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之音记者阿富汗采访手记 - 2001-10-30


(编者按:美国之音记者马克勒在阿富汗停留了一个月,刚刚回到莫斯科。她在记者手记中谈到了目前在阿富汗发生的冲突,谈到了作为一名记者同时又是一名妇女在阿富汗北部的生活和工作情景。以下是手记的详细内容。)

当我说我要去阿富汗的时候, 朋友们都替我担心。但是由于我是去阿富汗北部,那块仅仅占阿富汗土地百分之十的、不是塔利班控制的地区,我认为并不是那么危险。事实上也确实不那么危险。但是非常严峻,令人极度疲劳。

阿富汗是我所工作过的最最困难的地方。

首先是�基础设施�缺乏的问题。现代新闻采编主要靠的是电和良好的通讯。我所在的那个阿富汗北部城镇这类设备奇缺。这是一座以难民营为主的仅有三万五千人的小镇。房屋是土坯砌成的,路是土路,没有自来水,没有下水道,更没有电。太阳落山后,到处一片黑暗。如果没有在沙土地上奔跑的俄罗斯吉普车和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话,你会以为你回到了圣经>时代了。

*一百多人使用一个茅坑*

毛驴为我和许多其他记者居住的大院送来水。厕所只是在地面上挖出的�坑�。事实上,随着记者人数的逐渐上升,地上的一个坑要有一百多人使用。这座小小的城镇绝对没有为这么多的记者做好任何准备。这里没有旅馆。外交大院里的所谓�客房�,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帐篷城市�了。

住在帐篷里,特别是在这里极端恶劣的天气下是很难工作的。这里夏天的气温可以高达五十摄氏度,而冬天一下子就会降到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炎热加上那细如粉末的沙尘就更加令人难忍。衣服里、眼睛里,设备里,到处都是沙子。即使没有沙暴,也从来不会有�没有沙子�的时候。

*沙暴损坏记者设备*

沙暴来的时候更可怕。空气里充满了沙子,就象下雪一样,走路都非常困难。许多电视记者不得不停止工作,他们的设备受到了无法修复的损坏。

此外,还有一个使我的工作更加困难的因素,那就是因为我是一名女记者。在这里妇女总是距离别人远远的。走起路来,她们也和别人拉开比较远的距离,从头到脚都用颜色鲜艳的�帕卡�包裹起来。你从来不会看到一个女人的脸。她只是透过薄薄的�面沙�来看你。虽然这里不是塔利班统治区,但依然执行着比较严格的伊斯兰法规。甚至于通常最常看到妇女的市场也不对妇女开放。这是当地一位信奉传统主义的指挥官的命令。当我出行的时候,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的,用头巾遮住头发,戴上墨镜,但还是有部份脸露在外边。这一来,我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所到之处,总有一批乱轰轰的男人跟在后边。每当我在市场上买东西的时候,比如购买苹果或鞋带什么的,总会有一大群人围观。

所有这些多少影响了我的采访报导工作。此外,就是那些炮火的袭击,只不过距离比较远。当我再次回到阿富汗的时候,会离喀布尔、塔利班以及冬天更近一些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