,情况可能比实际所发生得还要坏。我们的新台长是政府任命的,他已经公开表示,他同意我所做出的决定。我认为,这一点是极其重要的。我不认为这是小题大作。当你为一个像我们这样的机构工作,由美国纳税者资助,而我们这里却又是一个新闻机构时,你怎能不希望在两者之间小心从事?我认为,人们应该了解,我们在美国之音工作的人是非常爱国的。我们同美国的其他人一样,对�九一一�事件深感震惊。我们理所当然地要在这场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发挥重要作用。而发挥作用的最佳方法是做好我们的本质工作,那就是做好新闻报导。我认为,大多数人是同意这一点的。

Q: 中国媒体和中国听众观众都十分关注美国之音的广播内容以及和美国之音有关的新闻。中国媒体上出现了一些不实的报导,甚至谣传。有的报导说,作为美国之音代理台长的您和美国国际广播局局长被解职。您是否能对事实加以澄清?

A: 你看,我现在还坐在这里。 我已经在这里坐了四年,其间我曾两度短暂担任美国之音的代理台长。应该了解的重要问题是,我是一个职业的行政公务员,在美国之音度过了大部份职业生涯。我不是政治任命人士。美国之音台长是由美国总统提名的。不过这个人必须要经过广播管理委员会批准。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某种形式总统和这里运作之间的分权现象。但是这位人士是政治性人士。这一点在目前这一时期特别重要。此人一方面得到总统支持,同时还了解华盛顿的运作方式。我的作用主要是运作方面的,也就是对美国之音的日常运行负责。我非常喜欢,非常热爱美国之音。我能够做的最好的,同时也乐于做的就是负责日常运行工作,不涉及政治问题,在广播管理委员会的帮助下管理好美国之音的运行。

Q: 中国媒体上有的文章说,美国人说他们有新闻自由,但实际上他们跟我们没有什么不同。看看美国之音吧。美国之音是政府控制的,是由政府资助的,跟我们没有什么不同。您对此有什么回应?

A: 我认为过去几个星期发生的事件可以明白显示,我们是受到政府资助的,但是我们并不受政府控制。我们最终作对了,在新闻专业上来说也是正确的。我认为我们最后所做的符合国家利益,是很好的新闻报导。

Q: 作为节目部主任,您认为美国之音在反击国际恐怖主义斗争中的作用是什么?

A: 我认为我们的目标就是我们向来所做的,也是我们一直做的很好的,就是报导事实,客观、全面、准确,还有我们平时所做的。这就是为什么听众依赖于我们,世界上还有许多地方,新闻媒体受到政府控制。人们都知道什么是政治宣传,他们闻的出来,感觉的出来。这些人依靠我们,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从美国之音可以得到正 确的新闻报导,如果我们失去了这样的报导,我们就失去了听众。要建立起信誉需要好多年的时间,但是你也可以马上摧毁它。我们必须继续维持新闻报导的高标准,现在比过去更重要。尤其是对阿富汗民众广播的时候。他们没有任何其他的消息来源。如果他们没有收听我们的报导,他们连9月11号,纽约世界贸易中心遭到攻击的事情都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现在几乎全世界已经结成了反恐怖主义的联盟。他们要获得这些消息的唯一来源就是我们。我们要确保我们的信誉。当他们听到我们的报导的时候,他们知道这都是真实的。

Q: 作为美国之音节目部主任,您的长期打算是什么?

A: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要去香港,参加这个月底在香港召开的亚太广播联合会会议。我期待着这趟旅行。希望能和很多人谈话。然后我要回来,继续捍卫我们为自己设立的高标准。

Q. 您对美国之音中文部最近的报导有什么看法?

A: 好极了。我对美国之音所有的报导都很满意,特别是中文部。你们出去采访,花了很长的时间制作非常重要的报导。我为你们鼓掌。非常好。

Q: 您现在回到节目部主任的职位,美国之音也有了新的台长。在报导美国反击国际恐怖主义方面,您是否得到了台长的具体指示?

A: 他担任台长只有几天,但是他在这幢大楼里已经工作了很多年了。有趣的是,我和他在政治光谱上属于两个极端,但是我们都对美国之音和美国之音宪章感到负有责任。我相信我们将能合作愉快。

Q: 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祝您旅途愉快。

A: 香港是我非常喜欢的城市,我期待着再次到香港访问。

Q: 谢谢。

(全文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