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养老制度的危机与挑战(二) - 2001-11-06


中国宪法规定,成年子女有赡养扶助父母的义务。然而随着中国社会家庭结构的变化,子女是否能够继续承担起赡养父母的义务却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 几千年来,养老在中国一直是家庭义务。即使没有法律上的明确规定,人们也都认为,对于儿女来说,赡养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北京平安医院的精神科医生徐永海告诉美国之音,赡养老人是中国传统道德伦理的核心,这就是为什么“孝顺”在中国的传统价值观念中处于提纲挈领的位置。徐永海说:“老人一定要养,很正常,不光要养,还要让父母老人满意。”

中国过去的家庭结构大多是金字塔型的,也就是年轻人总是多于老年人,儿孙满堂几乎成了家庭幸福的最重要的标志之一。可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中国的家庭结构现在正朝着倒金字塔型发展,老年人越来越多,年轻人越来越少,很多家庭在赡养老人方面因此而感到不堪重负。

*“四二一”撑不起供养的架子*

华盛顿智囊团卡托研究所社会安全私有化项目主任麦克-谭纳指出,倒金字塔型家庭的出现是社会进步的必然趋势,但同时也使传统的养老方式难以继续。

Michael Tanner:“Unfortunately the demographics are moving away from the sort ...

谭纳说:“不幸的是,人口形态正在偏离传统的模式。从前,人们都生活在大家庭里,儿女抚养父母不成问题。可是随着中国实行一胎化政策,人口中工作的一代人数越来越少,与此同时,退休的一代人数却越来越多。特别是随着医疗的进步,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可是能够抚养这些老人的孩子却逐步减少。结果便不会有足够的年轻人来承担抚养老年人和退休人员的责任。”

黑龙江日报最近报导说,随着独生子女成家立业,一对夫妇上有四个老人,下有一个孩子的“四二一”结构的家庭大量出现,很多年轻人在繁忙的工作和照顾老人与孩子之间疲于奔命。而且父母与儿女分开居住形成的所谓“空巢老人家庭”逐年增加,很多空巢老人得不到及时的照料。去年四月,哈尔滨市香坊区香茗街的一位老人死在家中几个月无人知道,直到邻居发现老人家里散发出臭味和楼道里苍蝇乱飞产生疑问,拨打了报警电话后才被发现。

养老问题越来越严重,除了家庭结构变化的因素外,社会观念的转变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北京平安医院的精神科医生徐永海指出,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在共产党掌握政权后受到了严重摧残,人和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疏远,甚至家庭纽带都越来越薄弱。徐永海说:“到了我们这一代人,我实事求是地说,养老的观念已经比较淡漠了。当然我还是要管我的父母,但是管到多大的程度,可能跟上一代人相比就有一定的差距了。”

*寻求替代养儿防老的方式*

夏威夷大学的周晓教授认为,如果说过去半个世纪中国的传统伦理受到摧残,那么最近一、二十年来独生子女的大量出现就更加使家庭养老的道德观念丧失殆尽了。“现在这帮年轻人大部份都是独生子女。他们都被宠惯了,都是家里给他们钱,他们没有赡养老人的概念。”

不管今后的儿女有没有赡养老人的观念或能力,很多夫妇,特别是农民夫妇,却仍然认为需要养儿防老。因为在城市,老年人除了儿女之外,或多或少总还有其他养老保障。但是在中国农村,儿女仍然是老年人唯一的依靠。流亡境外的中国工运领袖韩东方说:“养儿防备老-这个观念在中国农民的心里还是去不掉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推行计划生育这么多年,用了那么残酷的手段,包括像阉猪一样强行结扎输卵管,捣毁房屋,没收财产,恶毒殴打,但还是制止不了超生的问题。所以说,计划生育搞不好,问题的根子在于政府不承担养老保障,人们不得不养儿防备老。”

养老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不但会使中国的计划生育付诸东流,而且会在中国城乡引起广泛的不安。

Michael Tanner:“You are certainly going to have a great deal of social disruption...

卡托研究所的谭纳说:“假如大批老年人得不到适当的退休收入,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将是不可避免的,从而造成潜在的动乱。”

XS
SM
MD
LG